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四十章 融魂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离开北邙村之后,在第二天的凌晨,我们赶到了杭州市。

    路上时,段不凡简单跟我说了说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当初仙居山折纸门莫家被诛之后,有个神秘人自称我的师长,从他这里取走了行人派传承的法与器,后来他段不凡就一直留在这里,为肖玲打下手重整集团公司。

    而段不凡自阴门中学到的能耐,再加上他个人出类拔萃的记忆力和语言能力,帮助肖玲在短时间里就稳定了公司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成了形影不离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对于肖玲来说,段不凡是值得信任和可依靠的左膀右臂;

    而对于段不凡来说,难免对肖玲动了心思!

    模样俏,身段好,而且非常非常的有钱,这换成任何一个男人,只要有机会出手,怎会拒绝?

    岳何川呵呵一笑:“换作是我就会拒绝,多大点追求!?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还不是个男人!”段不凡给他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我摆手让他们别吵,让段不凡继续说,说重点。

    段不凡接着说,肖玲似乎对于以前的事,心中还过不去那个坎,儿子胎死腹中被炼制成了鬼婴,一直在吸允她的母乳,丈夫惨死后还成了纸人,这种情境光是想想就不寒而栗,但却真实发生在肖玲的身边。

    所以肖玲不愿想,也不敢想那些事,自然也不会接受段不凡的情意。

    我问:“重点呢?”

    段不凡脸上尴尬,重点就是,在前不久的时候,也就是在他遇见藤谷辰前几日,鼎辉集团老总任清华出院,回家疗养身体。

    这任清华癌症晚期重病在身,医无可医,时日无多!

    上次他找到走阴派冬七,折纸门苗乃安,就是为了能够花钱续命,只不过因为我的插手,这花钱续命的事儿就黄了,而那两个叛逆师法的弟子,被祖爷爷直接拘入地狱服刑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任清华对此却并没有死心!

    他不知道从哪又请来了一位高人大师,这人眼下还不知是谁,不过能够确定是一位降头师,承自苗裔巫蛊术。

    苗裔巫蛊?

    我记得玛纳大巫曾说,他修自乌蒙苗裔巫蛊一派,也不知道与这人是不是有联系。

    这降头师狠狠讹诈了一笔钱财,答应为任清华施法续命,任清华要求不高,比着手指说:“五年,我只要五年!……甭管你是要钱,还是要期权要股票,我都可以允诺给你!”

    降头师没有一口答应,道着任清华莫要太过贪心!

    五年?

    若是能给你续个一年、两年好活,就已经是非常好的结果了,而且以巫蛊术续命,也并非一定能够成事,这要是万一失败了可与他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病急乱投医的任清华咬牙答应,能续命总好过不能!

    除了钱财之外,降头师还需要很多东西施法,财大气粗的任清华一口答应,秘密命人去采购,但唯一有些难办的是他还需要活祭!

    活祭,就是以活人为祭祀之物。

    即为续命,那这个活人的年龄一定要年轻,但也不宜是太年轻的小孩,以中年人最为适宜。

    任清华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人选——胡氏集团现任董事长肖玲!

    任清华很轻易搞到肖玲的生辰八字,并且还弄到了她的一缕头发,由此降头在不知不觉里种下,段不凡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样的阴邪法术,但很明显的是肖玲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很快就重病卧床不起。

    段不凡虽说是阴门弟子,但毕竟修行时间短,只会些三脚猫的道道,忽悠忽悠人还成,这真碰上了高手他立即就意识到不敌,所以这才赶紧返回北邙村找我。

    我皱眉问:“那么,任清华呢?他续命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好像……并没有!”段不凡摇摇头,急道:“据我能打探到的消息,听说他非但病情没有好转,反倒还加重了!……师父,我怀疑,如果任清华要是死了,那肖玲到时恐怕也会死!”

    我沉吟着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。

    怪不得段不凡会那么担心,一说救肖玲的命,又一说救任清华的命。

    凌晨时分,我们赶到杭州市。

    在胡家的豪华私人别墅里,我见到了病床上的肖玲。

    她神气虚浮,眉宇间有黑气积聚,这是邪煞侵体之故,她精神面貌看起来异常的憔悴,五官脸颊消瘦,眼窝凹陷,青丝长发枯杂无光,有种难以言明的死气正在源源不断透支着她的生机元气。

    这是垂死之人的征兆!

    从私人医生那里询问病情,到目前为止,还是查不到任何的病因,很奇怪也很古怪的一种发病症状。

    按医生建议,最好立即送往三甲医院,那里有最好的医疗条件,及时治疗说不定还能挽回肖女士的生命!

    我摇摇头,没用的!

    以现代医疗手段,可治不了这种病,更何况这压根也不是什么病。

    我让段不凡带医生下去,转头看向岳何川,他是走阴派弟子,擅用阴阳之咒,我问他对于肖玲所中的降头怎么看?

    岳何川深深皱着眉,围绕病床上的肖玲走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对于降头术,我只了解那么一点,看她这情况并不像是役使鬼灵的鬼降术……”

    岳何川仔细想了想过后,手中掐诀,口中念咒,一缕细弱游丝的阴气自他身上离体而出,灵动无比的钻进肖玲身体中,不大会怪状突现,从肖玲体内由游丝捆绑,拉扯出了一个男人的魂身!

    那魂身似乎意识到危险,怪叫着拼命向肖玲身体里钻去,只不过单凭它的力量却不足以抗拒拘摄之力。

    我眉头一挑,这是任清华的魂身!

    岳何川想把这魂身拉扯而出,但谁知这魂身已然与肖玲的魂魄呈黏连状,一时间根本难以分离,如果强行拉扯拘摄,势必就会伤到肖玲的魂魄。

    岳何川最后作罢,没有强行拘魂离体。

    那一缕细弱游丝般的阴气回归到岳何川身体之中,他收起术数,长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某种融魂的邪术!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,我见识浅薄,还真是头一次见这种那么古怪阴邪的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岳何川灿灿笑着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我夸赞他一句,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厉害了,起码我现在可办不到,而且别说你没见过,我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没见过,不代表就没办法!

    任清华的魂身之一在肖玲身上,不停汲取生机元气的就是这副魂身,那想必……肖玲的魂身之一,也应该就在任清华身上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