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四十一章 尊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即,我们打定主意,去见任清华!

    段不凡一听是这个情况,当即恨的牙痒痒,他开车带着我和岳何川去找那任清华。

    岳何川问我:“那任清华还有他家里人,会愿意见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他会的,而且会很迫切的愿意见我们!”我肯定回答。

    岳何川疑惑不解,我神秘笑了笑,让他等着看吧!

    天将亮时,我们来到任家所在的别墅区,因为要施展降头术的原因,他们不可能继续留在医院里,所以就人不知、鬼不觉的就躲在这儿别墅区中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赞叹一声,段不凡的本事可不小!

    连这消息你都能查得到?

    段不凡哼哼一声,那怕死的老东西一举一动他都在意着呢,对于这个一心想致肖玲于死地的人,他怎么可能不在意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区,按过门铃。

    开门的应该是任清华的家中佣人,听闻我们来意之后,她急忙回去告诉家里人,然而任清华的家里人对我们可没有好脸,二话没说就撵我们滚蛋,本就憋着火的段不凡哪能忍对方这态度,当时差点没有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任清华的儿子打电话通知保安,而这时,我终于看到了熟悉的人——任清华的女秘书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你!?”那女秘书震惊看我。

    我微笑点头:“我还怕你认不出我来呢!……麻烦进去通知下任董,就说他的朋友小楚特意来看望他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回过神,唯唯诺诺点头,忙转身跑进别墅中,留下任清华的妻儿至亲家人们面面相觑,那看着我们的目光都很诧异、

    不大会儿,女秘书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“任董想见你,楚先生,快请进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,带着段不凡和岳何川走进别墅中,这一次任家人没有再阻拦。

    岳何川小声问:“这是为什么?我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有啥不明白的!任清华为活命,当初被姓苗的和姓冬的钓上钩,而我师父借任清华的手,引蛇出洞,这才查出了折纸门莫家的事!……后来,任清华为找我师父,不知托了多少人打听我师父呢!”段不凡哼哼着解释。

    岳何川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么回事,那时候他岳何川还没跟着我,自然不清楚这件事。

    进去别墅中,二楼某间卧室。

    我在病床上见到了病危垂死的任清华,比起肖玲,这任清华的状况更严重,那整张脸完全被泛黑的死气充斥,整个人枯瘦如柴,我甚至都怀疑是不是吹股风都能要了他的命!

    此刻的他已然行将就木,病入膏肓,如果不是一双眼睛中还在燃烧着异样的生命之火,恐怕他早该已经一命呜呼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叹息,回想起不久前,在酒会上见到这位鼎辉集团的任董,他还是那么意气风发,精神烁烁!

    可现在,躺在床上的只有一位不甘于死亡的老人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,先打声招呼:“任董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你,是你……”任清华有些激动,他拿掉脸上的氧气罩,浑浊老目中的希望之火更胜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是我!”

    “你能杀了玄阴师和苗大师,就肯定有办法救我!”任清华喘着气,舔舐着干巴巴的嘴唇又说:“救我,只要能救我,什么代价都可以商量!”

    听到这近乎绝望的求救,我心中却升不起一丝可怜的心思。

    反倒觉得……很可悲!

    不但是我,就算是他任清华的至亲家人,也是面色各异,紧皱着眉头,强忍不满。

    人是怕死的,这都可以理解!

    但到了这个地步,却还要不惜代价的贪图活命,怎能不令人觉得可悲?更何况,他任清华又置妻儿子女于何地?

    我摇头叹息:“任董,我不是来救你的,我是来送你最后一程的。”

    任清华顿时瞪大眼睛,眼神充满恐惧。

    有些话不用讲太明,他就知道我的来意,因为他清楚自己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还不想死,再给我一些时间……我,我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任董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”

    我再度摇头,但眼神却冰冷下来:“你早就已经知天命,何苦继续折磨自己,残害别人!?还记得,当初在那间会议室里,你曾豪言壮语,赌命也要拼一拼,再成就一番事业!怎么到了今天,你竟然要舍弃一切,为求活着而活着了?”

    “肖玲的丈夫胡天昊即便与你们有怨,但今天的他已经落得了个悲惨下场,你又何必一心想要置肖玲于死地?难不成,你想落一个比他还要惨的下场吗?”

    任清华突然沉默下来,他不再近乎渴望地看我,他喘着气缓缓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我给他时间想清楚,但肖玲的魂身我是必然去取回的!

    只不过在任清华临死之前,我还希望搞清楚那降头师的身份,以及他是如何找到他的。

    不大会,任清华突然开口问:“如果……如果我死了,肖玲她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也会被你害死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任清华突然苦涩笑出声,露出懊恼悔恨的情绪,他说他被骗了,他说……如果不是施展这降头术,他本该还有好几个月可活,即便会死,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死的毫无尊严!

    我问他,为什么说你被骗了?

    任清华抬手,向他的女秘书递过去一个示意的眼神,那女秘书喟叹一声,转身离开这间卧室去取东西。

    “当初找到那位大师时,我就心存疑虑,太巧合了……这一切真的是太巧合了!”

    “不止是我,也连带害了肖玲,都被人给算计了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很后悔,但也有幸……陈秘书提醒我不能太过轻信于人,所以我留了这一条退路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女秘书取东西回来。

    分别是两个文件资料夹,一副交给了我,另一副交给了任清华的家人。

    给我的,是关于任清华所暗中调查的情报,并且尽可能详细记载了那位降头师的来历,只不过里面有醒目提醒,这些消息真真假假无法尽信。

    给他家人的,则是一式遗嘱。

    看到手中的东西,我这才突然意识到,原来任清华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!

    或许他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,并不想也并不愿意真的看到这一幕,但当一切如实发生,他也就选择坦然面对,尽可能留住他最后一丝尊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