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六十五章 弱爆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燥乱的叫骂声喧哗刺耳,那赶来这边的古家人,多是古家收的外姓弟子,以及古家的晚辈子侄亲属,至于古家以掌门家主古天水为首的核心力量,如今还远在杭州市呢!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连古家大宅都敢闯,真是胆肥儿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看就是活腻歪了!”

    “古力?你杵那儿干嘛呢?到底怎么回事?这些都他妈的什么人?是你带回来的?”

    一群人咋咋呼呼的冲到正堂门口,为首有一位中年人脸色阴沉,冲着古家长孙古力就是一通教训和只问。

    古力面如死灰,喉咙干涩:“三叔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“滚出去!”

    没等古力说完话,坐在正堂左下手位有一老者,突然间便沉喝出声。

    随着这声喝,正堂中突然阴气大盛,掀起了一股极为凌厉的阴风,向着冲进房间中的那些古家人横扫而去。

    无形的猛烈撞击冲到这些人身上,顿时间将他们全部都撞飞了出去,甚至还有几人飞落进了荷塘中。

    我眼皮一跳,鬼兵!?

    再看向那位老人,我似乎有些印象,之前因甄敏之死去闯风水协会总部时,这位老人好像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鬼兵之力也太强悍了吧!

    相比较起来,我所控制的鬼兵林海和鬼兵小若,可简直是弱爆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前辈高人啊!

    “阴门六派行事,尔等不得喧哗!……走阴派古氏掌门家主,古天水,何在?”

    靡靡惑神之音响起,掀起一股音波,冲击向屋外的所有古家弟子。

    有那身子骨弱的,直接闷哼一声,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倒下。

    这一位出手的,应是灵媒派高人!

    只不过我从未见过他,几乎没有任何印象,想来应该是近日加入风水协会的灵媒派传承。

    听到阴门六派行事,古家人顿时一片哗然,不敢再盲目闯进屋。

    那些普通弟子,哪能知道古天水在哪,即便是古家人,如果不是嫡系亲传的弟子,也都压根不知道古天水如今的下落。

    古力的那位三叔强撑着身子,走进屋里。

    自报过身份,他是古天水的三子古泽文,施礼过后向众位阴门高人回答,他家父古天水与几位叔伯们去杭州处理一些家族琐事,古泽文试探着又问,阴门六派深夜造访,找上他古家大宅的来意是什么?

    宫商羽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叹气说:“既然古天水不在,那就等他回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,我能不能问一问,究竟是出了什么事?”古泽文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宫商羽一指地上已然不成人形的怨灵鬼魂,问:“他,你认识吗?”

    ★首★发★追★书★帮★

    古泽文走上前仔细辨认,虽然这鬼灵已然没了人样,也看不出五官面孔,但这是魂魄气息他可是太熟悉了,经过再三确定,他虽然很难以置信,但毋庸置疑这就是莫冯巫师。

    古泽文没有回答宫商羽的问题,而是看向古力脸色阴沉地问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你都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古力面如死灰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是认识咯?”宫商羽又问。

    古泽文立即否定:“不,宫前辈,我并不认识这只鬼灵!”

    “死到临头,还要嘴硬?”

    “你古家长孙可都已经招了,古泽文,你知道说谎的代价吗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丘之貉!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再跟这些后辈废话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诸位阴门高人前辈纷纷表态,宫商羽和林英互看一眼,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,就劳烦几位师弟了!”

    既然两位宗师也已经表态,这件事也就可谓已经盖棺定论,眼下只等古天水一行人回来,届时瓮中捉鳖。

    煞鬼门老人起身,走阴派岳渊起身,折纸门甄思明起身,灵媒派老人也起身。

    这四位前辈高人一道走出正堂,对那些聚集在门口的一种古家子弟根本就视而不见,他们四人分四个方位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很快,门口有骚乱声传来,他们都不能与外界联系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手机没信号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也没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古家弟子纷纷试验着自己的手机,却突然发现不止是他们,几乎所有人的手机信号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是宫商羽为防止这些人通风报信,特意让走阴派岳渊以术数屏蔽了此地信号。

    →看 最 新←

    →章 节←

    →百 度←

    →搜 索←

    → 追 ←

    → 书 ←

    → 帮 ←

    最后,宫商羽和林英又表示,在场的所有古家弟子,都不得与外界联系,在此等候处置,若谁胆敢违背此令,便逐出阴门六派!

    所有人一片哗然,到了这时谁都能看出来,他古家是大祸临头了!

    古力脸上浮起绝望情绪,而古泽文浑身不停颤抖,满脸的难以置信,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,一时风头正茂的走阴派古家,在红塔县经营了百年传承的走阴派古家,此刻竟会说被颠覆就要被颠覆了吗?

    我站立在一旁,嘴角微翘,静静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网已布下,现在就差鸟儿回巢了!

    我可是很好奇那古天水回来后会如何表现,负隅顽抗,鱼死网破?还是俯首认罪,接受惩罚呢?

    夜色渐渐过去,将要天亮。

    那古家掌门家主古天水,以及数位古家子弟终于是回来了,他们见到家中情形,不由得微怔,随后脸色变得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而古家人像是见到了主心骨,不再慌乱,纷纷聚集过去。

    正堂中,古天水这位耄耋老人眼神锐利,一一扫视过当场众人,目光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,一抹难掩的杀机迸溅而出。

    我冷笑回应,全然不在乎。

    先前在阴门六派的批判大会上,古家人曾多次向我发难,最后欧少卿出手令他们当众出丑,可谓是丢了个大脸,也难怪他会这么恨我。

    “诸位阴门同道,还有宫师兄,你们这都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古天水目光跳过我,看向两位斩妖门宗师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古家是我宫商羽一手拉进风水协会的,此刻也理应由我出面。”

    宫商羽轻叹一声,从座位上站起身来,他望着古天水以及那好几位古家人,朗声道:“阴门走阴派古氏家族,上承祖师厚恩传法,却罔顾师法戒规,不但勾结异教邪派妖人,滥用术数,为祸为恶,还纵容门下滥收弟子,祸害乡里,借阴门术数欺辱他人,谋害同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论过,当废除修为!”

    “论罪,当逐出阴门!”

    宫商羽最后又问:“走阴古氏,你们还有什么想辩解的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