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六十八章 怪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杭州市,肖家别墅。

    江南走阴古家和莫冯巫师这两个威胁已经消除,悬在我们头上的石头,也终于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而被我救回来的那些女孩,身体内的蛊虫都已经取出,只不过受残留毒劲儿影响,那七八个女孩的表现……都还很怪!

    肖家别墅顶楼,女孩子们被暂时安置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嗯哼~~”

    令人怦然心动的呻吟声不时传来,那一整个房间里的情景简直令人血脉喷张,心潮涌动。

    一具具完美胴体撩人交错在一起,在渴望着男人的安抚。

    我开门看了一眼,立即便关上门。

    也幸亏我门关的够及时,那些赤身裸体、扭动着妖娆身姿的女孩,看见了我之后,活脱脱像是饿虎看见了食物,眼睛闪闪发亮的向我沖来,场面简直恐怖如斯!

    女孩们被关在屋子里,便一直在挠门,淫言秽语传出,简直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那声声娇喘哀求;

    那似乎痛苦之音;

    那是欲望在燃烧;

    像是有一只小爪子,不停在撩拨人的琴弦,这个时候只要任何一个男人想,就能够立即进去爽一把,而且还是爽翻天的爽!

    我摇摇头,转身离开这里下楼。

    我本还想看看这些女孩们的恢复情况,顺便也问问她们之中,是不是谁还有位军人哥哥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暂时是别想问了。

    就这个情况即便问出来了,也没法把她们一个个都送回家去,只有等到奇淫虫的残留毒劲儿过去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“情况很不理想吧?”

    楼下,脸色有些惨白的岳何川向我问。

    我无奈点头,何止是她们的情况不理想,你的情况可也不是很理想啊,怎么感觉一副腿软无力,全身虚脱的样子?

    岳何川顿时苦瓜着脸,就他遭遇的事,如果换成别人何止是虚脱,精尽人亡都是有可能!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拍拍这位小师侄的肩膀,安慰他说:“任重道远,日子可还长着呢!”

    岳何川嘴角不自主的抖动着。

    我不忘提醒他一声,岳渊现在可就在红塔县呢,距离杭州不过百十来公里,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上门来,我让他可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,岳何川的嘴角更是抖个不停……

    段不凡和肖玲不在家,听岳何川说,肖玲身体恢复的很快,今天他们去见任家人去了,说是要商谈联手合作的具体事宜。

    商场如战场,不见硝烟,但却也同样惨烈。

    如今的肖家和任家都处于生死存亡之秋,眼下唯有深入合作,甚至是合并成一家集团企业,抱团取暖,才能应对接下来即将降临的寒冬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~”

    一声声唤传来,五个漂亮女孩欢欣雀跃的跑出来,冲着岳何川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眨眼间,岳何川就被按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这五个女孩活像是粘人的小猫,撒娇一样腻歪在岳何川身边,他的双手双腿和怀中被女孩子们占据了满满当当,完全被压制在女孩子们的身体下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 书 ↘ 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女孩子们满脸幸福开心,不停用自己的身体蹭着岳何川,那饥渴的模样……

    我看着这一幕,满脸古怪。

    这几个女孩体内的奇淫虫蛊毒毒劲儿不是已经该过去了吗?怎么还是这副模样?

    岳何川神情痛苦,艰难伸出手向我求救。

    我呵呵一声,扭头便走,这种情况下你需要自救,我可救不了你。

    连续两天两夜的奔波劳顿,我现在可很是吃不消了,我需要休息,至于岳何川,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。

    房间中,我掐诀念咒施法阴间敕令法门,很快有浓郁阴气凭空出现蔓延。

    “有事就说,最近很忙。”

    祖爷爷刚出现,就很不耐烦地向我催促。

    我将莫冯巫师的魂魄交给祖爷爷,希望他老人家帮我拷问拷问,我需要这家伙的巫蛊术秘密,以及他与玛纳大巫的联系。

    我还问了祖爷爷关于鬼界的事,祖爷爷心烦意乱,不愿多说。

    他只是跟我提了一句,鬼界中有鬼王意图穿界降世,整个幽冥地狱为此忙的不可开交,至于原因目前还不太好说,眼下几位地府殿君已经出手,但情况似乎不太乐观。

    临走时,祖爷爷还告诉我一声,以后他如果没空上来,会让他的小跟班来我接洽,有事就先跟他的跟班助手说。

    跟班助手?

    小秘书吗?

    这官大了就是不一样,幽冥地府中竟然还配备助手。

    不过祖爷爷告诉我的消息,却令我不禁有点忧心忡忡,鬼界鬼王意图穿界降世,这不知道会不会跟凝舞有关?

    毕竟凝舞刚从鬼界而回,鬼王就意图也来到人间,这恐怕绝不是什么巧合。

    等下次再见到凝舞时,一定要告诉她这件事,如果真的是冲凝舞来的,也好让她有所防备。

    我盘膝坐在床边地毯上,默运调息之法,恢复身体伤势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很快入夜。

    直到段不凡敲门而入,叫我下楼吃晚饭的时候,我这才停止运功调息。

    如今的我,身体伤势已然恢复,元神之伤也恢复了大半,令我感觉惊喜的是,经过这么多天苦功修行,我终于能感应到五行虚灵罗庚的联系了,这也就是说,我终于可以再次动用这件行人派传承之器!

    虚灵罗庚,关乎着我修为实力的强弱,没有这件传承之器,我所施展的行人派术数之威无形中都大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    饭桌上坐了满满当当,肖家可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!

    肖玲的心情很不错,段不凡说与任家的谈判一切都很顺利,对方也确实是真心想要联合,接下来只能具体细则的实施。

    顶楼的七八个女孩情况依旧,肖玲派人送过去饭菜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她们并没有吃,只是喝了许多许多的水,岳何川说不用担心,用不了一两天就能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段不凡对这说话却是不信,问岳何川:“那你身边这几个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你的妹子们,怎么都没有恢复正常?是不是你动了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岳何川苦着脸,欲哭无泪,他说这他哪知道。

    肖玲瞪了段不凡一眼,段不凡尴尬一笑不再说话了,这一顿晚饭吃的很热闹,气氛也很惬意宁静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他们说话的时候,有一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是一条人尽皆知的本地新闻!

    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,杭州市本地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,起先是某三甲医院发生了枪杀命案,警察深夜赶到调查,据说是死了好几个人,具体命案起因和案情进展,外人当然无从知晓,但耐人寻味的是,医院丢了一个病人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