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七十七章 赵永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煞根深入进这男人的魂魄中,等他生命走到尽头之后,他的魂魄便会迅速成为一只异常强大的鬼灵,而且绝对是比赵晓晴更加强大的鬼灵。

    趁着他还没死,这是封魂除煞最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我以手为笔,以精血画符,以心神之念勾勒,很快一张血符将他整个胸膛铺满,这是一张奉请天师的神令符——天罡镇邪破魔符。

    符成,天师之力自三师灵台磅礴涌现,灌注于符文之上。

    由鲜血书画的符文顿时映亮起金色光芒,耀眼刺目,而那男人浑身一僵,双眼瞬间被血色充斥化成血瞳,凶戾目光死死盯着我,他周身逸散的黑色阴气像是遇到了克星,剧烈蒸腾,像是滚油遇水般,被不断的逼出他的体外。

    符术之威在发挥作用,但我还没来及高兴,一张铁钳般的大手突然就扼住了我的喉咙。

    我张着嘴,吐着舌头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我想掰开那手掌,但他那铁钳般的手指力量实在太过恐怖,我根本就挣脱不了,很快我的脸色就成了猪肝色,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要将我的喉咙给捏碎了!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岳何川赶紧过来帮忙,可仍凭我们两个怎么拼命用力,都压根奈何不得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鬼兵小若一声娇喝,挥剑斩来。

    以水晶长剑之利,剑落臂断,只见一道银光闪过,一只断手留在我的脖子上,而那男人的断臂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掰掉脖子上的断手,不停猛烈干咳,贪婪呼吸着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真是差点没把他给掐死!

    那断裂的手臂和断手上没有丝毫的血液流出,只有一股股黑气在逸散。

    我心有余悸地想到,应该是那煞根汲取了他的鲜血精魄,用以弥补自身的鬼灵力量。

    “嗷!!”

    怪异而恐怖的吼声自那男人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他胸膛前的符文金光耀亮不止,同时他周身黑气也在缭绕不停,彼此在相互拉锯、抵消,令他的面孔痛苦到了扭曲,一双血瞳更是透着狰狞凶戾,看起来宛如邪魔!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吼叫声停歇,血瞳目光突然看向了我们。

    不等他再有动作,我急忙招呼所有人按住他,我和岳何川按住他的双手,林海和小若分别按住他的双脚。

    他还在疯狂扭动身体挣扎,不停的嚎叫,我们死命的按着让无法从地上起身,幸亏我们足足有四个人,否则还真控制不住他发狂的身体。

    时间渐渐过去,他挣扎的力度渐小,最后慢慢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死了吗?”岳何川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,他心脏还跳着呢!”林海回答。

    “楚天,为什么不干脆杀了他?”小若向我问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起身查看这男人的情况,杀了他是容易,一剑就能解决,可是杀了他之后,煞根势必会让他彻底化成鬼灵,到时候又将要面临不得不将他消灭的处境。

    罪在那巫蛊术种下的煞根,而不是赵晓晴,更不是他。

    所以,能救我还是想救一把!

    更何况这么一个有情有义的人,为了自己的妹妹甘愿牺牲自己,从心底上来说我还是愿意帮帮他。

    检查过他的情况,那神令符的金光已经敛下,而他体内的黑色阴气都被逼出了体外,只不过那煞根却是缠绕在他的魂魄上,仍旧未消,如果不能将这煞根破除,那他迟早还将会变成鬼灵。

    也幸亏他体魄如此强健,即便成了这鬼样子,仍旧还没有死。

    岳何川问我,现在又该怎么办,这个人已经必死无疑了,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,他可撑不了多久了!

    我沉吟想了想,决定把他给带走!

    等我恢复了身体精气,再想办法破除掉那煞根,他的命我虽然救不了,但我希望能够保住他的魂魄,不至于彻底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前,我特意给老爸楚三石打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我告诉了他见过曾秘书的事,并且说了这里发生的一切,这栋房子被死气充斥,如果不处置的话,搞不好又会闹出人命来,不过这收拾烂摊子的工作我可没空去做,所以当然还是拜托给国安局。

    老爸说他会安排人来接手,末了他提醒我说,曾秘书原名曾泽宇,是道门五宗泽字辈弟子,他接触我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,虽然肯定他不会害我,但说不得会有什么麻烦找我,老爸让我自己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之后,我不由得皱眉沉吟,一直感觉这位曾秘书来头不小,没成想竟是道门五宗的人,也不知他的修为实力如何。

    不过老爸的提醒我还是记在了心里,那个人还是少接触点为妙!

    带着一具半死不活的身体,我们驱车离开这里,回去肖家别墅,岳何川疲累的不轻,去腻歪他五个女朋友去了,而看守这身体的工作,我交给了段不凡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经过一夜打坐调息,恢复身体精气,调整好状态。

    在第二天破晓时,在我的房间里,我开始设法将缠绕在那男人魂魄中的煞根破除。

    这种细活说实话我不是很擅长,还是走阴派岳何川比较拿手,但岳何川被五个女孩纠缠着,根本无法脱身来帮忙,所以我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床上,那男人动惮不得的静静躺着。

    天罡镇邪破魔符虽能将他的魂魄压制,但却无法阻止那巫蛊煞根进一步侵蚀他的魂魄,此刻的他已然神智尽失,凶戾的血瞳骨碌碌乱转,不停扫视过房间里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人都已经这样了,你还有把握救吗?”小若皱着眉头问我。

    “要不干脆杀了他得了,连带把他被煞根缠绕的魂魄也灭了,既省事又轻松,一了百了!”林海说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们,不要杀了我哥哥,救一救他,帮一帮他吧!……这一切都是我不好,都是我的错,我哥和高远都是因为我才会做些事的,这一切都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晓晴的魂魄跪倒在我面前,痛哭不止。

    那双温柔而漂亮的眸子,哭的梨花带雨,她确实很漂亮,五官长相精致的简直无法挑剔,她的性子也简直是温柔女孩的典范,看着她哭的如此伤心难过,不由得令人觉得很心痛和怜爱。

    把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给惹哭了,真是一种罪过啊!

    我叹一口气,把赵晓晴从地上扶起来,这一切不是她的错,也不应该怪到她的头上,我让她不要那么自责,关于她的哥哥我会尽力去救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叫赵永廷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