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七十八章 轮回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赵永廷与赵晓晴的情况有所不同,他的灵魂意志和精魄元气都太过强悍了,这也是他能够从赵晓晴那里抢夺回煞根的原因,但同样的,这也将是他的隐患。

    精魄元气弥足了煞根的力量,而他的灵魂意志则能让煞根进一步融合他的魂魄中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说,一旦赵永廷化成鬼灵,日后别说是凶灵,就是化成邪灵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达到邪灵的层次,便渐渐就能脱离鬼神之属,成就一方邪魔。

    邪魔啊……

    以凝舞妖魂之强,也不过是邪灵层次的实力,可想而知现在的这种局面是有多么棘手了!

    我凝神静气,默默运转着身体精气。

    要尽量在不伤赵永廷魂魄的条件下,将那煞根破除,这可不是蛮力能够做到的,首先还是要设法将那煞根从他魂魄中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土,以己身为灵枢,以地气为压制困缚住他的魂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再借元神之力,探入赵永廷的身体中。

    也就是我拥有了渡三魂修为,才能做这种细活,要搁在以前的话,我恐怕真的就只能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元神之力的侵入,令赵永廷的魂魄立即察觉到了威胁。

    他愤怒咆哮,阴啸声从他的身体中传出,回荡在整个房间中,而我静静站立着,对此不为所动,真正的交锋现在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元神之力猛地刺入进他的魂魄中,赵永廷顿时发出声凄厉的痛苦嘶嚎!

    那缠绕在他魂魄内的煞根散发出怨厉之力,不停向着我攻击,而且它疯狂的钻进那魂魄深处,不想被拘摄锁定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,增强虚灵土术数的控制。

    元神之力猛然一进,将那煞根完全包住,任凭它如何疯狂挣扎,如何以怨厉之力攻击,我都死死拖曳住它,一点一滴的往外拉锯着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剧烈的痛楚,强烈刺激着赵永廷的每个神经末梢,令他发出生不如死的惨叫。

    我脸色苍白,额头见汗,竭力维持着术数的运转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追-书-帮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逐渐地,我终于将那煞根拖曳出赵永廷的魂魄,一声尖锐似鸦鸣的怪叫传出,那煞根如有灵性般,不停挣扎着元神之力的拘摄,拼命想钻回赵永廷的魂魄中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留在他身体上的神令符突然又映亮起金光。

    天师镇邪破魔符发挥威力,一抹金光凌厉无匹,直击中在煞根上,伴随着一声哀鸣,这受到重创的煞根再无力抵抗,终于是被我给拉出了赵永廷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撤回元神之力,倾泻出身体精气,以虚灵土术数,借地气将那煞根死死捆缚。

    此刻,我才看清这煞根究竟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在赵永廷的身体上,一个巴掌大小黑色鸦灵不停左突右冲,疯狂撞击着地气的束缚,它浑身逸散着浓郁的黑色阴气,它的形体很模糊,但它形体上的怨毒独眼血瞳却是清晰无比的呈现在人面前。

    我很是诧异,这么阴邪怨毒的邪物,那巫蛊术传人高远,怎么会相信这玩意儿能救赵晓晴的命?

    别说缠绕在魂魄上了,就是沾上一点,都会非死即伤的好吧!

    我微微喘息,再度默运虚灵火术数。

    一团紫青色火焰自我掌心燃起,随后迎风便涨化为磨盘大小,那鸦灵煞根碰触到虚灵火,顿时犹如磷火沾身,扑之不灭,火苗足足窜到了房顶之上,它拼命扑腾着想要逃,可受地气困缚的煞根根本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剧烈焚烧伴随着哀鸣,那鸦灵渐渐被烧成了黑烟飘散,紫青火焰散灭,只留一缕缕黑烟不停蒸腾着飘于空中。

    我松一口气,散去手中维持的虚灵术数。

    脚下晃了晃,我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刻我直感觉头晕眼花,眼前发黑,真有种会突然晕厥过去的感觉,我脸色苍白,不停喘着气,刚刚经过调息恢复的精气又再度消耗一空,不但如此,那煞根怨厉之力的攻击也伤到了我的元神。

    哎!

    好不容易恢复的元神之伤,又再度加重了一些,可偏偏沾上这种破事儿,我还没办法完全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真是有种,日了狗的感觉!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赵晓晴的痛哭悲呼声传来,我忙抬眼看过去,原来是床上的赵永廷咽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铁血铮铮的男人,终究也还是死了……

    我让林海和小若扶我起来,我取来镇魂木,放置在赵永廷的头顶,就见他的天魂地魂先后消散于天地,而他脆弱无比的人魂渐渐被镇魂木纳入其中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追-书-帮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我哥他怎么样了?他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魂魄赵晓晴目光近乎哀求的看着我,她很怕会从我口中听到不好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感应着镇魂木中的人魂,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煞根已除,他的人魂虽然虚弱,但应该不会有魂飞魄散的危险,但坏消息是……煞根侵蚀魂魄留下了些怨厉之力,这怨厉之力会促使赵永廷的魂魄渐渐积怨化成鬼灵。

    我看着赵晓晴柔弱的神情,实在不忍道出实情。

    “他没事,你放心吧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事吗?我只有这一个哥哥,我求你不要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赵晓晴又哭了起来,漂亮眸子像决堤了般,不停流出着眼泪。

    我与鬼兵沟通,让林海和小若先陪着这脆弱的丫头,安抚她的情绪,我现在需要休息,而且那赵永廷魂魄上的怨厉之力,也需要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天渐亮,晨曦启明,一缕缕金灿灿的光线照耀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林海和小若带着赵晓晴离开我的房间,他们躲去背阴处的花瓶器皿中,暂时在这里寄身。

    而我面对着朝阳,再度盘膝打坐。

    两天后的夜里,我以五方鬼兵要术将魂魄赵永廷以心念之火炼化,种下驱使灵符,让他彻底成了我的附属鬼兵。

    只有这样,才能压制下他魂魄中的怨厉之力,也只有这样,才能避免他成为鬼灵。

    在肖家别墅的院子里,我以阴间敕令之法,唤来幽冥勾魂使者,送魂魄赵晓晴入幽冥地府,这是我曾对高远许下的承诺,这个结果虽然还算不上圆满,但两兄妹都没有魂飞魄散也已经是很不错了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