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三百七十九章 独臂有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别离难免悲伤,两兄妹在分别之际,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,道不完的嘱托。

    我们在旁看着都没有打扰,赵晓晴还能再入地府投胎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,如果有缘,来日还能够再相见,只是那时的赵晓晴还不知会是谁,也不知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祖爷爷忙什么呢?”我向那幽冥来人问。

    那幽冥来人是怯生生的男人,看着很嫩,长相也还算帅气,但实际年龄却比我要大好几岁,据他说他是年近三十而立之年亡故的,他最为显著的特点就是——独臂!

    我好奇问过他,即便是生前独臂,这死后魂魄圆满无缺,怎么还呈现着这独臂的模样。

    谁料他只是很温和的笑了笑,道着习惯了,这一世为人也好,为鬼也罢,都是为偿还上一世欠下的孽债,所以他理应独臂有缺。

    他叫许由,是祖爷爷的侍令官,也是祖爷爷的跟班助手。

    许由叹了口气说:“最近幽冥地府为鬼界的事,都快要忙翻了,司长大人跟随着殿君大人镇守在幽冥弱水河边界,实在是抽不开身!……不过楚天,司长大人吩咐过了,你以后如果都有事可以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找你?

    我深深看了他一眼,找你是没问题,就怕你神格权利不够,而且……好像似乎你也不是很方便吧?

    许由却是笑了笑,让我尽可放心,他能够完全代表司长大人为我在幽冥地府中走后门。

    噗……

    我险些没一口喷出去!

    你走后门也说的太直接了吧?好歹也表达的委婉点啊!

    许由却是摆摆手,完全不在乎的又说,都是自家人不用来那官场话的一套,太虚伪。

    我又向许由问了些关于鬼界中的事,这位侍令官知道的也不多,只道是鬼界发生了动乱,十大鬼王帝君相互间征伐,起因据说是好像因为阳世间,而后来,鬼王帝君相互妥协退让,这才平息下了动乱,不过它们协商过后的结果,却是意图穿界降临阳世间。

    至于鬼界动乱的原因,以及穿界降世的目的,许由就完全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据小道消息听说,好像是因为一尊神灵坏了规矩,那神灵并不是天地间受封的正神,而是一尊受供奉修行的野神。

    我听得暗暗心惊,这不正是凝舞吗?

    凝舞在玉龙雪山收回了那里雪神神庙中受千年供奉的神灵心印,从而恢复了一些记忆,而后她就去了阴间鬼界,等她再回来的时候阴间鬼界就爆发了鬼王帝君相互征伐的动乱。

    媳妇啊媳妇,你现在到底有多大的能耐?又到底在鬼界做了什么事?

    如今的凝舞已经完全超乎了我的想象!

    她所正在做,所参与的那些事,以及她的所证所求,如今的我真的就只有仰望的份儿,或许就算我向着天穹望眼欲穿,也看不到她那身处九天之上的背影。

    深深的无力感,让我不由得沉默丧气……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该走了!”

    许由向着赵家兄妹走过去,那赵晓晴顿时又红了眼圈,依依不舍的看着她哥哥赵永廷,赵永廷摸了摸她的脑袋,目光柔和却也带着泪光,最终他们相约阳世再间,他会在这阳世等着妹妹投胎轮回而来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一男一女踏上雾霭中的羊肠小道,很快去向了在远方,最后完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怎么了?垂头丧气的!”鬼兵林海问我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长叹一口气,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这会儿心情不好,实在是不想说话,我独自一人走进别墅,走回自己的房间,关上房门倚在窗边眺望远方繁星夜空,目光忧郁深沉。

    让那心情放肆复杂,也让那思绪意乱如麻……

    静静呆了好一会,我才收回视线,从随身布袋中取出《行人术数》,认真翻阅修习。

    消沉颓废不能成为懈怠的理由!

    望不到你的身影,只说明我现在站的还不够高,不过我相信早晚有一天,我一定追上你的步伐!

    凝舞,你等我……

    又在这里呆了一天,我让段不凡着手安排把那救回来的几个女孩送走。

    那七八个女孩体内的蛊虫之毒是消去了,但她们的命运却也已经完全被改变,连带着她们的人也都已经完全变了,只是往那一站浑身就都散发着雌性荷尔蒙的味道,那是一种能够撩拨人欲望的气味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送走,是不是有点可惜?”段不凡啧啧着摇头问我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问:“不然你想咋的?要不给你留下?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免了!”段不凡苦哈哈笑着,又殷勤的冲我挤着眼神:“我是觉得,要不师父你留下她们得了,这金屋藏娇才不虚度人生嘛!以后过着神仙生活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我给了他一个“滚!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七八个女孩送走是没问题,也问出了她们的家庭住址,关键是跟岳何川腻歪的那五个……该咋办?

    段不凡一脸为难,我也紧皱眉头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站在院子里,回头看向一楼客厅内,沙发上,岳何川这小子悠哉悠哉的慵懒躺在那,周围五个漂亮女仆殷勤伺候,捏肩捶腿喂水果,还是嘴对嘴那样式喂,真是好不享受!

    似乎就算是想把她们送走,岳何川也不会乐意啊!

    “享受啊!”段不凡一脸羡慕。

    “难办啊!”我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这可咋跟岳家交代,咋跟他爹岳渊交代,好好一个年轻有为的有志青年,硬生生在这儿快成纨绔子弟了!

    简直是有负走阴派岳渊师兄对我的托付啊!

    “楚天师弟,什么事儿难办啊?这么愁眉苦脸的?”

    熟悉声音突然响起,一个人影渐渐走进肖家别墅的大门,他满面笑容的向我们走过来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说曹操曹操到!

    这来人不是岳渊又还有谁?

    我浑身一激灵,没想到这岳渊真的就突然造访来了,这显然是来看他宝贝儿子来的啊!

    我赶紧向段不凡使了个眼神,而后迎上岳渊却打招呼。

    我一边和岳渊寒暄着,一边用眼角余光看向身后,段不凡会意之后立即跑回别墅,想去提醒客厅里的岳何川。

    然而,我们的小动作反倒引起了岳渊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眼神贼好,一眼几乎就看穿了这几十米的距离,注意到了那客厅沙发上左拥右抱的他儿子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何川!”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,给老子滚出来!”

    怒不可遏的岳父喝出一声震耳发聩的虎啸兽吼,这蕴含着术数修为的声音,直接震碎了不少那别墅窗户上的玻璃。

    我苦着脸,心道:完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下面是秋刀的话:

    对不起大家,后面会更精彩,谢谢陪伴《阴媒》的您,谢谢。

    我算不上一个靠谱的作家,只能称为野生作者,我文笔不好,故事也可能设置的有问题,或者在人物塑造,其他描写有疏漏,我真的怕辜负大家,大家把自己最宝贵的时间和金钱都交给了《阴媒》,我不能让大家失望。其实大家在评论区的每一条评论我都看了,心里很惭愧。我差的还很远,需要努力,需要学习,所以大家对我说的,对《阴媒》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听进心里了,我想要给大家最好的看书体验。

    无论大家是给我提意见,或者在评论区骂我,我都很开心,因为这对我来说都是帮助,让我明白了我得缺点在哪,而那些支持我鼓励我的,我也很感动,真的真的感动,在此跟大家道一声谢谢吧。

    《阴媒》的成长需要大家的支持,更需要大家的批评与意见,所以大家有什么想对我说的,都可以留言,或者进群加我好友,给我发消息,我很愿意跟大家交朋友。

    一群貌似已经一千九百多人,马上就满了,所以有联系不上我的,欢迎加入阴媒正版读者②群,群聊号码:764210463。

    如果秋刀让您失望了,在此跟您说声抱歉,后面的故事更精彩,希望能陪《阴媒》走下去。

    有感而发,谢谢大家,精彩继续,愿楚天和凝舞的天涯路上,有您、和酒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