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八十五章 差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就在玛纳大巫想要下杀手时,自极远处一个缓袖如云的曼妙身影纵掠而来,眨眼间出现在玛纳大巫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玛纳!”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脸上难掩惊骇,急忙收了法术,他恭敬的向凝舞解释:“山下有贼子窥伺,欲来抢夺幽冥元粹,所以我下来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所说的贼子,是楚天吗?”凝舞淡淡又问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赶紧又解释:“不过,他们两个人明显熟识,所以我怀疑他们是一伙的!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是一伙的吗?”凝舞语气又冷几分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神情有些慌了,犹豫半饷,最后还是老实说:“不是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缓袖迎风而起,只见那素手轻抬,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已经落在了玛纳大巫的脸上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根本反应不及,被耳光扇的一头撞到在地上,连地面都给撞出来了一个坑,可想而知这耳光的力道。

    七荤八素的玛纳大巫爬起身,半张脸留有五个指印,并很快红肿不已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,为何你要杀了楚天?”凝舞再问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怕他会继续妨碍到您,我只是想为您解决掉麻烦,他迟早会成为您的绊脚石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玛纳大巫结结巴巴的,说着蹩脚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要杀了楚天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缓袖迎风再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玛纳大巫看的清楚,但却仍旧躲闪不过,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甩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这下他的整张脸都迅速红肿起来,嘴角还有血迹溢出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狼狈不堪的趴在地上,但面上仍旧保持着十足的恭敬,莫说敢怒不敢言,他就连丝毫的怒相都不敢表露。

    “他的命轮得到你主宰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记住,楚天是我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要杀他,也只能由我来动手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凝舞宁静伫立,高高在上的俯视着玛纳大巫,只是那一个稍显冷漠的眼神,就顿时让玛纳大巫浑身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玛纳大巫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凝舞淡然问:“那想要抢夺幽冥元粹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逃……逃了。”玛纳大巫回答。

    “真是猖狂啊!”

    凝舞浅浅一笑,顿时间百媚横生,那双神采流转的桃花眼中又倒映出玛纳的身影,她语气淡淡地吩咐道:“此子名叫藤谷辰,砀山钟派煞鬼门传人!……从今日起,既由你去追杀此子,何时能将他杀了,何时再回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您身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!?”

    没等玛纳大巫再说话,凝舞的眼神顿时又冷冽几分。

    玛纳大巫低头应是,他起身握住黑旗邪器,随后腾空凌空飞起,向着远处藤谷辰逃离的方向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呆愣愣的看着这一幕,有些没想到,之前还如此凶威滔天的玛纳大巫,可在凝舞的面前,竟然会怕的像是个小鸡儿一样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凝舞转过身看向我,摇头叹息一声,那声叹仿佛令花儿都失了颜色。

    我强撑着爬起身,腹部的剧痛顿时让我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小若、林海和赵永廷飘飞我的身旁,他们面对着凝舞,能清晰感受到源于凝舞身上的那股威压,恍若神灵!

    “主……主母!”林海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凝舞淡淡点头,开口向我问:“你不该来这里的,为什么要那么莽撞?”

    “既然有了你的消息,我岂有不来看看自家媳妇的道理?”

    我脸色惨白,强忍痛楚,咧嘴笑着。

    我注视着她的脸孔,看着她那像是好气又好笑的神情,心底也不由得像展开了花儿,瞬间感觉就算受这点伤也都是值得的!

    “那现在看过了,你们该走了!”

    凝舞瞪我一眼,神情又恢复高高在上的冷漠,转身便欲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找幽冥元粹吗?这仙居山上又怎么会有?”

    我连忙叫住凝舞,好不容易见她一面,我怎么舍得让她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凝舞向我解释,折纸门莫奉天在此隐居多年,集鬼凝煞,为的就是能够炼制出幽冥元粹,而今她回来这里,是为那未完成的炼制工作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理解,幽冥元粹又岂是想炼制就炼制的?

    当初祖爷爷凭借神器黄泉台,也不过才凝聚出了一滴而已,也正是那滴幽冥元粹为凝舞的妖魂重凝了魂身。

    凝舞回答我:“单单是凭他莫奉天,当然没那么大的本事,还需要借助神器方可。”

    “神器?什么神器?”我诧异问。

    凝舞素手轻抬,在她的掌心突然浮现出一件袖珍小建筑,青石高筑,亭台楼阁,巴掌大小,仿佛是某种精致的模型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其上隐隐有鬼魂成队制走动,肃杀之意几乎扑面而来,那散发的屡屡阴气更是浓到骇人。

    本↘书↘首↘发↘追↘书↘帮↘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凝舞告诉我,那是阴间鬼界鬼王之从属——冥兵鬼军。

    而这件神器,名为幽府点将台。

    我震惊得瞪大眼睛,险些没有掉了下巴,单从这神器的名字就能猜得到这神器的神通功用,联想到祖爷爷告诉过我的鬼界动乱,我哪能猜不到凝舞去鬼界是为了什么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抢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,借来的!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要还的咯?”

    “不,不用还!”

    看凝舞神情淡淡,语气轻轻,似乎在说一件轻描淡写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嘴角不由得直抖,不是还?那不还是抢来的吗?

    我赶紧告诉凝舞,从幽冥得到消息,鬼界鬼王想穿界降世,幽冥九殿殿君已经紧急出动去阻止。

    凝舞收起神器,跟我说这她都知道,而且鬼王就是冲她来的!

    我感觉喉咙干涩,几乎小心翼翼问:“鬼王是来夺神器的?”

    “恩,他们很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凝舞确定的回答,我的心脏几乎都快漏跳了半拍!

    我知道自家媳妇儿如今已经今非昔比,可这也强的太离谱了吧?单刀赴会入鬼界,不但全身而退,还将人家的神器幽府点将台抢了回来?这听在耳朵里,真有种天方夜谭的感觉!

    我问:“你要这神器……是有什么用吗?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话,我何必费那么大劲夺来?”凝舞反问。

    我满脑门的问号,这神器幽府点将台会对凝舞有什么用?万一鬼王真穿界降世,凝舞又能不能对付得了他们?凝舞那么迫切地需要幽冥元粹,是要用这东西为自己凝聚妖魂之身,恢复实力吗?

    还有,那被封印的铜棺呢?

    “这一切你不必去问,也不必去管,即便是你想管,你又能插手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该回去了!”

    凝舞打断了我的问题,让我不要再继续追问,她转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那缓袖如云的曼妙身影,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纵掠而去,留下道道残影,很快就消失在山峦之间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