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九十章 往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当初,我遇到小若时,她还只是寄身在槐树上的一只孤魂野鬼。

    槐树遮阴蔽体,如果不是那棵槐树,恐怕小若早在几年前就被吸进烛阴山脉中,化成一个厉鬼鬼灵了。

    也幸亏她是遇到了我,否则这棵槐树也遮蔽不了她日渐脆弱的魂身。

    如今,她是我的随身鬼兵。

    而当初,她只是一个枉死女鬼,忘了己身是谁,忘了为何在此,更忘了从哪儿而来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这刻,遇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才恍然想起一切……

    她哭了,哭得伤心难过,更哭得绝望不甘。

    她……原名叫秦小若。

    她不是钱王寨的村民,而关于秦小若的事,还牵扯到一件钱王寨的桃色八卦。

    几年之前,秦小若刚二十出头,还是一所名牌大学的在校大学生。

    她邂逅了一位事业有成、风度翩翩的男人,她一度认为,这男人就是她一辈子所要托付的对象,而这男人正是自钱王寨出身的一位企业家,略比秦小若大上七八岁的青年才俊,他叫钱宇文。

    在繁华大都市里,他们邂逅,相识,热恋,坠入爱河……

    幸福总会令人迷失了时间,漫长而又短暂。

    就在秦小若憧憬着嫁给他,憧憬着领他走进自己的家门,憧憬着告诉自己的父母,不管你们怎么反对,钱宇文就是自己一辈子非他不嫁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憧憬着告诉所有人,她将收获幸福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她赢了一样!

    那种感觉那个情景,每每让秦小若想象,笑容都忍不住自心底涌上眼窝,一双月牙泉儿的眸子里充满着蜜一样的喜悦。

    可俗套平常的爱情故事,却因为不平常的钱王寨背景,而横生了祸端。

    钱王寨,阴王祗,生成双,死成对……

    这个男人,钱宇文。

    他早已定下娃娃亲却并没有告诉秦小若,以至于当秦小若得知这件事时,面对的竟然是这男人未婚妻的怨灵厉鬼!

    【最新完整版】  

    ↘免费↙     

    ↘首发↙      

    ↘追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帮↙

    被抛弃的怨恨,令那位未婚妻凶性大发!

    她不但杀了秦小若,还将她的魂魄带回了钱王寨,而之后,秦小若的鬼魂就一直在被困在了这里,无法离开。

    孤魂野鬼,难逃被引入烛阴山的下场。

    秦小若并不笨,相反她很聪明。

    认清楚自己的处境之后,她立即寄身进入了槐树中,借树庇荫,保证自身鬼魂不被吸进烛阴山中。

    这一待,就是几年时间,她就这么渐渐被人遗忘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知道,钱王寨里仅有的几棵槐树上,还有一个枉死女孩的鬼魂在这里徘徊。

    秦小若默默哭泣着,不停流着泪,像她说的,真的好不甘心啊!

    当她以为要赢了,谁料却输的一败涂地;

    当她以为要收获幸福,可最终却只是孤寂一人与槐树相伴;

    被人遗忘;

    也被他所遗忘……

    我张张嘴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,我真的不是很擅长哄女孩。

    我问小若,那你是否记起来,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?又死在了哪里?

    小若摇摇头,她说她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记起来了一切,但并没有关于死亡的记忆,她甚至都不知道她的魂魄是怎么被带到钱王寨的。

    等她清醒过来后,她就是一只游魂,无所依存,四处飘荡。

    我愣了愣,你竟然连这个都不知道?

    那你的身体现在又在哪儿?

    如果是怨灵厉鬼把她杀了,又岂会那么好心帮她入土安葬?如果是怨灵厉鬼把她带回了钱王寨,那这茫茫山林中岂不是正有一具女尸曝尸荒野,死无葬身之地?

    还有一个问题,我心里非常在意!

    秦小若是被钱宇文的未婚妻化成怨灵厉鬼所谋害,而且还是在几年前的事,那么为什么,这钱宇文至今竟还活着!?

    看他这样子,而且还活得非常不错!

    为什么,他钱宇文的未婚妻,那只怨灵厉鬼不将这个男人杀了,双双对对步入烛阴山,进入那纳鬼纳灵的黄泉台?

    小若无声哭着,晶莹的泪珠不停滴落。

    这些问题的答案,她又如何能够知晓,看着眼前她昔日深爱无比的爱人,她何尝不是有着满肚子的为什么要问。

    “要问,该问,也当问个明白!”

    “今天这个主我替你做了!”

    “林海,赵永廷!”

    “抄家伙!”

    我睁开眼睛,当即招呼林海和赵永廷出门去找小若,他们奇怪问我抄家伙干什么去?

    抄家伙还问干什么?

    小若被人欺负了,这特么的当然是去找麻烦了!

    竟敢欺负到我的随身鬼兵身上,让我这个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传人的脸往哪搁!?

    今天要是不把那个凉情薄幸的家伙的屎给打出来,我算他拉的够干净!

    一听是小若被欺负,林海和赵永廷风风火火卷起阴身飞出窗去。

    我挎好随身布袋,也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书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    尴尬的是,我们被挡在了一家居民小院外面,别说这大门紧闭的我进不去,就连他们三只鬼兵也不能进入。

    因为这小院中有驱阴除煞之力存在,令鬼魂不得而入。

    这多少有些很是出乎我的意料,钱宇文莫非还是有修为在身的修行人?

    我奇怪看向小若,但却从小若那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,她生前认识的钱宇文并没有表露出过有任何修为在身。

    甭管是与不是,试试再说!

    “小若留下,林海、赵永廷,进去陪他玩玩,看看里面有什么秘密!”

    “得勒!”

    我拉着小若在一旁等待,同时默运五方鬼兵要术,以己身精气增强鬼兵阴身,既有驱阴除煞之力,那就强行破闯而入,先搅你个不得安宁再说!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狞笑着,接下来是他们本色出演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……”

    低沉的敲门声响起,同时伴有鬼哭之音凄凄惨惨,仿佛有着无尽哀怨。

    另一边,赵永廷飘飞起阴身,绕着院墙寻找可进入的地方不停来回游荡,呜咽声音自他口中发出,听着好不渗耳,看着好不渗人。

    在这种动静下,屋里的人果然坐不住了!

    钱宇文从堂屋房门中走出,他抬头看着院墙上游荡的鬼魂,又看着不停响起敲门声的院门,神情登时变得有几分骇然。

    也就在他出现瞬间,来回游荡的赵永廷突然停住身形。

    那机械性的头颅渐渐扭动,直到扭转了180度,背上扭过来的脑袋死死盯着赵永廷,一抹骇人狞笑露出,随后一声阴啸携着腥风向着赵永廷直卷而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