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九十三章 算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那只鬼爪穿透钱宇文的胸膛,捏出了他的心脏,更将那还在跳动的心脏捏爆成了碎肉散落满地。

    他的恶灵鬼妻,他自幼订下的娃娃亲,到这最后一刻,终究还是杀了他!

    我骇然看着这一幕,实在没有想到,事情突兀地就变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而小若对此,却始终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她没有表露出任何情绪,更没有任何悲喜,她只是盯着钱宇文和那只女鬼恶灵,怨念在她心中积聚渐渐生根,她周身缭绕逸散的黑气更浓郁了。

    “我得不到的,你秦小若也休想得到!”

    恶灵附身的小若自钱宇文尸身后歪着脑袋露出脸庞,可那脸庞上的疯魔般狞笑,却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贱男人真该死!不是吗?秦小若?”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他始终都是我的,也只能是我的,嘻嘻嘻……谁也不能阻挡我们双宿双飞,谁也不能!”

    恶灵抽出鬼爪,钱宇文的尸身顿时软绵绵倒地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那恶灵抬手间将钱宇文的魂魄扯出,她放弃附身的小若身体,恶灵阴身自小若身体中离开,它鬼爪手中紧紧抓着钱宇文的魂魄,它们两个透过墙体钻出,向着远方的夜空飞去。

    “林海,赵永廷!”

    我握紧拳头大叫一声,他们俩顿时会意,眨眼间窜身上前,接住了那小若倒下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我扭头转身追出门去,夜色下,依稀可见女鬼恶灵带着钱宇文的魂魄,向着山峦起伏的烛阴山阴影飞去。

    我没有任何迟疑,立即手中掐诀,倾泻出身体精气。

    化转己身为灵枢,地气霎时间涌动,化成数根铁锁锁链窜地而起,向着空中的女鬼恶灵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距离已经很远,但地气锁链眨眼而至!

    “你往哪逃!”

    我愤怒低喝着,丝毫不顾忌身体精气的消耗倾泻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我以为能够拘灵而回时,烛阴山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奇异震动,这震动传达在空气之中,发出着嗡鸣之音。

    有一股磅礴伟力扫落地气锁链,带着招引之力,将那女鬼恶灵以及钱宇文魂魄召回烛阴山中。

    我惊骇的愣住了!

    眼睁睁看着那恶灵离去,却无可奈何,我好半天都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是谁出手了?

    难道是神灵烛阴吗?

    烛阴大神,有什么必要救这恶灵?

    “楚天,小若的情况有些不对劲,你快回来看一看!”

    “她的身体也不行了!”

    林海和赵永廷惊叫着与我沟通。

    我凝望一眼远处烛阴山脉,强忍下胸腔中的怒火,转身跑回去那房子中,直上去三楼。

    席梦思床上,小若的身体静静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「^追^」

    「^书^」

    「^帮^」

    「^首~」

    「^发~」

    而小若本人,就呆在旁边那么的静静看着,她一双漂亮眸子被血瞳充斥,我看不出她的眼神,但她周身的煞气此刻愈加凝实,那怨念生根,此刻的小若已然化成了怨灵,可这还不算完,若煞气在进一步凝实,怨心就将会凝成煞根!

    拥有煞根,即是恶灵!

    我心中一颤,好在此刻的小若还不像失了神智,但这也已经令林海和赵永廷神情紧绷不已了,他们真的很怕小若会突然间暴起发疯。

    我快步走到床边,看向床上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仔细检查过后,我脸上顿时露出绝望神色,这副身体确确实实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那女鬼恶灵离开时,并没有对这副身体下杀手,甚至于是可以说,它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下杀手,这副身体的生机元气早已枯竭,还能够保持活性还是源于恶灵维持的因故。

    心跳声愈加微弱,渐渐低不可闻,最终停止。

    这副身体生命已到尽头……

    莫说是我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救不回小若她身体的生命,况且即便是能够救回……我抬头眼神复杂的看向小若,就算能救回,你又还能回归这副身躯内,并且活下去吗?

    小若没有说话,她静静看着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若要细致论起来,只有当这副身躯彻底寂灭之后,小若她才算是真正的死了。

    小若轻轻抬手,摩挲着那张熟悉的脸庞,床上的她看起来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,明明如此熟悉,却又……如此的陌生。

    小若像是在欣赏着一件艺术品,她的模样略有些痴迷,她静静感受着那还未散尽的身体余温,这一切都令她如此怀恋而向往,令她如此愉悦的喜欢。

    有鲜艳的血泪滑落,可小若却突然笑了……

    很凄美!

    更令人心痛!

    小若身体前倾,她想钻回自己的身体中,她想重新拥有自己的身体,她想站起来重新的活着……

    我抓住她的手腕,阻止她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很认真的告诉小若:“迟了,真的已经迟了!不要被怨心欲望迷惘了神智,不要变成恶灵,好吗?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小若猛然抬头,一双血瞳死死盯着我,那一刻充满戾意的杀机尽显。

    诡异音调不似她的话声,这一声低喝带着鬼障之术的压迫,直袭击向我的身体,袭击向我的元神。

    我以元神之力瞬间破去鬼障之术,我紧抓她的手腕,仍旧没有放开。

    那血瞳目中戾意更浓,凌厉煞气逸散而出,将她手中的水晶长剑染的通体漆黑,反射着仿佛黑曜石的幽光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帮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如果我还不放手,小若她……绝对会杀了我!

    不但如此,随着那怨心渐渐凝聚成煞根,烙印在鬼兵阴身内的驱使灵符,正在不停被煞气侵蚀,她……正在试图摆脱我的鬼兵控制,破除掉驱使灵符的灵印!

    我不能让她那么做,否则……我真的就将无法再挽回这一切。

    我松开她的手腕,但立即手中掐诀,默运起五方鬼兵要术,将小若的鬼兵阴身拘摄,依附回我的身体之中。

    这么做,对我是有极大风险的!

    因为已成鬼灵的小若,会不停用她的煞根侵蚀我的身体。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脱掉自己的上衣,咬破指间,以精元血液在我自己的胸口上画符,这是一张奉请祖师上身的神打符,我要借助祖师上身所特有的罡阳之力,彻底镇伏住小若的阴身煞气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长长呼出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神打符成,符文映亮猩红光芒,随后像是纹身一般融进我的皮肤血肉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,该去算账了!”

    我从床上起身,让林海和赵永廷留下看好小若的尸身,这次我自己一个人去!

    他们问我这是去找谁算账?

    我头也没回地告诉他们:“自然,是去找那位神灵烛阴算账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