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九十八章 湘西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离开了汉城之后,我没有闲着,直奔向下一个地方——湘西。

    之所以来这里,是因为这里有炼制幽冥元粹所需的阴煞,而且极其浓郁,炼制幽冥元粹的方法有很多,最快的莫过于集魂以邪法熔炼,但那种方法伤天和、损阴德,可谓百害而无一利。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祖爷爷借黄泉台集魂所留阴煞,炼制出了一滴幽冥元粹,而现在我打算继续用这种方法。

    我从老爸楚三石那得到了关于湘西这里的案件情报。

    湘西某地,发生了一连串的怪事,惊动了国安局前往调查,而这怪事说怪其实不算多怪,不过是鬼灵为祸,害人害命,有些异常的是那鬼灵颇为凶厉,单单是怨灵恶灵就非常难以对付,鬼灵肆虐留下的阴煞也很棘手,甚至已经伤了好几位国安局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而调查结果,发现还不仅是鬼灵为祸,那每一只鬼灵身上都有怪异的妖气残留,难以祛除的棘手阴煞正是受这妖气积聚而成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里曾有妖物逗留害命!

    这些人,正是那妖物所害,从而才变成的厉害鬼灵!

    将那一个个事发地点串联在一起,国安局立即察觉到了妖物的踪迹,有道门五宗高人出动前去杀妖,但最终却让那狡猾的妖物给逃了,不过倒也发现了那妖物的原身——金狐仓鼠妖。

    “金狐……仓鼠……妖?”

    “其实就是仓鼠吧?”

    “是宠物吗?宠物也能修炼成妖吗?”

    听到他们三个的问题,我也是同样心中纳闷,据我所知,老鼠一般的寿命都很短,最多不过一到两年的样子,当然这其中也有例外。

    但即便再怎么例外,可老鼠也能修成妖吗?

    湘西边城,龙家寨,我搭车赶到这里时,已经是一天之后的深夜,有人正在等我。

    等我的这位是隶属国安局的工作人员,老爸楚三石的下属,听老爸说他并没有道门身份,但这个人的思维异常敏锐,也是他调查发现的鼠妖踪迹,才有机会让道门前辈一举将那鼠妖重创,只不过可惜的是没能杀掉它!

    他叫金朋义,约莫三十多岁,少白头的短发让他看起来比同龄人要老上许多,但也稳重老成的多。

    “楚天,是吗?你好你好,终于是等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金朋义很是热情地与我握手,他问我是不是还没吃上饭呢,家里早已经为我备好了饭菜,这就要给我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我是没料到这金朋义为了等我,他自己也是没吃晚饭。

    推辞不过,我被他领去先吃饭,一路上金朋义还跟我说,这里条件不怎么好,希望我多担待。

    我向他道了谢,让他不用这么客气。

    金朋义却摆手认真说:“楚厅长交代下来的事,我这做下属的又岂敢怠慢?走走走,有事咱们边吃边说!”

    楚厅长?

    我诧异地想到,之前老爸还是处长吧?这处长到厅长,可是相当于连跳了两级吧?

    祖爷爷也好,老爸也好,如今因为我的助力关系,可谓官运亨通啊!

    虽然我在他们眼中估计也就是一个大祸害!

    我摇头笑了笑,我帮你们升官,你们帮我走后门,互惠互利嘛!

    进了龙家寨,我被金朋义带到一处农家小院。

    也不单是金朋义一人,这个农家小院里还有其他几位国安局的工作人员,而他们好像也一直都在等着我开席,见我姗姗来迟终于赶到,他们虽然有些不满,但是看在我老爸楚厅长有所交代的份儿上,谁也没明目张胆的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帮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用过饭后,金朋友还为我准备了休息的房间。

    但我却不想就这么早早休息,我向金朋义详细询问了这里的事,就听他告诉我说,那作恶的鬼灵已被消灭,眼下就是那阴煞比较棘手,金朋义向我介绍了一个人,这个人道门五宗弟子,此次专程赶来就是为处理那棘手阴煞。

    他叫胡哲彦,是个与我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人,只不过这个人眼睛长在头顶上,一脸目中无人的傲相,晚饭的时候也压根就没有出席。

    金朋义说他比我早一天赶到,今天已经着手开始驱煞。

    我忙问,那阴煞驱除干净了吗?金朋义皱眉说,好像是还没,事情进展的似乎不是很顺利,这还只是这一处,清理了这里的阴煞过后,还有其它几处呢!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那我就放心了!

    我又问起这件案子的调查结果,金朋义对我毫不隐瞒,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鬼灵肆虐,害死了几个村民,枉死村民诈尸行凶,险些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,幸亏当地武警防爆部门及时赶到,将那几具尸体都给制住然后烧了,国安局接到消息之后,立即赶来消灭了鬼灵。

    随后,又在相邻的几个山村中先后爆发了鬼灵行凶,而金朋义以此为推断,断定了妖物离去的方向,以及下一个可能会爆发鬼灵作乱的山村,这才成功截住那只金狐仓鼠妖。

    其中要属诡异的,还是那鬼灵尸身的死法!

    我奇怪问:“怎么个诡异法?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见过或听说过,以最不可能会死人的行为方式,却偏偏死了人?”金朋义卖着关子反问我。

    我有点没听懂这话里的意思,最不可能死人的行为方式?

    金朋义跟我解释,这里先后发生了四起离奇命案。

    第一起,也就是这龙家寨,某户村民家的柴房中,房门被石头从里面堵住,吊在柴房梁上的电线距离地面不过一米多高,也就是这不高的距离,却硬是生生把一米八的大个村民给吊死了!

    要知道,那吊下的电线圈才到这村民胸口的位置!

    据现场勘察推测,他应该是上吊时向后弯膝抬腿,脚不离地,遂而才会被吊死的。

    第二起,相距几公里外的邻村竹寨坡,那里有个小池塘,深不过到人的半腰,算上淤泥深度撑死不过是到人的肚子上方,然而就在这里,一位农家妇女被发现溺死。

    她的尸体漂浮在浑浊水面,泡的几乎不成人样!

    经过勘察推测,她并没有陷入淤泥被困在这池塘中,相反她的脚上鞋子上没有任何淤泥。

    然而,她却就是在这不深的池塘中给溺死了。

    最新免费章节请移步追-书-帮阅读(百度搜追`书`帮即可找到本站)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