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三百九十九章 眼高于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第三起,十几公里外的岩包寨,金朋义笑着问我,你可曾听说过,有人把自己给活埋的了吗?

    当国安局发现这哥们的死亡地点时,也不由得被这哥们离奇死法给吓了一跳!

    他死的很惊恐夸张,明显经过剧烈的搏斗挣扎,但即便是国安局的人,也实在实在想不通,他究竟是怎么把自己给活埋的?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生而为人,竟如此痛恨自己?

    第四起,二十几公里外的兴寨村,而这一位死的就更稀奇倒霉了!

    他……是被自家的猪给活活吃了!

    当人们发现他的尸体时,整个人已经被几头猪给啃的只剩下了骸骨,整个猪棚里到处都是血淋淋的,那几头白胖家猪瞪着猩红骇人的目子,发狂一样哼唧着,死死盯着来人。

    这一起现场勘察几乎没什么有用的价值线索,甚至都无法断定,这个人是活着被给猪吃了,还是死了之后被猪给吃了。

    而且,好端端一个大活人,怎么就会被猪圈里的猪给吃了呢?

    所有的四起离奇案件,都直指着一个几乎不可能但却是唯一能解释的行为——他们是自杀的!

    自杀的?

    我眉头皱的更深,会有人以这么疯狂变态的方式杀自己吗?

    我问金朋义,有没有可能他们当时被鬼灵附身了?

    金朋义沉吟说,他们也考虑过这个可能性,眼下只能说暂时还不排除有这种嫌疑,但到底究竟是怎么回事,眼下真的都还说不好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提出到那现场看一看。

    金朋义提醒我,这深夜里那种地方都很邪门,要不等明天再过去,就连胡哲彦也是选择在正阳当午的时候除煞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告诉他没事,现在就去,兴许我也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如果再等明天的话,明天胡哲彦要是把阴煞都驱除了,那我还搜集个毛啊?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艺高人胆大啊!”

    “听楚厅长说,楚天你是阴门六派弟子,是吗?”

    金朋义笑着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头承认,并自报家门,我是阴门行人派三十四代传承弟子。

    “阴门?小乘之流!”

    一道刺耳声音响起,那胡哲彦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门口,正微微仰着脑袋看向我,神情有几分看不上。

    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书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    我也打量向他,这胡哲彦生的白白净净,细皮嫩肉,一看就是大城市里娇生惯养的孩子,尤其是那股子傲劲儿,充满着对于大山农村的轻蔑。

    金朋义目光一闪,笑着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向胡哲彦和我介绍彼此,而胡哲彦却问我们,是不是要现在就去现场,他还好心提醒我,这风尘仆仆赶来,可别千万躺着回去了!

    “哎哟呵,眼高于顶啊!?”林海说。

    “出身名门,兴许多少有点自傲的本领吧!”赵永廷说。

    “真是幼稚!”小若嫌弃的说。

    我却是笑了笑,不以为意,此行是来搜集阴煞炼制幽冥元粹的,跟这道门正统的弟子犯不上计较干仗。

    被说两句也就被说两句嘛!

    况且人家说的也是实话,阴门六派确属小乘之流,哪能比得上道门五宗的正统大道?

    我一再坚持,想去那现场看一看。

    而那胡哲彦见此,当即表明想与我们一起去,他的意思是想看看我这位阴门弟子究竟有什么本事,更多的是想看我当众出丑!

    金朋义苦笑:“既然两位都坚持,那就一起去吧!……我今天权当是舍命陪君子了!”

    最终,我们三人一起走出门。

    一路上,金朋义都不忘提醒我,这深夜下的阴煞侵体伤魂,最易是令人发癫发狂,轻则大病一场,重则兴许还会要人的命!

    我反问他,阴煞我也不是不了解,哪有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这你可就错了,此地残留阴煞就是这么厉害!……总之,小心是不会有错的!”金朋义笑道。

    胡哲彦则哼笑一声,对于我更加鄙夷看不上了。

    我对他的态度完全不放在心上,也实在是懒得与他计较,真有那功夫,我还不如多跟金朋义了解一些案情细节呢!

    来到那农家小院,跨过警戒线,金朋义拦住了我,他指着院子深处跟我说,就是那处柴房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过去,那是一个不大的房间。

    夜色下,纯木质结构的柴房内阴气浓郁异常,初夏季节,蚊蝇飞虫很多,然而在这里却几乎没见有任何虫子,就仿佛这里是生命禁地一般。

    金朋义又说,今天正阳当午时,胡哲彦已然进行过施法除煞,此处阴煞已经淡了许多,但在那柴房内,就在那尸体上吊自缢的地方,阴煞还是异常的浓郁,有着侵体致伤的危险,之前国安局的兄弟就是不小心中了招!

    我以元神之力试探,也能明显感觉到此处阴煞的异常,对于活体生命都有着侵蚀的毒副作用,很是厉害!

    “楚天,莫非你是想冒夜除煞吗?”胡哲彦突然含笑向我问。

    我看向他道:“我是有这种想法!”

    “可别不自量力,当心真的会躺着被人给抬回去。”胡哲彦嗤笑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,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阴煞而已,又不是面对鬼灵,有何惧哉?

    我当即抬脚向院落中走进去,走向那处柴房,金朋义叫了一声想拦住我,但我可没有听他的,而胡哲彦却是笑容更浓,跟在我身后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金朋义摇头浅笑,静静呆在院外等待。

    推开柴门,腥臭阴气几乎扑鼻而来,令人浑身都有种不适之感,我忙抬手掩鼻,微皱眉头,这里胡哲彦不是已经除煞过了吗?怎么阴气还是如此浓郁?

    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帮★

    胡哲彦满面笑容,丝毫没有想进去的意思,他向我道了一声请。

    请就请!

    我嘁一声,走进这柴房之中。

    刚一入柴房,极其浓郁的阴煞瞬间就将我包围,它们拼命往我身体里面钻,意图腐蚀我的身体我的神魂元神。

    我当即外放元神之力,阻隔阴煞侵蚀。

    默运身体精气,运转虚灵火术数,照亮周围,我看了那根悬于房梁的电线,我更看到了一个模糊隐约的人影吊死在电线上。

    鬼灵?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那是此地聚而不散的阴煞,重现当时宿主身死一刻!

    就在下一秒,那模糊隐约人影突然抬头,向着我扑了过来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