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零九章 又出人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离开楠竹寨,我回去找到在村寨外等候的金朋义他们。

可以确定金狐仓鼠妖绝对与郑天华有关系,但是还说不好……那只妖物会什么时候回到这村寨里。

我的意见是,伏击!

金朋义却紧皱眉头问我,可这到底要等多久?

从他们国安局调查的结果来看,那只妖物所要逃遁的方向,明显在渐渐远离这里,如果我们推测错了结果,可就别想再抓到它了!

听这金朋义话中意思,似乎是对我和苏洛伊提供的线索有些存疑。

毕竟这与他们调查得到的结果相悖!

我反问他:“那依你之见呢?”

金朋义皱眉苦想半天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,最后他无奈叹气说,死马当作活马医吧,而且现在彻底失去了那妖物的踪迹,只能循着眼下的这条线索追下去。

不过金朋义选择了一个折衷方案。

国安局的人手,暂时先不往这边调动,也暂时先不要通知道门五宗高人过来杀妖,毕竟谁也不知道会等到什么时候。

一旦确定妖物归来,再立即增派人手!

我对此毫无意见,这是你国安局的事,反正左右都听你这位金队长的,我没兴趣插手你的指挥安排。

现在只有等了……

另一边,苏洛伊和胡哲彦仍在车里欢声笑语,也不知道在聊些什么,竟然那么开心。

我撇撇嘴,也没兴趣去理会。

时间渐渐过去,很快日落黄昏,就在我们苦等的时候,金朋义那边突然又接到消息。

又出命案了!

距离龙家寨三十多公里外的枫香寨,发生了恶性死亡事件,而这一次是纵火自焚!

仍旧是在那条国安局调查推测的线路上,仍旧又再度死了人,这恐怕绝对不会什么自杀巧合,也幸亏金朋义没有召集人手会合,否则还不能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。

死了人,就意味着将有鬼灵!

金朋义当即决定赶过去,不能把寄希望于枯等上,如果不能及早消灭那只妖物,这恶劣影响再进一步扩大,他金队长可也交不了差!

我表示留下继续等,就不跟着一起去枫香寨了。

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金朋义不理解地问:“这是为什么?楚天老弟,你不帮着我们去灭鬼抓妖吗?”

“不了,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”我回答。

金朋义张张嘴,欲言又止,不过最后还是没有勉强我,况且他也勉强不了我。

苏洛伊立即下车,也表示跟我一起留下。

胡哲彦同样很不理解地问:“洛伊,这是为什么?你难道不跟我一起去吗?”

“我不放心我楚天师弟呢,你们去吧!……胡小哥,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哦!”苏洛伊笑眯眯的俏皮说。

胡哲彦眼睛一亮,自信笑道:“那好,咱们拭目以待,你要是输了可别耍赖不认账!”

“等你先赢了再说咯!”苏洛伊哼哼着。

她这可爱俏皮的模样,撩拨的那胡哲彦心里直痒痒。

才不过一下午的功夫,眼瞅着这他就已经拜倒在苏洛伊的石榴裙下,我暗叹不已,这女人啊……真是了不得啊!

金朋义他们开车离开前往枫香寨。

我看向苏洛伊,奇怪问:“什么赌约?你和他有赌约?”

“这兔崽子还想打姑奶奶主意呢!姑奶奶这次赢定了!……楚天,走快帮我去抓妖!”苏洛伊催促我。

我没听明白,这苏洛伊到底在搞什么鬼。

她拉着我,边走边说,就在下午的时候,她跟胡哲彦立了一个赌约,比比看谁先能抓到金狐仓鼠妖,如果她赢了,那胡哲彦师门赐下的护身符石可就归她了!

“那如果你输了呢?”我又问。

苏洛伊白我一眼:“输了的话,老娘从今以后就是他胡哲彦的人了!”

靠!

这种赌约你也敢赌?

玩这么大?

连自己都压上去了?

我难以置信的看着苏洛伊,你这脑子里到底是咋想的!

“哼哼,姑奶奶就是要他的护身符石,那可是好玩意儿啊!……别废话了,赶紧帮我去抓妖!”

苏洛伊拉着我走去楠竹寨。

我忍不住疑惑问她,那只金狐仓鼠妖可是又行凶害人了,这一次国安局反应动作及时,有很大可能会抓住它,到时候你不就输定了吗?

苏洛伊对此却满不在乎,反问我是对她没信心,还是对她的天赋通灵术没信心?

既能预测鼠妖会出现在这里,那么它一定就会回来!

≤全-网≥

    ≤更-新≥

    ≤最-快≥

    ≤追≥

    ≤书≥

    ≤帮≥

现在唯一要担心的,就是该怎么抓住它,不让它给再溜跑了,苏洛伊望着我说,现在她可全指望我了!

我嘴角直抖,你可别指望我,我跟这事儿没关系……

“嗨哟,你这没良心的!你忍心看着本大小姐跳进火坑,从了那个贼眉鼠眼的王八蛋?”苏洛伊叫道。

我微笑说:“我说苏大小姐,这事儿你不是自愿的吗?况且胡哲彦这也算是为民除害了,我感谢他可还来不及呢!”

“楚天……”

“恩?”

“你不要我了吗?”

苏洛伊突然停下,委屈不已,可怜巴巴的看着我。

噗……

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“大姐,你有话好说,咱们是兄弟,就别玩苦情剧那一套了好不好?”

“你见过胸肌这么大的兄弟?我就不信你楚天不动心!?”

苏洛伊挺着自己胸脯,在我眼前晃悠,她还抬手托了托自己的双胸,以示意它们是多么富有柔软弹性。

“好大!”鬼兵林海道。

“不小!”鬼兵赵永廷也道。

“呃……没想到比我的还大……”鬼兵小若也道。

靠!

我头也不回地拔腿就走,懒得再搭理这些人。

楠竹寨,入夜。

郑天华的家中亮着灯光,透过窗户看到他似乎正在批改孩子们的作业。

而我和苏洛伊藏身在院外的一棵树上,尽量收敛己身气息,在这夜色中如果不仔细分辨,还真看不清楚树上还藏着两个人。

我让三个鬼兵分散在楠竹寨外围,装作游魂游荡,一有动静就立即示警。

夜色渐深,我们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郑天华批改过学生作业,吃过晚饭之后,就早早上床休息,不论怎么看,他都是一个很普通的普通人。

“楚天,有动静!”

    鬼兵小若向我示警,从村寨的东南方向,有一只狸猫大小的黑影进了村。

    很快,那黑影就蹿到了郑天华家院子里。

    皎洁月色下,一只像猫一样的巨鼠用后脚站立着,它浑身雪白,皮毛仿佛绸缎,脊梁背上一条金黄色的毛纹异常显眼,灵动的黑眼珠左右警惕地看着四周——它就是金狐仓鼠妖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