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一十章 换气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着皎洁月色下的金狐仓鼠妖,我不禁皱起眉。

这是鼠妖?

怎么看起来没有一点脏兮兮的老鼠样子?

跟我想象中的不一样!

而且竟然还那么大个头,可真不愧是老鼠成精啊!

苏洛伊兴奋地急不可耐,她小声说:“楚天,这妖物回来了,准备动手!”

“不急,先等等,先看看这鼠妖要干什么。”我忙按住她。

郑天华家中小院,那只金狐仓鼠妖贼头贼脑的警惕打量过四周,见没有发觉危险,这才像是松了一口气,它一旋身体迅速变小,转眼间就变成了巴掌大小的可爱小仓鼠。

它动作灵敏无比,跑动起来就像是一道黑影闪过,远比普通的老鼠要迅捷的多。

这鼠妖窜到郑天华所在的卧室窗户边,静静站立在那里,小黑眼睛一直在盯着熟睡的郑天华看,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。

那眼神很是拟人,似有灵智……

我隐约感到这鼠妖像是对郑天华有着别样的情感,它注视着他,一看就是许久。

从它进村寨的方向上辨别,这鼠妖应该是自枫香寨回来。

也就是说,金朋义那边肯定是要扑了空,也不知道他那边有没有出现鬼灵噬人的情况。

我暗中叮嘱随身鬼兵,让他们分别从三个方向将这里包围,以备动手时策应,防止鼠妖从我们眼皮子底下逃走。

又过一会,金狐仓鼠妖突然有了动静。

它窜进卧室里,落地无声,慢慢爬行在床上,向着熟睡的郑天华爬过去。

在枕头边,金狐仓鼠妖近距离凝望着郑天华的脸。

我虽然看不清这鼠妖有了什么动作,但突然感觉到有妖气在逸散而出——它正在施展妖术!

随着郑天华的一呼一吸,鼠妖也开始了呼吸的动作。

渐渐地,他们的呼吸频率趋于合一,每当郑天华呼出一口气息,鼠妖便就吸入一口气息,而每当鼠妖呼出一口气息,这气息便就会被郑天华吸入口鼻之中。

苏洛伊惊异问:“它在干什么?”

“不知道,似乎是在换气!”我摇头,沉吟回答。

苏洛伊更奇怪了:“换气?这难道是某种鼠妖修行吗?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我再度摇摇头,别说是苏洛伊,我也从未见过听说过这种妖物修行。

想我接触过的妖物也不少了!

山魈妖肖山,黄鼬妖黄苓,黄鼬妖黄翠儿,我的鬼妻九尾妖魂凝舞。

可他们的妖物修行之道,却从不像鼠妖这般!

甭管这是何种修行,换气之法,对于人身而言都绝对有害无益,甚至可以理解是为汲取生灵人身之物,来弥补自身的邪道修行。

“楚天,你快看!……它是在吸人的精魄元气!”

苏洛伊指着眼前所见,向我提醒。

不用她说,我也清晰无比的看到了,随着鼠妖与人的换气进行,自郑天华口鼻中有一股清流气体呼出,那鼠妖吸入之后立即露出愉悦的神情,随后鼠妖呼出一口阴秽浊气,又被郑天华不自觉的吸入口鼻中。

我恍然意识到,为什么那四起凶案中的死者最后都变成了凶恶鬼灵,即便是遗留下的阴煞也都棘手的难以驱除。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帮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 bang.com/

这是因为那鼠妖呼出的浊气,带有着它身为妖物的阴毒性质。

这种换气之法,更像是它鼠妖借助人身精魄元气,来洁净凝练自身妖力妖身,以此好让修为道行更进一步!

老鼠本就是各种病毒病菌的携带体和传播源,而这金狐仓鼠妖身体内的浊气必然更甚,堪比污秽之源,换气的后果也肯要远比被老鼠咬了一口,还要严重厉害的多!

不但致命,且会污染三魂,化成鬼灵!

此类妖物,必须灭杀!

我刚想招呼苏洛伊一声,准备动手,可就在这时候,那熟睡的郑天华突然醒了过来,郑天华与金狐仓鼠妖四目相对。

我意料中的惊吓场景并没有出现……

相反,郑天华露出了笑容,他起身将那可爱小仓鼠抱进怀里,柔声说:“你又跑去了哪儿?怎么还偷偷干坏事,我不是告诉过你这是不对的吗?”

小仓鼠叽叽比划着手势,像是在与郑天华交流着什么。

“那也不行!你记住了吗?”

“而且你现在伤势也都恢复差不多了,以后都不准再用这法子,否则的话我就要把你给丢了,听到没?”

郑天华话声严厉,但目光中却尽是柔情。

小仓鼠可怜兮兮的点点头。

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“你饿不饿?我特意给你留了饭菜,都是你爱吃的!”

郑天华打开灯,抱着小仓鼠刚想下床,却脑袋一阵眩晕又坐回床上,他脸上惨白难看无比,剧烈的猛咳好几声。

小仓鼠叽叽喳喳冲着他的不停叫唤,像是很担心。

郑天华摆摆手,说了声他没事,安抚过小仓鼠之后,他缓缓神起身走向厨房,不大会端着碗筷饭菜又再度走出来,而小仓鼠就伫立在他的肩头。

桌子上,小仓鼠吃着东西,而郑天华就那么看着。

然而这一幕却是让在院外树上守着的我们给看愣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郑天华知道仓鼠妖在做什么?

并且还默许它这么做?

哪怕,这仓鼠妖是在汲取吸食他的精魄元气,他竟也没有任何反应?

苏洛伊沉吟说:“楚天,你仔细想想郑天华说的那几句话,他非但是默许仓鼠妖这么修行,甚至我怀疑……这换气的法子就是郑天华教给它的!”

“这怎么可能?郑天华为什么这么做?他又为什么要纵容这鼠妖去害人?”我难以置信地反问。

苏洛伊想了半天,在她的直觉看来就是——

仓鼠妖原先被人所伤,而后又被这郑天华给救了,为帮它恢复妖身伤势,遂而交给了它汲取吸食精魄元气的法子。

    我皱紧眉头,确实有这种可能,但不过时间线对不上啊!

    是先有的鬼灵为祸,后有的道门高人诛妖,然后这仓鼠妖才受到了重创伤势,这一前一后才是起因后果。

    “你笨呐!就不能在这之前,那金狐仓鼠妖就被人给伤了吗?”苏洛伊白我一眼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愣,不好意思笑着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的话,倒是讲的通了,显然郑天华收留这只仓鼠妖为宠物,还远在这湘西所发生的鬼灵命案之前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他郑天华,又知道这鼠妖究竟害死了多少人吗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