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一十一章 代偿命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湘西连续多起命案,鬼灵行凶,已经传得当地人心惶惶,他郑天华能会不知道吗?

还是说,他真是故意纵容的?

若是如此,那么郑天华其心可诛!

苏洛伊问我现在怎么办?绝不能让这鼠妖给逃了,一旦被胡哲彦捷足先登,那她都要成胡哲彦的女人了!

我轻飘飘看她一眼,现在你知道急了?

谁让你没事儿跟他打那个赌的!

“姑奶奶就是要给他一个教训,哼哼!……你不动手我自己来!”苏洛伊急不可耐地跳下树去,很灵敏的稳住身体,向着那院子门口走去。

我苦着脸,这也没说不帮你啊!

本还想再等等,多了解一些仓鼠妖和郑天华之间的关系,但既然苏洛伊决定动手,我也不能就放她一个人去。

我跳下树,追着苏洛伊来到门口。

敲门之后,屋里的郑天华很快过来开门,他一见是我们来了,不由得愣了愣。

“你好,我们见过面。”

“呃……你们有什么事吗?”

郑天华奇怪问我们。

苏洛伊嘴角微翘,她指着郑天华的胸口说:“有事!但不过不是找你,我们找它……金狐仓鼠妖!”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!”

郑天华脸色变了变,随即就要关门逐客。

我和苏洛伊一左一右按住门板,到了这时候大家就不用再装糊涂了,那只仓鼠妖就在他的胸口内藏着。

“废话什么,把鼠妖交出来!”

苏洛伊娇喝一声,伸手就抓向郑天华的胸口,与此同时,她暗中催动渡魂铃音,霎时间紧促的铃声乍起,化成音波后发先至,将郑天华的身体笼罩。

那郑天华被吓了一跳,我也是没有料到,她竟然说动手就动手,丝毫都没有拖泥带水。

“叽呀……”

高分贝的诡异刺耳叫声发出,冲破音波困禁。

就在下一秒,一个由妖气凝成的灰色巨鼠影子突然出现,张开獠牙大嘴向着苏洛伊的手咬去。

苏洛伊面露骇然,忙缩回手。

但那巨鼠灰影却继续袭击而来,扑向苏洛伊的面门,这距离太近了,而且鼠影的速度太快了,根本就令她反应不及。

我下意识把苏洛伊拉到身后,同时运转虚灵火,握手成拳,向着那鼠影攻击。

“砰!”

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这一拳犹如击中在实物上,令我浑身一震。

而在那妖气虚影被打退回去,消失在郑天华的胸口处,同时他受力后退了好几步。

仓鼠妖发出痛苦的叽叽声,郑天华抬手护住胸口,脸色阴沉的看着我和苏洛伊,他愤怒问道:“朋友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还用问?我们是来杀妖诛邪的!”我回答他。

郑天华更加恼怒:“杀妖诛邪?你们凭什么!?”

“装什么装?”

苏洛伊从被我背后跳出来,气呼呼骂道:“这只金狐仓鼠妖都干了什么,你心里难道没点数么?还凭什么,就凭我们是除魔卫道的阴门六派弟子!”

“阴门?”

“没听说过!”

郑天华皱着眉头,反问她:“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玉珠虽是鼠妖,但生性胆小,根本就不敢靠近生人,她又能干了什么?”

玉珠?

是那只鼠妖的名字?

我神情古怪的看着郑天华,莫非他真不知道这鼠妖都干了什么事?看的反应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!

苏洛伊撇着嘴说:“装的还挺像!它都干了什么,你不会问它么?我劝你,最好老老实实把那鼠妖交出来,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郑天华被说的哑口无言,他拉开衣领,低头问那只鼠妖具体是怎么回事。

但鼠妖神情可怜兮兮的,委屈的直摇头。

它不停叽叽着,同时比划手势跟郑天华交流,那意思似乎是在说它什么也没干,更没有招惹过我们。

郑天华心中有了底气,他看着我们又道:“两位,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?”

“找错人?这只妖物化成灰我都认识它!”苏洛伊嘁了一声。

我摇摇头说:“我们没找错,找的就是你,找的也是它!……龙家寨、竹寨坡、岩包寨、兴寨村,以及今夜的枫香寨,那一条条人命都是被这鼠妖所残害,变成人不成人、鬼不成鬼的怪物!郑天华,我看你也不像糊涂人,把那只金狐仓鼠妖交出来吧!”

“人……人命!?”

郑天华似乎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脸色唰的变得惨白。

郑天华从怀中取出那只小仓鼠,他看着懵懂委屈的它,难以置信问:“玉珠,你是不是对别人也用过纳阳凝气的法子?”

仓鼠妖目光有些躲闪,最后像是知错了似的点点头。

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郑天华大叫一声:“我不是警告过你,这法子不准你对别人用吗!?”

仓鼠妖焦急地发出叽叽声,不停用小爪子比划着,像是在解释什么,可它越是解释,那郑天华的脸色越是难看,最后更是面如死灰。

我算是听明白了,那换气的法子竟然真是郑天华教给鼠妖的!

这也间接相当于是他郑天华害死了那么多人!

“阴门六派的朋友……”

郑天华喉咙干涩,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:“这件事是我的不对!……能不能,能不能求你们放过玉珠一马?她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,她不知道那么做,会害了别人的命!我……我愿意代它受过受罚,就是偿命也可以!”

金狐仓鼠妖一听这话,神情顿时慌了,它凝望着郑天华不停叽叽着。

“放过它?它可那放过那些无辜的村民!?听说你郑天华也是湘西赶尸家族的后人,难道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吗?”苏洛伊冷着脸问。

    郑天华急道:“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!是我不该传她赶尸术,是我违背了郑家祖辈的教诲,玉珠她只是无心之失,她也是不想连累我才会那么做,她……她真的只是不懂事而已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跟死者家属说去吧!……现在,请你把这鼠妖交出来,别逼我们动手!”苏洛伊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郑天华自知理亏,不想也不愿再继续辩解,他只是情绪低沉的问:“我愿以命相抵,偿还玉珠犯下的罪孽,只求你们能够网开一面,给她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,好吗?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