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一十五章 救玉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就在我施法御器虚境环,将那一股股黑烟般的阴煞纳入黄泉界中时,鼠妖突然窜起迅捷的身形,它面孔狰狞,张开獠牙交错的血盆大嘴向我袭击而来。

它恨极了我!

所以它拼了命也要杀我!

鼠妖的速度极快,鬼兵林海和鬼兵赵永廷根本救援不及,而苏洛伊忙着施法驱逐鬼魂,也无暇顾及我这边。

那张獠牙大嘴不停我在瞳孔中放大,而我正在御器,无从躲闪,不过也不必躲闪。

就在这时,一柄水晶长剑自我胸前凭空刺出,鬼兵小若一直就在等待着这个机会,而且这个机会把握的十分完美,剑锋凌厉,直接刺穿了金狐仓鼠妖的妖身!

我趁此机会,以手成爪扼住鼠妖的喉咙,捏住它的脖子将它死死掐在掌心中。

水晶长剑重伤妖身,令它无力反抗,我再用虚境环,将那从鼠妖妖身上散发的阴煞妖气全部纳入黄泉界。

慢慢地,它绝望地放弃了挣扎。

“玉珠!!”

山头上传来嘶吼,郑天华亲眼看着鼠妖被长剑刺穿,又被我掐住了喉咙,顿时就变得癫狂愤怒起来,

他冲下山头,连滚带爬冲向我。

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上充斥恨意,他像只野兽发疯一样要和我拼命,“我杀了你!”

我回头冷冷看他一眼,近乎绝情。

不用我吩咐,鬼兵林海和鬼兵赵永廷就拦住了他,三两下就把这郑天华擒拿在手,按在地上。

“郑天华,看看你现在,你像什么?”

“杀了我?”

“如果你真能杀了我,那你又与这只妖物有什么区别?你想私心救它,这我可以理解,但你应该用这种方式吗?”

我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他。

不论怎么说,这郑天华都是人民教师,他更是湘西赶尸术的传人,怎么就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?

“为什么,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放过她?”郑天华睚眦欲裂的怒吼,但却挣扎不得。

我摇头叹息:“你还想不明白吗?”

苏洛伊驱赶过游荡而来的鬼魂,她走到我身边问,鼠妖已经死了吗?

我告诉她,还有一口气尚在。

不过鬼兵小若那凌厉一剑重创妖身要害,这鼠妖已经必死无疑,怕是也撑不了许久了。

“这都是我的错,我错了,我错了,还不行吗?”

“我知错了啊!”

    →看 最 新←

    →章 节←

    →百 度←

    →搜 索←

    → 追 ←

    → 书 ←

    → 幇 ←

“玉珠她虽然是妖,但她更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啊!你们自诩阴门正道,说白了不就是一心想要杀它,就算它没有害人,你们不还是一样想要杀了它!”

郑天华痛哭咆哮,向我指责质问。

这话听在我耳中颇有些刺耳,扪心自问,我对于妖类阴物没有任何偏见。

我的鬼妻就是九尾妖魂,我身边另还有只黄鼬妖小翠儿,我还有个山魈猕猴妖的兄弟,一心想要杀了这鼠妖?郑天华你好糊涂啊!若不是你传他噬人精魄元气之法,会致使那么多无辜的人死去吗?

它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妖物不假,可你给了它害人的力量,却不曾教导它摒恶守善,不曾约束它的妖物天性,落得现在这个结果你又能怪谁?

你口口声声渴求原谅,现在我问你,我阴门行人派传承弟子楚天,代替无辜枉死之人原谅了这只妖物!

那么之后呢?

你真就天真的以为,它得到了原谅,就能苟且偷生了吗?

郑天华沉默了,痛哭流涕,懊悔不已。

他无法再反驳辩解,因为他自己也明白,就算没有这一次,那么下一次这种结果迟早还会到来,而他自己……已然活不久了。

“天华……”

“玉珠?玉珠玉珠!”

“放开我!”

听到金狐仓鼠妖虚弱声音,郑天华立即振奋了精神,他挣扎着想从地上起身,但林海和赵永廷却不敢大意撒手。

苏洛伊俏脸上有些不忍,她向我说要不把鼠妖还给他吧!

我看着被我扼住喉咙,那虚弱无比的金狐仓鼠妖,这一刻也不禁动了些恻隐之心,它其实与黄翠儿很相似,只不过……它却没能有位悉心教导的黄鼬妖奶奶,所以才会依照着自身的妖物天性不知不觉害了人。

我叹息一声,双手托着这鼠妖的妖身,把它递给了郑天华,郑天华急忙接过他的玉珠,如视珍宝一样护在胸口,那瞬间他痛哭不止。

金狐仓鼠妖的伤势极重!

它浑身鲜血淋漓,原本漂亮如绸缎般的皮毛,此刻变得焦黑,沾染着血迹黏连在一起,甚至有几处伤势深可见骨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郑天华哭着说。

鼠妖凝望着他道:“天华,是我做错了事,你不用说对不起,真的都是我不好!……你好傻啊!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命,来给我养伤,我一直都还以为,那是没关系的……”

“天华,我是不是也把你给害死了啊?”

“不会不会,不会的,我怎么会死,我不会死的!”郑天华强撑起笑容,又道:“你忘了吗?我可是赶尸术的传人,我可是福缘深厚呢!我能承受你妖身上的污秽之源,所以我才那样救你的啊!”

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    

郑天华说的很肯定,很真挚,丝毫不像是谎话。

然而,鼠妖却是摇摇小脑袋,它黑眸子里有泪积聚,流淌而下:“你别骗我了,我都知道了!……天华,我都知道了,我现在感受不到你身体上的温度,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已经死了……”

“没有,真的没有,我好着呢!”郑天华既哭着,却也笑着。

然而当鼠妖用爪子触碰到郑天华冰凉的手,顿时间便泪涌不止,即便他再怎么否认,可这冰凉的身体却不会撒谎。

“我不想离开你,我好舍不得你啊……”

鼠妖哭得好似一个孩子,郑天华无声沉默了,脸上流露出不甘懊悔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情。

这一幕,令苏洛伊忍不住红了眼圈。

也令我有些震惊。

郑天华他已经死了?

    我连忙走到郑天华身边,用手触摸他的身体,入手一片冰凉,宛如尸身,这一瞬间我心中戚然,怕是在我和苏洛伊离开楠竹寨时,在郑天华摔倒在地时,他就已然死在了那里,可他竟然用赶尸术强行留住魂魄,强行撑到了这里来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想求你帮个忙。”郑天华抬头看向我。

    我收回手,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玉珠所犯的罪孽,若入幽冥必会打入地狱,受千百年刑狱苦楚,若不入幽冥,就会在这世上魂飞魄散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,玉珠她也是怕我损失太多精魄元气,才会不小心害了别人,念在她懵懂无知的份儿上,我恳求你,救下她的妖魂,让她留在这世上赎罪,好吗?”郑天华向我求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