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一十八章 赖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用三师敕令符激引极阳之火,将乱葬岗的阴气尸煞以及郑天华的尸体焚之一空。

做完这一切,我们返回楠竹寨。

在路上的时候,我和苏洛伊捡回了郑家的赶尸法器,那个无芯铜铃,又将郑天华家中被虚灵冰封禁的阴煞之灵纳入虚境环,同时金玉珠还指引我,找到了郑家传承的赶尸术秘典

这件赶尸法器据金玉珠说,名叫归路钟。

法器铜铃虽然只有手掌大小,摇动无声,但若以赶尸术施展,能够引动控制无魂之尸身,同时也能趋避迷惑生人,使之不能靠近。

要御器,还要修赶尸术?

苏洛伊却说,法器自有神通特性,只要能够御器施展,就能激发这种神通特性,只是如果不会赶尸之法御器,这种法器威力恐怕要大打折扣。

我想把这归路钟给苏洛伊,但她推脱不要。

苏洛伊说,她已经有渡魂铃了,再要这归路钟难免鸡肋,她也用不到那么多音波法器,索性不如我自己留着。

而且这毕竟是郑家赶尸派的法器,如果来日郑天华轮回归来,有此件法器在,也能表明我遵守了与他的承诺,留住了郑家赶尸术的传承,至于到时的郑天华还要不要继承,就权靠他自己决断。

我点点头,这么处理倒是最好。

虽说身死道消,一世恩情断,来世已他人,但有金玉珠这个金狐仓鼠妖的联系在,郑天华就还不算与此世之身彻底断绝。

我打电话通知金朋义,告诉他鼠妖已死,并向他了解那边的情况。

金朋义先是惊喜万分,而后又愁眉苦脸的跟我抱怨,这次的鬼灵事件真是太难缠了,不过也幸亏国安局赶到的及时,所幸没有酿成大祸。

现在鬼灵已灭,胡哲彦正着手除煞。

等他们忙完了之后,会立即来与我会合,并且金朋义小声的向我提醒,消灭鬼灵时,有道门高人在暗中出手相助,那是胡哲彦请来的一位宗门长辈,听他说他还想靠这位高人来帮忙抓鼠妖呢!

我呵呵一笑,这胡哲彦泡妞还真是下本钱啊,他知道凭自己本事,就算找到鼠妖也未必抓得住,索性就请来一位长辈相助。

只不过可惜了……

他在枫香寨注定一无所获,而这场赌约他同样也输定了!

凌晨时,金朋义一行人赶过来。

这金朋义倒是还留了个心眼,没有告诉胡哲彦,我和苏洛伊已经诛灭作恶鼠妖,等到胡哲彦亲眼看到摆在桌子上,状如狸猫大小的鼠妖尸体时,脸色顿时变得像猪肝一样难看!

苏洛伊笑眯眯说:“胡小哥,我可赢了哦!”

“你们确定这是那只鼠妖吗?”胡哲彦仍不死心的问。

我插了句嘴:“当然确定!你如果不信,要不带回去妖身尸体,让之前那位出手的道门高人验上一验?”

“信信信,怎么会不信,楚天老弟不可能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,就别再多此一举了!”

金朋义笑着打圆场,同时用眼神示意胡哲彦。

已然摆明了事,何必再自找没趣,就算你要验,难不成还能验出个别的结果来?赌约输了便就输了,这不丢人,但如果输了不认账,这人可就丢大发了!

“胡小哥,鼠妖妖身在此,愿赌服输,把护身符石拿来吧?”苏洛伊伸出小手讨要。

胡哲彦有些犹豫,那脸上的肉疼神色简直不要太过明显。

我摇头直嫌弃,堂堂道门符宗弟子,没想到竟这么小家子气,就这种心性将来又能有多大的修为成就?

“洛伊,愿赌当然服输!”

“只是有一件事,我想问一问你……”

「^追^」

    「^書^」

    「^帮^」

    「^首~」

    「^发~」

胡哲彦突然抬眼说。

“你问咯!”苏洛伊小得意道。

“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赌约,没错吧?”

“没错!”

“这鼠妖并不是死于你的手中,更不是被你抓到的,是不是?”

“胡小哥,有话不妨直说。”苏洛伊脸色渐冷。

胡哲彦轻笑:“那我就直说了!……咱们俩之间的赌约,怎么能有旁人插手?真要说是赢了,也并不是你赢了我,而且这赢的手段也未免有点……呵呵……”

“你是想赖账?”苏洛伊反问。

“不不不,我身为堂堂道门符宗弟子,言行如一,怎么可能会赖账?”

胡哲彦摇摇头,看着苏洛伊又笑道:“护身符石我可以给你,但是洛伊你要明白,我并不是在这场赌约中输给了你,从另一方面说,我也并没有输!……所以,我愿赌服输,但是你也要遵守赌约,答应我的追求,与我在一起。”

这话乍听就觉得是强词夺理!

仔细想想,他胡哲彦摆明了是想做交换,既然输了,那就退而求其次,以护身符石交换苏洛伊她的身体她的人

如果苏洛伊不愿,那他胡哲彦可就有借口真的赖账了!

他会腆着脸说,既然你都不遵守赌约,又怎么能要求我来愿赌服输?

而且这胡哲彦还真好意思说的出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赌约,你自己丫的不也请了宗门师长帮忙?那就不是旁人插手了?

金朋义听得满脸尴尬。

他想说些什么又欲言又止,只是那眼神看着胡哲彦可有点看不起了!

“姑奶奶赢了就是赢了!你哪么多借口?还让我遵守赌约,答应你的追求跟你一起?你可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!”苏洛伊发了飙,一顿冷嘲热讽,明明是一个漂亮女孩,此刻却真有点凶悍婆娘的味道!

胡哲彦笑脸僵住,脸色霎时间变得很难看:“苏洛伊,你敢侮辱本道爷!?”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“我说……两位……”

金朋义察觉到气氛不对,赶紧插了句嘴。

“侮辱你怎么了?姑奶奶骂的就是你!今天这局,你认也得认,不认也得认,想赖姑奶奶的账?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斤两!”苏洛伊发狠道。

胡哲彦阴沉着脸:“你不遵守赌约在前,也别怪本道爷今天就跟你翻脸!……想贪墨本道爷的护身符石?呵呵,苏洛伊,你如果真有本事,动手来拿就是!”

“不是你们,有话好说啊!……都是自家人,干嘛非要内讧……”

金朋义赶紧出面,这要是再不拦住,非打起来不可!

    但是,他又怎么拦得住?

    “动手就动手,当姑奶奶怕你!”苏洛伊叉腰娇咤一声:“楚天,关门,放狗!”

    我嘴角抖了抖,我说姑奶奶……咱哪有狗啊!

    不过这种局面之下,我不出面是不可能了,苏洛伊独自一人面对胡哲彦,肯定是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胡哲彦道友,人要脸,树要皮啊!”

    我走到苏洛伊身前,抬眼看向胡哲彦:“为一件器物,你连脸都不要?这要是传了出去,道门五宗的脸面往哪搁!?洛伊说的对,这局你认也得认,不认也得认,否则我们可就自己动手去拿了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