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一十九章 贼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动手来拿?”

“当本道爷怕你不成?”

“笑话!”

“有本事你就动手!”

胡哲彦冷冷看向我,底气十足地又说道:“阴门行人派楚天,我在这里可好心提醒你一句,这是我和苏洛伊之间的赌约,你哪凉快哪呆着去,别他妈自找麻烦,我道门五宗动动手指就能压死你!”

我呵呵轻笑,那还真就不好意思了!

我楚天就是爱自找麻烦!

既然你胡哲彦连道门五宗的脸面都不要,也就没什么好说的,老子倒是要看看,你是怎么个压死我法!

“胡老弟……不是……楚天老弟……”

“你们……”

金朋义拦在中间,一个头两个大,左右赔笑着想稳住局面。

但我话都已经撂了出去,自然不可能再有收回的余地。

我猛然间一跺脚,化转己身为灵枢,默运虚灵土扰动地气浪潮般涌动,向着胡哲彦汹涌袭击而去,与此同时,我双手一握而张开,凝聚出虚灵金枪,越过站立不稳的金朋义,以泰山压顶之势猛砸向胡哲彦的脑袋!

胡哲彦脸上一惊,似乎没想到我说动手就动手,他连忙仓皇应对,举拳抬手迎击,周身顿时爆发出一股神鬼辟异的罡阳之力。

这后天虚灵术本不伤活物肉身,只会透体而过。

但令我也颇有些意外的是,胡哲彦那一拳真真就击中了虚灵金枪,拳枪相交,甚至迸发出了金铁交击之音。

虚灵金枪上传来反震之力,我果断脱手放弃。

趁着胡哲彦应付浪潮般涌动的地气时,我落地后握手成拳,攻击向他的面门。

不过不得不说,这胡哲彦确实有几分本事!

他很快就在涌动地气中稳住身体,状如磐石,对于那我攻击的一拳,他下意识侧身偏头,拳锋几乎擦着他的鼻尖堪堪避过。

攻击再次落空,我心中不由得发起狠劲!

借腰眼发力,以人身施展出枪法——怒龙摆尾,一个旋身鞭腿甩出,快而猛,直击向胡哲彦的肚子。

这一次,他避无可避!

“砰……”

随着一声闷响,还有胡哲彦的一声惨叫,他整个身体倒飞出去,狠狠摔落在院子中。

此刻又有袭魂铃音传来,道道音波在空中掀起涟漪,完全将摔倒在地上,脸色因剧痛而发白的胡哲彦给笼罩。

苏洛伊这一出手,也是丝毫不留情面。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袭魂音波虽然不至于要了胡哲彦的命,但绝对会将他给重创伤魂,而且我们先后联手攻击,根本就连给他施展法术反击的机会都不留。

“楚天,你们疯了你!”

金朋义倒吸一口凉气,急忙跑出去察看胡哲彦的情况,但谁料却被胡哲彦一把推开。

我和苏洛伊走出门,俯视着他。

“原来你道门五宗就是想这么压死我楚天?”我冷笑反问。

苏洛伊也趾高气昂的叉腰说道:“姓胡的,还不快把姑奶奶的符石拿来,不然把屎都给你打出来!”

胡哲彦挣扎着却爬不起身,脸上更是一阵红一阵白。

这份耻辱羞恼,令他怒不可遏!

他眼睛中血丝遍布,沉默着没有回应,但愤恨的目光死死盯着我和苏洛伊,恨不能把我们给生吞活剥了!

既然结下了梁子,也就不必再客气。

我楚天一再对你胡哲彦忍让,莫以为我真是怕了你,我虽然不惹事,但也绝对不怕事!

“楚天老弟,你过分了啊!”

“你怎么能真的动手呢?”

金朋义拦在胡哲彦面前,眉头紧皱的向我问。

不动手难道留着他过年?

我看向金朋义,既然你这和事佬出面,我也给你留分面子,让这胡哲彦自己交出护身符石,这件事就这么算了,我懒得和他计较,否则也别怪我楚天下手黑!

金朋义为难地看着我,又为难地看向胡哲彦,他顿时露出苦瓜脸。

“这件事没这么容易算了!”

“楚天,苏洛伊……”

胡哲彦咬牙切齿地又道:“我早晚会要你阴门付出代价来!”

“你可真是给脸不要脸!”

我冷哼一声,给你台阶你不知道下,那就别怪我抽梯子,让你难看了!

我阴着脸向他走过去。

胡哲彦恼怒不已,他抬手想从衣服里却摸东西,还想垂死挣扎。

我暗中一声令下,鬼兵林海和鬼兵赵永廷出现,两团阴气冲到胡哲彦身旁,凝形鬼兵阴身分左右架住胡哲彦的胳膊,让他动弹不得。

那护身符石还想激发威力,我立即分出一缕元神之力,将胡哲彦身上的符石包裹住,阻隔它能感应到的鬼兵阴气。

金朋义还想拦着,我让他别再多管闲事!

前因后果你金朋义一清二楚,此刻你又有什么理由拦我?难不成你是想偏帮他胡哲彦?

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金朋义忙解释,他这也是为我好,毕竟胡哲彦可是道门五宗的弟子!

这件事干嘛一定要弄的这么难看?

金朋义小声又提醒我,做人留一线,不要轻易结下仇怨,虽然胡哲彦确实理亏,但我大可以等事后找他宗门师长论理讨要,总好过这么撕破脸皮!

事后讨要?

我阴门传承是乞丐不成!?

他胡哲彦已经连脸都不要了,我还给他留什么脸皮?撕破了最好,有本事就明刀明抢来,也省得我要防着背后的阴刀子!

金朋义张嘴还想说什么,我直接拉开了他。

有什么事儿我楚天自己扛着!

不用他为我操心!

我走到胡哲彦面前,懒得理他那副咬牙切齿的疯狗模样,伸手弯腰就要去取他上衣内贴身佩戴的符石。

但就在这时,我心中隐有危险警觉。

一道锐利破空的凌厉之气,向着我和还有两只鬼兵袭来,那速度极快,当我抬眼注意到的时候,远处夜空中的一道金光光点,眨眼间就飞到了眼前不远。

那是一柄红线编缀是铜钱剑!

我几乎下意识拘回林海和赵永廷的鬼兵阴身,与此同时,我默运虚灵水衍化成冰,在我的身前很快凝聚出一道冰盾。

“砰……”

三寸厚的冰盾被突破,碎裂冰晶点点在空中散灭。

虚灵冰没能挡住铜钱剑之威,但经过这么一阻挡,那剑锋余威骤减,我来不及再作出反应,而此刻我胸前突然刺出一柄黑色水晶长剑,剑锋横扫,立即将那铜钱剑逼退回去。

胡哲彦面露惊喜神情;

金朋义震惊却又暗叹一声;

    苏洛伊更是诧异不已;

    而我,眼疾手快,趁着这空隙,一把揪住胡哲彦脖子上佩戴的符石,猛地揪扯而下,迅速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“御鬼逆法的贼子,把符石放下,我给你留个全尸!”

    这浩荡之音犹如雷鸣,直冲神魂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