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二十章 论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“御鬼逆法的贼子,把我符宗的符石放下,我给你留个全尸!”

这浩荡之音犹如雷鸣,直冲神魂!

空中的铜钱剑打着旋飞回,似有灵性般盘旋在一个男人身后,而这个男人几乎是突然间就出现在了郑天华的家中小院门前。

我把手中符石扔给苏洛伊,护在她的身前,这才抬眼打量那个男人。

他是一个中年男人,国字脸,浓眉大眼,面相看着就很威严,身穿很普通的休闲服装,但是他的身上隐隐有种正道威猛气息流露,显然是一位道门高人!

“符石,我的符石……”

胡哲彦反应过来,连忙大叫。

那中年男人走进小院中,红绳铜钱剑犹如灵动游鱼,始终环绕在他身旁周围。

“师叔,你要给我做主啊!”

“这两个人不但打伤我,还抢我的护身符石,杀了他们,一定要杀了他们……”

中年男人见胡哲彦这副失心疯的模样,不由得面露不悦。

但他还是看向我们道:“符石还来,留你们全尸!”

靠!

我忍不住暗骂,又来一个不讲理的?

上来就是留我们全尸?

摆明了这是要以势压人啊,可不愧是道门五宗,这护犊子的牛逼劲儿真厉害!

但我不得不承认……

这个人不好对付,很不好对付,单从直觉上而言,恐怕就算我和苏洛伊联手,都不见得能够逃得走,更别说斗法跟他打了!

“楚天,咋办?”苏洛伊低声向我问,有些慌神。

我硬着头皮低声安慰:“放心,有我!”

“符石是胡哲彦输给我们的,他想赖账,我们当然就自己去拿!”

“你凭什么要我们还?”

虽然他看起来就不讲道理,但我还是要据理力争一下,凡事占个理字,绝不能在气势上输人!

金朋义赔笑着帮腔,确实是胡哲彦赌约输的,同时又向这位道门高人介绍我们的身份。

谁料,那位高人却淡淡摇头。

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“先把符石还来,再论其中道理,这世上就没有强抢的买卖!”

哎哟!

真不愧是牛鼻子老道,讲理的方式都跟别人不一样!

不过符石我都夺到手了,又怎么可能再还回去?况且还是胡哲彦那脑残叫嚣着让我们动的手,他技不如人,你又凭什么让我们还?

“还是不还?”这道门高人又问一遍。

我理直气壮地说:“不还!……我不管你是谁,别以为你修为高超,我就怕你!就算说破大天去,也是他胡哲彦应给我们的东西!”

“小乘术数,其性偏邪,你们这阴门当代弟子的行为,真是最好的诠释!”

“既然不还,那全尸也都不用留了!”

那位道门高人冷哼一声,盘旋飞行的铜钱剑顿时发出清脆嘤咛一声,霎时间金光大盛,如同一道凌厉的光芒,轰击向我的脑袋。

说动手便就动手,没有丝毫留情。

我心中骇然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此刻的御器威力可要比刚刚还要强的多的多了,而且这距离本就不远,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那金光就已然来到了我面前!

毫无反应时间,更毫无反击之力!

那一瞬间我脑子一片空白,人都说临死的时候会回忆起很多,可这一刻我根本什么都记不起,就连身体都是绷直僵硬的!

“叮……”

清脆铿锵之音响起,另有一道破空声袭来,精准命中这红绳铜钱剑,并将它钉在了我脚前的地上!

我愣了愣,有点没缓过神。

“虚灵金枪?”苏洛伊惊呼一声。

我这才反应过来,那钉住铜钱剑的竟然是虚灵金枪!

我靠!

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出手救了我们,这会儿我激动得险些没有哭出来!

道门高人抬头看向我们身后的屋顶,而在那里,欧少卿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,一身衣服在夜风下正猎猎作响。

“明泽道友,欺负小辈,未免过分了些吧!”

欧少卿凌空踏步,缓缓走下,宛如逍遥自在的神仙。

原来那位道门符宗的高人,法号明泽。

明泽粗眉一拧,面露不善:“欧少卿,你是要插手我符宗的事吗?”

“这话你可说反了!”

“明明是你符宗明泽插手国安局的事,可别恶人先告状啊!要不要,我们回五宗道门中论一论理去?”

欧少卿走到我面前,将我和苏洛伊护在身后。

这一刻我感动的直想哭,看到没有,我楚天也是有阴门高人撑腰的!

想欺负我?没门!

明泽冷哼:“这理是要好好论一论!……我倒要看看,你欧少卿怎么解释纵容阴门弟子,强抢我符宗传人护身法器的事!”

“强抢是不假,但是明泽道友,你是不是应该先问一问胡哲彦,他们为什么要抢他的符石法器?”欧少卿反问。

明泽却是摇头:“先把符石还来,再论其中道理,否则我符宗的脸面往哪搁!?”

“这我可不能依你!”欧少卿也摇头,随后轻笑又道:“要说符宗的脸面,这位胡哲彦后辈弟子,好像已经丢的差不多了吧!?”

胡哲彦呆愣愣的看着欧少卿。

似乎他是没想到,为我楚天出头撑腰的竟然会是他!

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明泽怒道:“欧少卿,你是当我符宗不敢杀了你这野路子修士?”

“楚天!”

欧少卿没回应他的话,反倒叫了我的名字,我连忙应声。

欧少卿又道,既然他不肯问,那就由我来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

说就说!

这有人撑腰,我底气也足了!

我上前两步,将胡哲彦如何软磨硬泡追求我阴门师妹,并立下了一个什么样的赌约,可他输了赌约却不认账,还想赖着妄图得到我阴门师妹的人,我添油加醋一番理论,既然这胡哲彦叫嚣着让我本事就动手来拿符石,那我当然就动手了!

他求仁得仁,我自然要满足他!

“明泽道友,孰是孰非,还用再说吗?”欧少卿含笑问。

道门高人明泽脸色难看无比。

胡哲彦气恨的简直要跟我拼命,他不停解释,事情压根就不是那样子,他对苏洛伊有好感是不假,但绝没有仗持道门五宗的威势,去威胁逼迫别人,而且明明是苏洛伊主动接近他的啊!

    明泽冷冷看他一眼,胡哲彦顿时紧闭嘴巴,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“道门前辈,这符石你如果坚持想要,我们可以还给你,但是他胡哲彦……必须要向我师妹苏洛伊道歉,并且承认是他输了!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拱手以礼。

    我就不信,你这位道门高人还张的开嘴要符石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