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二十一章 认输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如果这位道门高人前辈明泽,还是要坚持我还符石,完全不顾及符宗的脸面,那我还给你们就是了!

只要胡哲彦道歉,只要胡哲彦他认输,这符石还的就不亏。

而且有欧少卿给我们撑腰,谅你堂堂的道门符宗也没法输了不认账,这符石迟早还是要回到苏洛伊手里,只不过这一来一去……那脸可就彻底丢大发了!

在场都是聪明人,其中关节不需细说就都明白。

明泽脸色难看无比,目光更是威严冰冷,我看得出来,他有心发飙,但奈何在这种局面下,发飙也无济于事,反倒会让他连带着道门符宗也跟着胡哲彦一起丢脸。

弟子无能耍赖,身为师长如果再那么干,岂不是要落人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的口实?

“欧少卿,听闻你就是出身于阴门六派吧?”

明泽突然开口,却问了不相关的问题。

^追^書^帮^首^发~

“是!我原属阴门行人派三十三代弟子,这楚天正是我的师侄。”欧少卿微笑回答。

“好,很好!”

明泽冷哼着点头,他冰冷的眼神瞥向胡哲彦,顿时令胡哲彦浑身紧绷,“随我回宗门领罚,这件事就此揭过,莫要再为宗门丢人现眼!”

胡哲彦脸色发白,唯唯诺诺应是。

明泽招手收回红绳铜钱剑法器,与欧少卿道了声告辞,随后带着胡哲彦离开这里,而那胡哲彦绝口不敢再提符石法器的事。

我向自己这位欧大师伯问,这位道门高人就这么走了?他回头不会再拿符石的事儿来找麻烦吧?

欧少卿摇摇头,道门五宗行事,说揭过便会彻底揭过,不会再拿此事另作文章。

我心里松一口气,同时暗爽不已!

这有人撑腰就是好,追根究底,这讲道理也是要有拳头力量的,否则别人又怎么会愿意听你的道理?

“不过……”

欧少卿直叹气,他看向我道:“楚天啊,你可真是一个惹祸精啊!以后阴门六派怕是不得安生了!”

我愣了愣,这话什么意思?

不是说,道门五宗不会拿此事另作文章,就此揭过了吗?

欧少卿瞪我一眼:“赌约输了就输了,符石法器也已经落在你们手里,此事当然就此揭过!但是,你们用手段胆敢找道门五宗的难堪,回头就莫怪道门五宗也用相同的手段,来找阴门六派的麻烦!”

“你个兔崽子,还不知道自己惹来多大的祸事吗?”

我不由得呆住了,似乎好像还真是的!

明泽是说此事揭过,但可没说不会找别的麻烦,苏洛伊利用胡哲彦与她的好感作出赌约,虽然愿赌服输,理所应当,但日后道门五宗恐怕也会用手段对付阴门六派,他们根本不用像苏洛伊那样还要利用什么,但凡想找阴门六派的麻烦,还能找不到理由?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更何况,现在的阴门六派污浊一片,鱼龙混杂,真不知道如果道门五宗铁了心挑错,会有多少传承家族遭殃!

我回头也瞪了苏洛伊一眼,你看看你惹的好事儿啊!

苏洛伊撇着嘴,摆出副很是心虚的不在乎模样。

“前辈,原来……原来您和楚天老弟是同门弟子啊?这可真是巧了!”

金朋义走过来打招呼。

欧少卿点点头,却看着我别有深意道:“是啊,还真是巧了!”

金朋义哈哈笑出声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。

直到这时,我才明白过来,之前帮助金朋义拦截金狐仓鼠妖的那位道门高人,竟然就是欧少卿,只不过……我奇怪皱眉,以我这位欧大师伯的修为实力,怎么可能会让这小鼠妖给逃了?

该不会是……故意放走的吧?

当着金朋义的面,我没敢明目张胆的就这么问,如果真是欧少卿故意放走的,那后来又发生的自焚命案,可就跟他欧少卿脱不了干系了!

现在金狐仓鼠妖已死,这湘西的事也就差不多结束。

欧少卿安排过金朋义后续事宜,便就告辞回去道门五宗复命,当然他是带着我和苏洛伊一起走的。

他问我关于金玉珠的事,我将来龙去脉一一解释。

对于这位大师伯,我没什么秘密好隐瞒,他如今虽然不算是阴门行人派弟子,但仍旧心在阴门之中,这便已然足够!

欧少卿带我来到楠竹寨外的乱葬岗。

这里我用神令符除过尸煞阴气,但欧少卿说,此法治标不治本,那地下层层人尸如果不处理,以后照样还会渐渐变成大麻烦,说不得要闹出凶灵甚至是邪灵来。

欧少卿向我借罗庚盘一用,他以行人派传承之器施法,用先天真土之精,将地下埋葬的无魂不腐人尸彻底腐蚀成灰,融于土壤之中。

如此,才算彻底解决了隐患。

我向他问,这金狐仓鼠妖为什么就会从他手上给逃了呢?

谁知大师伯却向我反问:“鼠妖妖身已诛,这妖魂是不是在你小子手里?”

“呃……是!金玉珠现在是我的随身鬼兵,我答应过郑天华,要救这鼠妖一命。”我回答。

欧少卿浅笑摇头,倒也是缘法如此!

我皱着眉头,没听明白。

欧少卿解释说,金狐仓鼠妖是从他手里逃遁,并不是他故意放走,而确实是此妖有所特异,况且此妖的天赋之能有着不少用处,他之所以会出手协助国安局,也是受道门丹宗高人所托,为的就是希望能够捉住这只金狐仓鼠妖回去。

我顿时就明白了!

那道门丹宗,应该是想借鼠妖的天赋之能,来寻找世间灵物灵药吧?

    欧少卿点点头,他说在如今这现代社会,天地灵气稀薄,即便是广袤中华大地,灵物的稀少程度也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,最后欧少卿提醒我,这小小妖魂其实用处很大,落到了我手里也是一桩好事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,却是不以为意,我可真没指望金玉珠什么,她说不定心里还恨着我呢!

    临别时,我旁敲侧击地打探关于凝舞的事。

    >如今幽冥地府和阴间鬼界可已处于了备战状态,那鬼界鬼王说不得什么时候会穿界降世,突然来到阳世间,这道门五宗不大可能还有没有得到消息吧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