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二十九章 木剑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水下越深越加漆黑浑浊,经过上次炸河,投的是威力很大的炸药雷管,所以这一片河底河床都发生了一些改变。

很快,赵永廷就来到了河底裂缝处。

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碎石,堵塞在裂缝中,当令我没想到的是,似乎碎石并没有完全堵住裂缝!

有一道道涡流形成,在经过碎石之后,立即变得微弱很多,在河底消散于无形。

而且,随着涡流出现的还有阴气!

这里怎么会还有阴气积留?

赵永廷问我,这下面会不会是还有鬼魂存在?

我摇摇头,不大可能,若非死在这里的鬼魂,谁会甘愿把自己困在一条河中,成为一只水鬼?

“下去看看不就知道咋回事了!”

“你小心一点!”

赵永廷向着河底裂缝中游去,我连忙提醒他一声。

掠过一道道涡流,赵永廷立即精神一震,这涡流中有股吸附的拉扯之力,源头正是在裂缝底部!

赵永廷不敢大意,他小心翼翼钻过碎石间隙,向着底部而去。

之前周彬探过这里的地形,河道裂缝上宽下窄,很深,当初王霜尸体就被卡在那窄处,但那位置却并不是河道裂缝之底,在之下更还有一段延伸距离。

我心中隐隐震惊,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,能造就成这样的河道裂缝?!

赵永廷也与我提醒,这里的阴气更浓郁了!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 ubang.cOm/

越是往裂缝深处沉去,那股涡流的吸附之力就越大,到最后甚至是拖曳着赵永廷坠入裂缝之底,四周漆黑不见五指,阴气更是浓的令人喘不过来气!

终于,我和他同时注意到了有猩红光芒闪动!

我立即再度增强他的鬼兵阴身,让他能够抵抗这股涡流吸力,赵永廷这才艰难的稳住阴身。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似乎像是一柄红色纹路的木剑!”

我运足目力仔细看去,在猩红光芒闪动下,确实是一柄红色纹路的木剑。

这玩意儿怎么会在这里?

而且,像是深深的钉在泥土里!

浓稠黑墨自木剑下逸散,却并不稀释于水中,它渐渐凝成一个人形,在头颅的位置上陡然睁开一只空有眼白却不见瞳孔的眼睛!

赵永廷被吓了一跳!

我皱紧眉头,那是鬼灵吗?看起来……不太像!

那黑墨人形抬起模糊的手臂,遥遥向着赵永廷的鬼兵阴身伸来,然而它才刚有动作,木剑之上的红色纹路立即映亮猩红光芒,抬起的手臂触电般缩回,隐隐有一道痛苦之声传来,黑墨人形随之消散。

这是什么鬼玩意儿?

有灵智,却不像是鬼灵,被木剑法器镇封钉在河底,无法从这里脱身。

甭管具体是什么玩意儿,肯定都不是什么好好玩意儿!

我让赵永廷先离开这河底,回到岸上之后,再商量商量另做打算,赵永廷点头说好。

他控制着鬼兵阴身上浮,很快离开这河底裂缝。

“下面情况怎么样?有什么发现吗?”苏洛伊紧张的看着我问。

我一五一十将看到的情景告诉她,我本还以为这条凶河的隐患已经解决,没想到河底裂缝深处,竟然还藏着这么个鬼玩意儿。

“可如果不是鬼灵的话,那又会是什么东西?”苏洛伊问我。

我紧皱着眉头:“说不好,那种感觉很奇怪,如果是一只鬼灵的话,以那木剑克灭阴物之威,早该消灭了才是!……而渡魂铃和这桃木剑,可是在这河里有许多年头了!”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 bang.com/

苏洛伊又问我,那现在该怎么办?

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这种古怪的东西,继续留它在河底裂缝里,可也不是一个办法,最终肯定是会变成一个隐患,但现在它处于在河底裂缝的深处,哪怕是我能够潜下水,这也根本就游不进那里去!

沉思再三,我决定回去拿家伙,等夜里再来一趟,以保万无一失!

苏洛伊点头表示同意。

回去北邙村,我直接把苏洛伊背回了家中,她身体虚弱没办法长时间行走,腿脚实在是不利索。

我正收拾东西时,张叔“砰砰砰……”地在砸着门。

我赶紧开了门,见张叔火气那么大,忙问他是怎么了,出什么事儿了吗?

张叔冲着我劈头盖脸的一通骂!

骂我没良心的小王八蛋,这又是大姑娘又是小姑娘的往家领,他指着我鼻子骂我外面到底还藏了多少姑娘?趁着周慧回娘家,这就开始乱搞了不是?

我赶紧解释,这您老可别误会,那是我同门师妹,如今受了点伤需要照顾!

这哪是啥大姑娘小姑娘的!

“真的?”张叔狐疑。

我给苏洛伊示意一个眼神,苏洛伊犹豫半天,还给了我一个放过我的眼神。

苏洛伊向张叔自报过家门传承,这才打消了张叔的顾虑。

等张叔走后,我长长松了一口气,我可是不想被张叔拎着耳朵数落。

“过儿,姑姑的这份恩情,你打算如何偿还?”苏洛伊轻轻一抬眼,慵懒的看着我。

偿你二大爷啊!

我瞪她一眼,这要不是你非要住我家,认个屁的什么家门,我现在至于会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吗?

“这么说,你反倒认为是姑姑欠你的咯?”苏洛伊冷冷看过来。

我说:“那当然了!要偿还也是你偿还我!”

“那么……你想本姑姑如何偿还你呢?”苏洛伊一挑眼睛,妩媚道:“肉偿,如何?”

我身体一僵,嘴角抖了抖,看向苏洛伊。

那苏洛伊又甩来一个暧昧的眼神,还用皓齿咬了咬嘴唇。

“哎哟卧槽?又来了?”林海叫道。

“楚天,上!”小若起哄。

    “必须上,丫的欺人太甚”赵永廷也道。

“你这还不上去收拾她,跟她交配,你还在等森么!?”金玉珠也吼吼着。

    是可忍,孰不可忍?

    忍无可忍,也无须再忍!

    我嘴角微翘,笑眯眯的问:“姑姑,您真要对过儿用肉偿弥补吗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嗯哼!”

    苏洛伊见情况不对,急忙改口:“过儿别闹,姑姑跟你开玩笑呢!不许别当真,当真的可是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反悔?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“姑姑,过儿来了……诶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我色眯眯的撒丫子冲着苏洛伊跑了过去,就见苏洛伊从椅子一蹦多高,扭头就窜进了周慧的房间,哪里有半点虚弱的样子!

    晚上,河畔边。

    夜风习习,阴气略重,我将五行虚灵罗庚放在地上,抬手默运五行虚灵,骤然间按落在阵基之上,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