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三十章 鬼胎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等到晚上时,我们再次来到河畔边。

这一次,我打算以虚灵结界的特异性来进行尝试,看看是否不用下水,也能够把河底的红纹木剑以及那个黑色阴物弄出来。

我和苏洛伊商量过,这玩意儿十有八九也和苏正初有关!

“你有把握吗?虚灵结界也能隔空取物?”苏洛伊问我。

黄翠儿撅着小嘴道:“楚天既然要做,那肯定就是有把握了啊!”

我尴尬一笑。

其实,我也不是太有把握。

不过虚灵结界的特性,正是色界穿行,以原有空间之上独立出另一片空间,这正是虚灵结界与其它阴门六派的结界术数有所不同的地方。

以这色界穿行,将那红纹木剑以及黑色阴物笼罩,从而在原有空间的基础上剥离而出。

这样的话,就算不用下水应该也可以触碰到!

而且,我拿不准那剑下被镇压的究竟是什么,现在张开虚灵结界,也是以备不时之需,如果是一只凶物,那么我就可以立即将之消灭!

“嗡——”

我抬手默运五行虚灵,骤然按落在阵基之上,一股奇异的震颤之力向四面八方散去,天地灵气也随之汹涌而来。

以阵枢罗庚盘为中心,虚灵结界如同帷幕落下徐徐张开。

“哇!!”

“每次看到真是都让人忍不住惊叹!”

“楚天,你这罗庚盘啥时候也借我玩一玩?”

苏洛伊两眼放光的冲我问。

我没好气儿的白她一眼,这可是我行人派的传承法器,那是能随便借给你玩的吗?

再说了,没有五行虚灵术的基础修行,你也动用不了这罗庚盘。

随着虚灵结界的张开,渐渐囊括河流表面,向着河底裂缝延伸而去,最终将这一整片区域涵盖。

在我们眼前,被色界穿行携带而出的红纹木剑此刻猩红光芒更胜,而在剑下,那个浓稠如黑墨的人影再次出现,头颅部位两个白色瞳孔正在盯着我们。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?”黄翠儿一脸嫌弃的问。

我摇摇头:“不知道,不太像是鬼灵!……洛伊,你看呢?”

“那,那……”

苏洛伊呆愣愣的说:“那好像是鬼胎吧?”

鬼胎?

人与鬼,或者鬼与人,也能孕育成胎吗?

这种情况我还真从没有见过,甚至连听都还没听说过。

苏洛伊却很肯定的回答说:“能!”

人鬼孕育成胎的情况很罕见,但也不是没有,不过那孕育出来的婴胎,自成形一刻起就注定是人不人、鬼不鬼的凶物!

苏洛伊曾经跟她爸爸苏友道遇见过一只鬼胎凶物,非是鬼灵,却比鬼灵更难对付!

“咿呀……”

刺耳尖叫掀起一阵音浪,向着我们三个人卷来。

我急忙单手捂住耳朵,咬牙强忍着,苏洛伊和黄翠儿小脸发白,也急忙捂住耳朵。

红纹木剑下,那黑色人影拼命的不停挣扎,它分明没有口鼻,却能发出一阵阵怪异啼叫,声似婴孩,股股阴气不停向外逸散,看着异常的恐怖狰狞!

它用手脚想去拔剑,刚一触碰,木剑上猩红光芒陡然大盛,耀眼刺目!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 ubang.co m/

那黑色人影剧痛惨嚎,忙缩回手脚,它像是力歇了一样,挣扎力度越来越小,最后它的目光看向我们。

那眼神复杂古怪……竟像是在祈求。

求我们救救它……

我皱着眉头,眼前这幕可真是诡异,从那叫声上来看,苏洛伊恐怕说的不错,这玩意儿应该就是鬼胎!

可它会是谁的孩子?

而且,那红纹木剑也真是厉害,仅仅凭法器自身威力,就将这鬼胎死死镇压!

“我们……我们要救它吗?”黄翠儿弱弱问。

苏洛伊脸色凝重,有些犹豫的没说话,看得出来,她应该也动了可怜的心思。

到底是女人,容易同情心泛滥。

我提醒她们一声,鬼胎即是凶物,就算救下来又岂会对你感恩?它不害了我们都算不错的了!

所以,这鬼胎凶物不能留。

我当即就要施法灭灵,留它在世上痛苦,倒不如让它早早解脱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“楚天,你等等!”

苏洛伊突然叫住了我,我奇怪看向她,问她怎么了?

苏洛伊咽下口水,告诉我说,先不要杀了它,这鬼胎不知道为什么,她对它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熟悉?

跟一个鬼胎,你能有什么熟悉的?

苏洛伊向着那鬼胎走过去,我连忙叫她,可她却没有理我,而且那被木剑下的鬼胎目光也落在苏洛伊身上,就那么一直祈求的注视着她。

“靠!”

“小翠儿,快去拉住她!”

我急的直咬牙,这苏洛伊要是救下来了鬼胎,万一鬼胎凶性大发,就苏洛伊现在的身体情况,那不死也得脱层皮!

黄翠儿愣愣点头,赶紧跑了过去。

可还没等黄翠儿拦住苏洛伊,她的手就已经握在木剑剑柄上了,黄翠儿刚想拉住她,那红纹木剑陡然射出一道红光,将黄翠儿震的倒飞了出去!

我心头一颤,没想到这件法器威力竟然这么大!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 ubang.Com/

黄翠儿重重摔倒在地,艰难爬起身,她脸色苍白,不敢再上前靠近。

“你没事吧?”我忙问。

黄翠儿摇摇头说没事,她看着苏洛伊手中的那柄木剑,眸子里不由得流露出惧意。

而另一边,苏洛伊已经分离拔下红纹木剑。

剑身上的猩红光芒很快收敛,变得朴实无华,而地上的鬼胎黑影慢慢凝聚飘起,最终变成一个五六岁小男孩的模样,他小脸看起来晶莹剔透,胖嘟嘟的,一双大眼睛非常漂亮,且炯炯有神,干净的就宛如夜晚星空。

这小男孩生的精致好看,活像是瓷娃娃一样,如果不是他有着乌黑的短发,仅从外表甚至都难以分辨,他究竟是男孩女孩。

“谢谢你!”

小男孩奶声奶气地说,他咧嘴露出笑容,那一瞬间真是要多可爱有多可爱。

我愣了愣,实在没想到竟是这么个情况!

不是说好鬼胎的吗?

苏洛伊蹲下身,她皱眉问:“你是谁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姓苏,但我没有名字。”小男孩回答。

    苏洛伊呆了一呆,她神色突然有些黯然,看着小男孩又问:“那你爸爸,是不是叫苏正初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爹是苏正初,你是怎么知道的呀?”小男孩微皱眉头反问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,我这才恍然明白。

    原来这河里遗留下来的木剑镇压鬼胎,竟就是苏正初的儿子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