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三十九章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命轮,又称宿命之轮。

相传远古之时,阴门开山之祖,正是以这件神器窥伺到大道变化,从而创造出了传承古书《行人术数》,也从而达到那份超脱的大道境界成就。

而每当阴门六派遭遇灭顶之灾时,此件神器才会出现于这世上。

传说不可考,但神器命轮确实存在。

这神器最为浅显的运用,便是可以纵横时空长河,窥探千百世轮转变化,若能完全施展出神器神通,即便是遨游时空长河也未不可知。

所以,天人九鸢搞错了一件事。

神器命轮,并不是一件可触摸的器物,或者说,更像是某种福报传承,恰与天人转世的福报通类似。

自然而然,九鸢不可能找的到!

因为她,来早了!

命轮还未随苏家之子降世,就当时而言,神器命轮还未存在于这世上。

天人九鸢意料到这件事之后,便将决定接受苏正初的追求,嫁于这位苏家家主,在九鸢看来,神器命轮将会以福报通出现在苏家下一代婴孩身上,而这个将要降生的孩子,只可能是苏家家主之子!

她所料不错!

神器命轮,确实只会出现在苏家家主之子身上。

为了能够迎娶九鸢,苏正初义无反顾地悔了婚约,他的那位未婚妻并不怪他,潸然泪下之后,也主动提出悔婚,本应两家交好的婚约就此作废,甚至反而生了嫌隙仇怨。

成亲,迎娶,恩爱欢庆,终于……九鸢怀有了身孕,她腹中麟儿确实不负所望,未出生便有所特异。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这一点身为母体的天人九鸢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!

更甚至,九鸢借腹中麟儿的福报通,屡次激发出了命轮的神器玄妙之威。

天人九鸢具体做了什么,这外人已不可知。

只是事情进一步的发展,却是超乎了九鸢的意料,她腹中麟儿日渐虚弱,这是遭受神器命轮反噬所致,若长此以往下去,恐怕不到足月生子,麟儿就将胎死腹中!

九鸢辛辛苦苦图谋,哪能接受这个结果!?

于是乎,她开始尝试各种方法,想要保全腹中麟儿的脆弱生命,苏正初更是为此发了疯,甚至是不惜以邪法为麟儿续命。

而就是在那个时候,天界察觉到了天人九鸢的动向。

事已至此,无法逆转。

胎儿注定将要降生,而那件神器命轮,也将要落到天人九鸢的手中。

所以,天界作出了决断。

不能容忍天人九鸢窥伺律令天道,觊觎凡间神器,以天界之能再度下凡一位天人,通过六道轮回历世,降生在九鸢的腹中麟儿之身上。

这一切的一切,天人九鸢都并不知情!

直到那一日,天有异象,麟儿降世,九鸢十月辛苦怀胎,终于求仁得仁,拥有了生而便有命轮福报通的婴孩。

就在她将亲生儿子抱在手中之后,撒手便丢了出去。

儿子确实是她的血脉不假,但如今却已然是另一位天人转世,这件事发生在她的身上何止是讽刺!

愤怒不已的天人九鸢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然而苏正初不允许她伤害自己的儿子,于是乎,她借用道门羽宗之手,意图将这个婴孩杀了,形魂俱灭,既然她不能得到神器命轮,那么就谁也别想得到!

苏正初修炼邪法的事再无法隐瞒,同时这个孩子,也是邪法续命所造就,这更是于世间所不能容忍。

道门羽宗修士一路追杀,在北邙山河畔,以法器盯住婴孩身魂,又以五雷天心正法将婴孩形魂俱灭,随后他们继续追杀被人所救的苏正初,将之彻底杀死,但同样的……几位羽宗修士也陨落死去。

那时发生了怎样的一场大战,除了当事人之外,以无人知晓。

而罪魁祸首的天人九鸢,后来便彻底消失,不知所踪。

事后,羽宗高人修士前来兴师问罪。

江阴苏家为此付出了几乎是惨痛的代价,甚至是被逐出了江阴之地,这是苏正初的罪过,所以理应由苏家承担,时任苏家之主的苏友道毫无怨言。

再后来,苏友道诞有一女。

这小女孩自出生便身有特异,那是神器命轮的福报通,天人九鸢费尽心机而不得,最终却是轻而易举让苏友道的女儿得了去,这不得不让人感叹,世事造化,命运无常啊!

“听我说了这么多,你们也应该明白,我说的……就是苏洛伊!”

苏洛辰长叹口气,看向自己的表妹。

我愣了愣,也看过去。

黄翠儿眨着大眼睛:“神器?命轮?苏洛伊?你你你……这是踩了什么狗屎运啊!”

苏洛伊有点没反应过来!

“我确实生来就有些天赋本事,可这跟什么神器,什么命轮,有狗屁关系啊?你丫的别再这儿胡扯!”

苏洛伊根本不信苏洛辰这一套鬼话。

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“事到如今,我还有骗你的必要吗?洛伊堂妹!”苏洛辰笑嘻嘻说。

苏洛伊冷哼:“就你嘴里,打一开始就没句实话!……你明明所有事情都知道一清二楚,还骗我们说你毫不知情!你拿什么让我们相信?”

“事急从权,不跟你们说,这不也是怕你们不肯帮我嘛!”

苏洛辰唉声叹气,苦着脸又解释。

这要是没有苏洛伊,他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天人九鸢,要是没有我楚天,他也不可能活得下来,他是知道的比我们多一点,但也就仅此而已,何况现在大家有惊无险不是?

“天界既然察觉了九鸢的动向,为什么当时不出手劝她归天复位?而是另派你这位天人下凡,强占她腹中麟儿的身魂?你们这手段可真是有点……呵呵!”我冷哼着问。

苏洛辰尴尬回答:“当时木已成舟,天界本意是想顺其自然,等她诞下麟儿之后再让她归天复位,可谁能想到……九鸢对自己丈夫和儿子也真够狠的……”

“真是好一招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呀!”我连连冷哼。

    苏洛辰强行辩解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天界也是想弥补天人九鸢的罪过!……她贪求阴门神器,必会导致一方灾祸,更何况是以邪法续命所造就的婴儿,这要是让这孩子长大,他日必将会成长成一方邪魔,到时可就要生灵涂炭了!”

    “若由天人转世掌控,不但能够阻止九鸢,也能够避免未来可以预见的灾祸,一举两得岂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你们这理由借口,还真是清新脱俗啊!”我夸张称赞一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