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四十四章 ^追^^帮^首^发~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以御器之法操控虚境环,打开黄泉界入口。

在这别墅客厅中,凭空出现一个巨大光滑的圆形镜面,这镜面之上白光闪动,渐渐映出其内的黄泉界世界,一股股浓郁阴气散发而出,透过这入口可见另一方世间中黄沙漫天,天空中夕阳似血,一片荒芜死寂。

而在那入口处,有一滩水洼,水洼上雾气氤氲,水质清澈,精光点点,翠绿的几株四叶草张开草瓣,在那茎体吐纳呼吸口上正悬有几滴晶莹黑色水珠,而浓郁阴气正是自这水珠上散溢而出。

“这是……幽冥神器!?”

凝舞目光敏锐,立即就注意到了我指上的虚境环。

我笑着点头,虚境环是幽冥神器黄泉台的投影,只拥有部分神器威能,我小得意地跟凝舞说,这可是我从烛阴大神那儿讨来的!

凝舞脸上神情古怪,她没好气问:“你是不是跑去跟烛阴大神讨价还价了?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我打了个哈哈,要是不讨价还加,我也得不来虚境环。

我御器操控虚境环,将那瑞食琼浆灵草上的幽冥元粹取下,移出黄泉界落于我的掌心中,而后随手关闭黄泉界入口。

掌心之上,共有三滴幽冥元粹。

我用元神之力虚托着悬浮的幽冥元粹,将它们送到凝舞面前。

凝舞深深看我一眼,桃花眼中情绪复杂,她素手轻抬,三滴幽冥元粹飘然落入她的手中,融入进她的妖魂之身中消失不见。

  【最新完整版】  

    ↘免费↙     

    ↘首发↙      

    ↘追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帮↙

凝舞喟叹道:“那我可就收下了……”

“你受伤严重吗?”我关心问她。

凝舞轻轻摇头:“小伤而已,只是我需要这幽冥元粹另有用处,故而才会搜集。”

“那你还会需要很多吧?”

我连忙又解释,这次得到瑞食琼浆灵草,它会源源不断的吸收阴气,吐纳出幽冥元粹,虽然会需要一些时间,但相比较自己搜集炼化已经是方便很多了!

凝舞却道,这三滴幽冥元粹暂时已经足够,以后需要时再说吧!

稍稍沉默之后,我问起铜棺封印的事。

凝舞告诉我,铜棺封印暂时还没有解开,否则她也不会身处在这里了,至于何时解开封印,那还需要一个时机。

“什么时机?”我忙问。

凝舞歪着脑袋,纤纤玉手扶额,她微微有些出神道:“一个绝好的时机!……恰好,趁着这段时间,我能尽可能的稳固妖魂之身。”

我想了想,问出一直以来令我困惑和担心的问题。

“如果铜棺封印解开,九尾魔身出世,你……还是你吗?你……又会变成谁?”

“我一直就是我,只不过,不再是原来的我罢了!”

凝舞眉宇之中忧愁更浓,似是有什么事所烦心,她突然间又看向我,笑出声来:“干嘛?你在担心吗?”

“有……有点!”我承认。

凝舞妩媚的眨了眨美眸,那眼神带有些许挑逗意味,又问:“如果我不再是我了?楚天,你还会愿意帮我吗?还会认我是你楚天之妻,楚家儿媳吗?”

“当然会认了!”

我脱口而出,很认真地又说道:“不论在任何情况下,青丘九尾妖狐凝舞,都是我楚天的妻子!”

“你个呆子……”

凝舞痴痴笑出声来,顿时间百媚横生,只不过那波光闪动的美眸中,却似有一声令人难以察觉的叹息。

“晚饭就在这儿吃吧!”

“你要是闲来无事,可以在仙居山多逗留两天,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“小翠儿,要不要留下陪姐姐?”

凝舞将黄翠儿拥入怀中,很是温柔的在问着小丫头。

黄翠儿不停点头,欢快答应。

这可是她求之不得的事情呢,当然……也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,分离那么久,难得有接近凝舞,与凝舞相伴的机会,我怎么能够错过?

晚饭时,

一个个鬼魂儿似是佣人,端着饭菜摆上餐桌。

它们唯唯诺诺,伺候着凝舞在这里的起居,我好奇问起凝舞,从哪拘来的这些孤魂野鬼,凝舞告诉我,之前这里有一个小小的鬼村,被她给随手间灭掉了,与其让这些鬼魂出去生事,倒不如留在这山中伺候。

我尴尬笑了笑,原来是现抓的劳力,但这些鬼魂们的表现,却像是求之不得能够留下来。

我想了想倒也释然。

这些鬼魂靠着微薄的香火来修行,哪有在凝舞身边修行来的实在,单单是凝舞的这份庇护,就足够让它们感恩戴德了!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 - 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这一晚,我跟凝舞说了很多话,也问了很多问题。

终于我不再像以前一样,对于她所做的事,她的情况都一无所知,但知道越多,担忧也就越多。

我冥冥中有种感觉,凝舞的所证所求,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!

一着不慎,恐怕就是灰飞湮灭的下场!

凝舞也问了我们一些事,黄翠儿这丫头秃噜嘴,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给说了。

尤其是关于苏洛伊……

“楚天,她亲了你?”

“没有!”

“你想不想被她亲?”

“不想!”

“那她为什么叫你过儿?你又喊她姑姑?”

凝舞看着我问,笑容冰冷,有些渗人。

“我知道!有个电视剧《神雕侠侣》,过儿与小龙女是男女主角,他们还练过玉女心经,不穿衣服的那种!”黄翠儿抢答。

我瞪她一眼,你快给我闭嘴吧你!

你从哪儿知道的这电视剧?

连不穿衣服都知道?

黄翠儿撅着嘴说,她特意查的!

凝舞笑容更浓,眸子里却有凶光闪过:“侠侣呀?”

“那个只是玩笑而已,闹着玩的……”我额头上见汗。

“不穿衣服呀?”

“天地良心,我可从没脱过!”

“楚天,就是脱了也没事,奴家相信你嘛!”

“不敢脱,不敢脱……”

我连忙摇头,矢口否认一切。

凝舞倾国倾城的面容上冷若寒霜,而我如坐针毡,凝舞又继续跟黄翠儿说话,问起别的事情来。

我在心中求爷爷告奶奶,保佑我别让黄翠儿再乱说话了!

夫妻相聚,却未有小别胜新婚之感。

留给我的只有煎熬!

    不过嘛,我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宽慰和窃喜的,如果一个人真的与一个人再无干系,又怎么会去在乎那个人的一举一动?恰如眼前,凝舞表面上疏远,但其实……还是念着想着在乎着我的!

    “嘁,一厢情愿!”鬼兵林海吐槽道。

    我嘴角微翘,回他:“老子乐意!”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