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四十八章 前辈喝茶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芜城屈氏,可谓是阴门六派之中的元老家族,经历过断法时代之后,屈氏后辈弟子人才辈出,再加上有鬼兵传法,所以很快就从传承断绝的影响中恢复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代屈氏家主屈永年,正是屈臻的父亲。

    而且我还了解到一件事,煞鬼门屈氏在风水协会中影响力不小,据说是创建风水协会的几个元老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这些元老家族的鼎力支持,宫商羽根本成立不了如今的风水协会!

    所以,得到这些家族的支持,对于清肃者的席位来说至关重要!

    当然不止是我想到了这一点,其他各门各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,这些元老家族的门槛几乎都快已经踩烂了,而且他们之中也都各有心思,要说对于清肃者席位不动心,那根本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下午,我来到云山县风水协会总部。

    我想到了会有很多人,但实在有些没料到,这人也太多了吧?

    人挤人,根本挤不进去,活像是特卖抢购场!

    我刚出大厦电梯口,站在风水协会的门外,看着拥挤人潮不由得神色古怪,这些人都很脸生,从那噪杂的谈话声中,能很轻易分辨出这些人的目的,表面上是为了拜访同道道友,实则是来求见宫会长以及两位副会长的。

    因为若论规矩,此刻加入风水协会,就能在清肃者的人选上掌握一些话语权,最不济,也能用面子上的支持得到所在门派的额外补偿。

    来日如果出了事端,也好找到说上话的清肃者。

    好好一个六派共选,却生生演变成了这种乱象,哪怕是我辈阴门弟子的修行中人,竟也免不了这种受利益驱使的俗气。

    真可谓,世人熙熙皆为利来,世人攘攘皆为利往啊!

    “那你呢?楚师侄,你是否也是这熙熙攘攘中的俗气一人呢?”

    突然有一道声音飘进我耳中。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的环顾周围,似乎除了我之外,别人都没有听到这句话。

    有人在施法传音?

    我立即释放出自己的元神之力,循着那施法痕迹追踪而去,在大厦楼下的几层我以元神看到了几人,而且还都是风水协会的熟面孔。

    “几位前辈,倒是会躲清闲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我早说楚师侄不简单,单单这份修为实力,就比我家那小子可强多了!”

    “前辈过奖了!”

    “老巢都被攻占了,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只能在这里躲清闲!楚师侄,要不要下来吃茶一叙啊?”

    “这里人来人往太过噪杂,不如晚辈做东,请几位前辈去吃吃下午茶吧?”

    “好啊!前面带路吧!”

    听到几位前辈答应,我不由得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再看这些为利而来又为利而往的噪杂人群,我轻轻摇头,这一刻我真由衷希望日后的阴门六派传承不再如此。

    吃茶的地方不用选,就定在天上人间。

    我先与顾峰打电话交代,这一次去的都是前辈高人,不要整那些花里胡哨的一套,为我清出一个安静场所方便谈事就好,顾峰立即答应。

    天上人间,正门。

    我才刚到不久,其后就跟来了三辆车,转眼间下来七八个人。

    我脸上含笑前去迎接。

    来的这些人都是风水协会的高人前辈,屈永年屈臻父子赫然就在其中,令我有些意外的是,赤婆这位灵媒派高人,风水协会副会长竟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旁人我可以不尊敬,但唯独这位赤婆前辈,我却是必须要尊敬的!

    当初共同面对凶兽蛟龙的时候,赤婆前辈可是以身挡在我面前,为我挡住了蛟龙的含愤一击,如果不是她老人家舍身救命,恐怕如今的我早就已经死了!

    “赤婆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楚天,这才许久不见,你的修为境界可又精进不少啊?”

    赤婆露出和蔼笑容,看着我就想看着自家孩子一样,我忙恭敬的又躬了躬身,谦虚道着不过是侥幸罢了。

    二层休闲厅,茶楼。

    顾峰只派来了一位身着淡雅旗袍的女服务员服侍,而后再没有留下一人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你可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!”问话的这人名叫沈文德,走阴派高人,约莫有花甲之岁。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:“是也不是!……晚辈不是为利益而来,但确实是为清肃者席位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干嘛扭扭捏捏的?”冷哼的这人名叫薛文柏,折纸门高人,也同样是花甲之岁。

    薛家与甄家,一直在暗暗较劲!

    这次甄家得到人皮魔将的事,他薛家自然也是知道,如果说谁最希望甄家炼制失败,自然也是这薛家,两家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世仇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我这个有助于甄家的行人派弟子,他也生不出好感来。

    我回答道:“目的不同,所求不同,当然这人与人也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一个不同啊!”屈永年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你跟他们也没啥差别!……年纪轻轻的,却妄图占据杀伐之位,可当心会折了福寿!”薛文柏又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薛师兄怕是有所不知,清肃者这个提议,其实还是楚师侄提出来的,听宫师兄和林师兄说,楚天当时就表态,愿当这清肃者的第一人呢!”赤婆开口笑道。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    我赔笑着说:“总要有人献身,充当这一个吃螃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吃蟹,需要的可不止是胆量!”

    “直白地说吧!……清肃宫,当有六人席位,却并非是六派指任,所以你不用想着借行人派之名占什么先机便宜,明白吗?”

    薛文柏双眼浑浊,但眼神却锐利如鹰钩,盯的人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我保持礼貌笑道:“晚辈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你想怎么说服我们支持你行人派楚天呢?”沈文德含笑问。

    开门见山,直指重点。

    诸位阴门前辈都知道我的来意,也不想在琐事上多费口舌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我也就不多说废话。

    我行人派楚天想成为清肃者的理由有三;

    其一,重立阴门师法戒规之威,杜绝阴门弟子滥用术数,持法自傲;

    其二,重整阴门各家传承,阳世自有阳间法,阴间自有阴间律,严法明律,以儆效尤;

    其三,重塑阴门六派,阴门分六派,六派合阴门,再现宗门盛景,不再被人鄙夷为小乘之流;

    “野心不小,但……凭你楚天又能做到吗?”薛文柏目光带有拷问之意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