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四十九章 借书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薛文柏看着我的目光带有拷问之意,其实我也明白,我所说的三条理由,第一第二条倒还好说,但这第三条压根就是痴心妄想。

即便撇去第三条,想要做成这件事也是难上加难。

成为清肃者会面临两种选择,要么铁面无私,渐渐被阴门六派所排挤,要么同流合污,最终清肃者只沦为可以利用的对象。

我自信不会被同流合污,而且有《行人术数》在手,也不会过分被阴门六派所排挤,这……就是我的优势!

若问能不能做到,我只能说会竭尽全力去做到!

“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?”沈文德微微皱眉看向其他人,想先听一听他人的意见。

屈永年沉吟道:“僧多粥少,确实是很难办啊!……不过,我屈家倒是愿意支持楚师侄,年轻人的想法虽然冒进了些,但不可否认,他们也能为暮气沉沉的阴门六派带来一股朝气。”

“你屈家将要借《行人术数》了吧?也难怪你会这么说!”薛文柏再次冷哼。

屈永年却是大方承认:“不错,我屈家已经和同门师兄弟商谈好,将要向楚师侄借《行人术数》恢复煞鬼门传承,这自然而然要支持楚师侄了!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怕不是有以私谋权之嫌!”薛文柏脸色变得难看。

屈臻插了句嘴:“薛师伯,于公,楚天是我辈年轻弟子的杰出人物,于私,煞鬼门愿意与行人派化解因藤谷辰而起的嫌隙误会,于公于私都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,何来的以私谋权之说?”

“好了好了!”

“事情还没个结果,你们俩家反倒吵了起来,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?”

沈文德再次出面充当和事佬,拦住了还想说话的薛文柏,他看向赤婆又问:“师妹,那么你的态度呢?”

★首★

    ★发★

    ★追★

    ★书★

    ★幚★

“楚天他当得起清肃者席位!”赤婆淡然道。

我心中一喜,立即投过去感谢的目光。

这样的话,斩妖门,煞鬼门,折纸门,走阴派,灵媒派,再加上我自身的行人派,六派均有前辈高人对我予以支持,清肃者席位可以说已然唾手可得!

眼下就只差最后临门一脚——外部压力!

老爸楚三石那边跟我通过气儿,他已经往道门符宗内散布了关于阴门六派的消息。

估摸着时间,这道门符宗的来人应该已经出发了,到时候符宗以势压迫,促成阴门六派的团结,清肃者席位落到实处也就顺理成章。

一切都很顺利!

只是不知道,届时会是哪家传承家族倒霉。

与几位前辈吃过下午茶,我返回南冥村,接下来只需等待阴门法会的开始。

刚回到家中,却没料到有不速之客正在等我。

段不凡和李宗国告诉我,是灵媒派前辈高人来找,似乎来者不善,他们提醒我小心应付着点。

灵媒派高人?

走进堂屋,却发现等着的正是江阴苏家来人。

苏友道端坐在椅子上用茶,苏洛伊脸色难看地正在盯着我,随行的还有一个女孩——尹素梅。

这位黑袍姬竟然也来了,多少有些出乎我的意料。

尹素梅的性子很是多变,像是有着精神分裂一样,一会儿扭扭捏捏的很拘谨,一会儿又大咧咧的与我说话,甚至她还经常自言自语。

我知道,她们姐妹共用一副身体,偶尔时候会切换身体主宰。

寒暄之后,苏友道与我说明了来意。

阴门法会已经几十年未有,江阴苏家既然得到消息,哪有不赶来的道理?

苏友道还向我道过谢,这次苏家之事他已经听女儿洛伊说了,那段苏家往事令人唏嘘感慨,不过如今都已过去,苏友道已不想再追究,只是他想见一见那位苏家子侄——苏洛辰。

见就见吧!

苏洛辰这位天人转世的鬼兵,与普通阴魂不同,不惧阳光阳气。

我是不知道这对苏家叔侄谈论了些什么,因为我被苏洛伊从屋子里给拉了出去。

“洛伊洛伊,这拉拉扯扯的不好……”

≤全-网≥

    ≤更-新≥

    ≤最-快≥

    ≤追≥

    ≤书≥

    ≤帮≥

“你还我初吻!”

苏洛伊瞪着漂亮的眼睛,一副真快要哭了的样子。

我是见不得女孩子哭,一哭我就没招儿了,不过你这说的哪里话,又不是我夺走的你初吻,你问我讨什么初吻?要找也去找小若啊!而且这初吻还是你主动自愿给的……

“姑奶奶不管!”

“反正这事儿你得负责,你看着办吧,你楚天就给我看着办吧!”

苏洛伊冲我大叫。

“我负个屁的责啊!说的我好像把你怎么滴了一样!”我看着她耍无赖的样子,不免觉得好笑:“别闹,成不?咱们能不能别闹?”

苏洛伊眼泪巴巴又问:“楚天,你是真不打算要了我吗?”

靠!

戏精上身啊!

咱们是兄弟,兄弟啊!

能不能不要说这种伤感情的话?

我心里真有点怵,忍不住又有种想溜的感觉,这苏洛伊莫不是演着演着,想假戏真做吧!?

“我不管,我要赔偿,精神损失费!”

“要好处啊?早说啊!这把我给吓的……”我擦了擦汗。

苏洛伊突然破涕为笑:“幽冥元粹,拿来吧!”

“没有!”我回答。

苏洛伊顿时发飙了:“没有?再说一句你没有?姑奶奶看的分明,你一次性可是拿出去了三滴幽冥元粹呢!”

“你……又偷窥我?”我横她一眼。

苏洛伊撇着嘴:“这是姑奶奶的兴趣和爱好,要是不看着你,你走丢了怎么办?对不对?”

我丢你二大爷啊!

我一个大活人还能走丢了?

况且,丢不丢的,跟你啥关系?

“少扯没用的,赶紧拿幽冥元粹来,姑奶奶要两滴!”苏洛伊又道。

“两滴?”

我瞪大眼睛看着她:“你才是跟我少扯没用的,半滴也没有啊,我都已经给出去了!”

    “哼哼,吃干抹净不认账是吧?信不信我告诉我爸,就说你欺负我!?”苏洛伊咬着牙恶狠狠说。

    威胁我?

    当我怕你啊?有本事你说去呗!

    谁怂谁是王八蛋!

    我嘁了一声,对此满不在乎,我就不信你这丫头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!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