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五十二章 宫林的心思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回想前几天大家都在为争这席位忙的跑前跑后,就连我都没能免俗。

而现在,虚位以待,就在眼前,但却没有人再敢上前半步……

这种局面,莫名讽刺!

我看向宫商羽和林英,却发现宫商羽在笑,而林英忧愁更浓,连连叹气,显然这两位从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,但他们却什么都没说。

他们是故意的!

其实道理很浅显,就像是我之前与甄昆的谈话,六派共举弊端很多,而清肃者之席位,掌管阴门杀伐,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染指的?

看来我这几天的那一连串安排,都是枉费心机了!

用不着什么合纵连横,更用不着利用什么道门五宗出手,单单是祖师之灵这一关,在场的所有人中能通过的恐怕都屈指可数,而但凡能通过祖师之灵考验的,也相当于祖师之灵钦定,谁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和资格。

「^追^」

    「^書^」

    「^帮^」

    「^首~」

    「^发~」

被弹飞两人死了三人之后,法会会场本还激昂骚乱的场面瞬间冷却,堕入了冰窖。

那些没抢到位置的人,灰溜溜又全都退下台来。

这个时候谁在去争坐那位置,那简直跟找死没区别,大家都不傻,可不想因为这种事儿死在这种地方,那可是会身败名裂的!

“清肃杀伐之位,阴门传承弟子需有敬畏之心!”

“那些宵小之辈就别再上台来了!”

宫商羽和林英冲着法会会场之下朗声喝道,而被弹飞下场的那两人,狼狈不堪的爬起身,他们脸上尴尬难堪,一声不吭地急忙退场离开,他们甚至都没脸继续待在会场中。

场面安静下来,但清肃者仍当立。

宫商羽和林英互看一眼,最后看向那六把太师椅,这斩妖门的清肃者之位,必属他们两人之一,这是在场阴门弟子的共识。

只不过,令人没想到这两位斩妖门前辈都没打算占据那唯一席位。

“林师弟,要不多给小辈一些尝试机会?”

“好啊,宫师兄!”

宫商羽笑容更浓,他摆手唤上台来一位宫家子弟,让人惊讶的是这位小辈还真是小辈,看起来才十六七岁,似乎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!

这小孩名字叫宫乾,是宫商羽的长孙。

林英也摆手唤上台来一位林家子弟,同样是林英的长孙,名叫叫林正信,年近三十岁。

由他们去争属于斩妖门的清肃者席位。

宫乾和林正信见礼,相互谦让之后,由十六七岁的宫乾先去尝试。

“这林正信,可有点心虚啊!”苏洛辰突然又说。

我奇怪反问: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“他说的好听,怕自己成了清肃者之后,宫乾就没了尝试的机会,但其实呢?他压根就是对自己没有信心,如果宫乾失败下台,那他就算也失败了面子上也还过得去!可如果宫乾成功了,那更是好事,他就不用再坐那张扎有钉子的椅子了!”苏洛辰笑道。

这番话我可不认同!

苏洛辰这摆明有点以恶意度人了,林正信是谦让了点,但你因此揣测他其实是不敢坐那张椅子,质疑他的为人,这顿多少就有点过了。

“走着瞧呗?”苏洛辰不置可否。

会场台上,宫乾紧张的坐上那张太师椅,但结果令人意外的是……什么都没有发生!

他难道成功了?

所有人都忍不住有些惊讶,就连我也很惊讶!

宫乾明显不可能有高深的术数修为,更不可能会有太强的实力,尤其是以斩妖门来说,修行越久,精气浑厚,实力才自然越强,但这宫乾才不过是十六七岁而已啊!

林正信羡慕不已,同时也暗暗松一口气。

而林英皱起眉,但也没多说什么。

宫商羽站在台上宣布结果,斩妖门清肃者,自即日起由宫乾担任。

所有人一片哗然,各派传承家族又重新燃起了希望,连十六七岁的宫乾都能够成功,显然祖师之灵择人对于境界修为没有那么高要求,这也就等于给了许多人机会!

接连又有许多人上台,这一次没有人再被活活烧死,不过仍旧有不少人被弹飞下台摔了个狗啃泥。

渐渐地,又有清肃者出现。

继斩妖门之后,第二个清肃者是灵媒派,赤婆副会长,第三个清肃者是煞鬼门芜城屈永年,而第四个清肃者却久久没有出现。

其中走阴派作为如今阴门第一大派,却始终都没有清肃者出现。

各大传承家族焦急不已,走阴派沈家沈文德想要投机取巧,特意又派了一个少年小孩上台,其他人见此也纷纷有样学样,然而这些孩子的下场无一例外全部都被弹飞了出去,直到有一个少年孩子再次被祖师之灵活活烧死在太师椅上,走阴派的各家这才急忙唤回来自家小辈。

年纪轻轻的少年,却被祖师之灵判定当诛,这无疑像是一个巴掌打在了走阴派的脸上!

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有人起哄道:“走阴派的诸位,怎么不见高人前辈上台,净派一些小孩子?”

“是啊是啊!这走阴派不至于心虚到这种程度吧?”又有人道。

“偌大一个走阴派,自诩当今阴门第一派,却竟然连祖师之灵的考验都过不去?这岂不成了笑话?”

“赶紧上台啊!走阴派的还有没有人要上台了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

……

刺耳的嘲笑声此起彼伏,令走阴派的各家家族脸色难看的像猪肝!

不是他们不想上,而是不能上!

被轰下台倒是小事,但要是被祖师之灵焚死于台上,这可是会让自己和家族身败名裂的啊!

又过一会,折纸门薛文柏起身,他整整衣衫踏上台去。

薛家和甄家的恩怨,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,见薛家有人上台去,甄家也紧跟着上去了一位老人。

可结果……

不论是薛家还是甄家,全部都被太师椅弹飞了出去。场面一度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薛文柏彻底放弃对于清肃者的幻想,而折纸门甄家的人,也是灰溜溜跑回自己的家族中,关于折纸门的清肃者席位,如果是由甄昆上台,说不定还真就能成了。

    又过一会儿,渐渐没人再上台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令人多少有点没有料到,走阴派、行人派、折纸门竟然都没有清肃者出现……

    “楚师侄?你为什么不上台一试?”

    “之前可还听你说,愿当这清肃者第一人呢!”

    宫商羽突然看向我,笑眯眯问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