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五十五章 追杀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苏洛辰这么一提醒,我也不禁有点心惊。

但事已至此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“你这小辈道友颇有意思,我很欣赏。”丹宗高人笑道。

“客气,同道有如此法会,道门五宗理当见礼见证。”羽宗高人道。

“阴门六派,清肃者确立下了吗?”符宗明泽冷着脸问道。

宫商羽和林英脸色郑重,他们回应问:“阴门法会能有道门五宗道友赶来见礼,实在是蓬荜生辉,不知三位同道造访还有别的事吗?”

“有!”

符宗明泽冷声又问:“若有阴门弟子叛逆师法,当该如何?”

宫商羽和林英皱起眉,我们也皱起眉。

对方这么一问,显然是来者不善,到这一刻谁都能看出来。

“当逐出师门,诛灭邪法弟子!”宫商羽又问:“道友此话何意?”

明泽冷哼:“那好!……中华传统文化风水研究协会,副会长庄清非,勾结地方官员,残害致人死伤达十余人,并且其弟子藤谷辰,炼鬼养灵,成了一方邪魔祸害,如今就潜伏在南冥村附近,阴门六派当该如何?”

“什么!?”

宫商羽和林英震惊不已,我也是瞪大了眼睛,整个阴门六派一片哗然。

符宗明泽所说,庄清非的罪名倒是其次,可藤谷辰现在竟然就潜伏在南冥村附近?

如果藤谷辰在这里,那么玛纳大巫也肯定在这里!

可这怎么可能!?

“你胡说!”

“我什么时候残害过别人?什么时候勾结过地方官员?那藤谷辰也压根不是我庄清非的弟子传人!”

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少在这儿妖言惑众!”

“欺压我阴门六派无人不成!?

庄清非恼羞成怒的大声反驳,对于明泽所说的事,他全然否认,甚至还扯出阴门六派的大旗,却质疑对方的来历。

我摇头叹息,这蠢货!

果然——

符宗高人明泽说动手就动手了!

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一柄红绳编缀的铜钱剑,映亮金光,如游蛇般似有灵性,几乎眨眼间划过空中,直向庄清非袭击而去。

庄清非瞪大眼睛,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
宫商羽和林英也是没想到,对方竟然说动手就动手,丝毫不讲任何的道理。

金光一闪,枭首而回。

无头人身喷出数米高的鲜血,轰然倒地,这血液甚至淋在了附近阴门弟子的身上——庄清非,死了!

“住手!”

宫商羽和林英暴喝出声,但为时已晚。

眼见庄清非被杀,两位斩妖门前辈怒不可遏,当即便施展出术数准备迎敌,不但如此,许多阴门高人也纷纷起身,准备以术数攻击这几位道门五宗来人。

“怎么?”

“阴门六派想与我道门五宗为敌不成?”

“尔等纵容阴门弟子行凶为祸,师法不严,视戒规于无物,此刻还要替这叛逆师法的阴门弟子报仇吗?”

符宗明泽嗤笑,面对这一触即发的情况,根本不为所动。

宫商羽和林英压抑着怒火,一时间没敢轻举妄动,所有阴门弟子都心中骇然,惴惴不安,因为对方修为境界实在太强了,明明只有三人,却对整个阴门六派数千人形成压迫感!

“你们……你们凭什么杀人!?”

“凭什么?这庄清非所犯罪名,本道人不是已经告诉你们了吗?”

听到宫商羽愤怒质问,符宗明泽却只是淡淡回应。

那随行的羽宗高人和丹宗高人,对此微微皱眉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。

林英也沉声喝问:“可你们口说无凭,那证据呢?”

“证据?庄清非魂魄在此,你们阴门六派不会自己去审问吗?本道爷剑下,从不斩无辜之魂!”符宗明泽又道。

宫商羽和林英哑口无言,只能怒目瞪着他们。

对方有恃无恐,明显是有备而来,为的就是给阴门六派一个下马威,偏偏阴门六派受辱却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。

“诸位阴门同道,吾辈修法,当如履薄冰,一着不慎可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!”

“今日我三人造访,是为阴门同道见礼,也是为阴门同道好心提醒,如果不是我师兄弟查到此歹人为祸,又怎会贸然出手杀人?”

那位羽宗高人云淡风轻地朗声说道。

“这么说,我阴门弟子还应该谢谢你们咯?”宫商羽捏着拳头冷哼。

符宗明泽却道:“谢且不必,等我们办完事再谢不迟!”

“你们还有什么事?”林英沉声问。

那明泽开口又说道:“走阴派沈文德,走阴派于茂材,煞鬼门华天和……”

每叫出一个名字,都相当于一柄重锤,锤在阴门六派脆弱的心脏上!

这明泽先后又叫出十几个名字,除了行人派人丁稀少,不在名列上之外,其它阴门五派均有弟子在列,其中甚至还有宫商羽和林英的远亲名字!

“道门五宗非嗜杀之辈,也无意插手阴门事宜。”

“这些人这些名字,我可都已经告诉了你们,剩下的就看你们阴门六派要怎么做!”

“不过我提醒你们一句,如果阴门传承不用重法严惩,我道门五宗倒也不介意再次出手,到时就可别怪我不留情面!”

符宗明泽留下这么一番话,与另外两人飘然飞天离开。

一来一去,杀人而走。

偏偏整个阴门六派只能吃个哑巴亏,只能强忍着愤怒怒火,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。

屈辱,压抑在每个人心头。

宫商羽和林英扫视过法会会场所有阴门弟子,窝火却又无可奈何。

“刚刚被点出名号的,全都站出来!”

宫商羽暴喝一声。

而那些被点到名字的,一个个怯生生站了出来,尤其是宫商羽和林英的远亲,哭嚎着说冤枉,还妄想用亲情关系来求网开一面。

宫商羽羞恼不已,抬手间施展术数便就杀了那人!

当场又杀了三四人之后,余下被点名的人站在众人面前,他们活像是被剥光了衣服一样,他们也彻底被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有人来报:“宫会长,林村长,刚刚离场的那几个人逃了!”

    “清肃者!追上去,诛杀逆徒!”宫商羽阴沉着脸,当即暴喝一声。

    灵媒派赤婆和煞鬼门屈永年领命,各自带着阴门弟子,向着离村逃走的那几人追去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不过是小鱼小虾,真正的大鱼是藤谷辰和玛纳大巫!

    既然就在南冥村,那绝对不能放过他们!

    “宫前辈,林前辈,清肃者楚天请命去追杀藤谷辰!”我拱手施礼道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