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五十八章 冥木螭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任凭你这大巫师邪法通天,可面对这宛如天刑雷劫般的法术,怕是也不会好受吧?

我倒是要看看,你究竟能有几条命,又怎么在这天威雷霆之下活下来!

轰隆之音响彻不停,那一缕缕逸散的雷威,将虚灵结界轰击的遍布密密麻麻蛛网般的裂纹,濒临破碎。

说实话,我自己心中也是震惊不已。

万万没想到,天人九鸢这一手法术之威,竟然这般的厉害!

那天如果不是侥幸借罗庚盘收纳雷霆,我和苏洛伊恐怕早死的连渣儿都不剩了,现在想想都觉得心头直颤,后怕啊!

万钧雷霆之威渐止,显露出空中玛纳大巫的身影。

此刻,他浑身焦黑不已,一展黑旗大幡裹在他的身体上形成保护,可如今同样破破烂烂,整个旗面出现一个个破洞,成了一块儿破布。

“爽吗?”

“玛纳?”

“要不要再来一次?”

我轻蔑嘲讽,面带笑容的看着他。

虽说他竟然没被雷给劈死,这一点多少令我有点意外,但是看他这样子即便不死,也丢了半条命!

“你……”

“咔嚓!”

玛纳大巫手中刚一用力,旗杆寸寸断裂散落,这件邪器彻底毁在雷霆之下。

他脸色先白后红,张嘴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随后又变得惨白无比,整个人自空中跌落下来。

垂死身体砸落地面,动弹不得。

玛纳大巫拼命抬起头,一双眼中好似燃起着火焰,他怨毒的盯着我虚弱问:“你……这怎么可能……你……怎么会施展这种……法,法术?”

“想知道吗?”

“可惜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!”

“玛纳大巫,我有些问题想要从你嘴里知道答案……嘘,不要说话!”

   【最新完整版】  

    ↘免费↙     

    ↘首发↙      

    ↘追↙

    ↘书↙

    ↘帮↙

我见玛纳大巫想愤怒喝骂,便嘘声拦住他。

我知道他想说什么,那种话我听了一遍又一遍,耳朵都听出了茧子!

“就算是你不回答我,不告诉我,我也有的是办法得到答案!……我说过,我会将你打入幽冥炼狱,永受刑狱折磨痛苦,你会在那里将一切都给招了的!”

“楚天……我……可真是小瞧了你!……技不如人,你杀……杀了我便罢!”

玛纳大巫突然咧起嘴角,露出仿若自嘲的笑容。

“还不肯死心?”

“还要负隅顽抗?”

“我又岂会上你的当,轻易走近你!?”

“小若,剑来!”

我沉声一喝,胸前有鬼兵阴气出现,渐渐凝聚黑色水晶长剑,我抬手抓住剑柄,以己身精气施展术数加持剑身,随后向着玛纳大巫投掷刺去。

长剑凌厉划破空气,精准刺穿满脸愕然的玛纳大巫头颅。

“你……”

玛纳大巫很快气绝身亡,剑身上的湮灭之力逸散,将他的身体腐蚀成灰烬散灭。

人死,但魂在!

以玛纳大巫的修行境界,早已凝聚元神,身体虽亡,可还不算是彻底杀了他。

毕竟百足之虫,死而不僵。

我撤去罗庚阵盘的施术运转,手中掐诀,化转己身为灵枢,默运虚灵土,催动地气涌动凝成缚魂锁链,向着玛纳大巫激射而去,将他想要逃遁的元神困缚!

虚灵结界消散,我慢慢站起身来。

“啊……”

疯狂的咆哮吼声传来,玛纳的元神在拼命挣扎。

我维持术数的压力骤增,但仅凭他这受到重创的元神,可没办法挣脱地气锁链。

“玛纳,死心吧!”

“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任何机会的!”

“许由!”

我猛然跺脚,以阴间敕令唤出来那位幽冥使者。

许由从地面钻出来,他看着面前这一幕,不由得有点犯愣,再看着我更是惊讶的直眨眼睛。

“楚……”

“废话少说!”

没等许由开口,我就打断了他。

简单说明了情况之后,许由也面露凝重,这位玛纳大巫可不是普通的小虾小鱼,这样一位人形邪魔,破解胎中之谜轮转历世,在阴间幽冥来说,也是一方除之必尽的大祸!

许由当即施展阴间敕令法语令言,将玛纳大巫的元神强行拘入炼狱之中。

“楚天,厉害!”

“奉承的话就算了!”

我摆摆手,大口喘息着气,脸色发白,额头见汗。

与玛纳大巫的交手,前后不过才只有几分钟而已,但对于我来说,却好像进行了一场超距离的马拉松比赛一样。

“不不不,我是真心的!”

「^追^」

    「^書^」

    「^帮^」

    「^首~」

    「^发~」

许由认真看着我,叹道:“此等大祸你都能诛身拿魂,这实在是太了不得了!厉害!”

“呵呵呵……”

“许由,你可先别走,那边还有个需要你拘的魂!”

我强行压下体内涌动的气血,拿起地上的罗庚盘,向着远处仍在斗法的地方走过去。

“还有个?是谁?”

“砀山钟派煞鬼门传人,藤谷辰。”

“哦……不认识!”

“马上你就认识了。”

我走在前,许由飘行着在我身旁,而另一边的斗法现场正渐行渐远,那藤谷辰显得见到玛纳大巫被杀,准备再次仓皇逃遁了!

“吼!”

兽灵吼声传来,这是甄昆的折纸门术数。

与此同时,紧促的渡魂铃音带有着杀伐凌厉之气,向着四周传荡。

以苏洛伊和甄昆联手,二对一,竟然没能留住藤谷辰,可见藤谷辰的实力果真不俗,难怪能在玛纳大巫追杀下而不死!

我们快步追过去,几分钟后,我终于看到了他们。

甄昆手持纸刀,赤膊上身,气势威猛如虎,在他的胸前一张猛虎下山图映亮着鲜艳红光,那是他以心神灵胎孕养的兽灵。

而此刻,这兽灵竟宛如活物,在甄昆胸膛上不停作出着动作。

苏洛伊施展着灵媒派术数协助,以袭魂铃音攻击。

他们陷入了僵局,但仍在死咬着藤谷辰,不让他从容逃遁离开,可面对藤谷辰驱动的一只凶兽,两人就算有心杀敌却也无可奈何,只能够勉强自保缠住他而已。

“好大一条肉虫!”

“眼睛好多,爪子好多,那嘴真大,獠牙真长!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“怪物吗?”

    “哥斯拉?”

    许由大叫着问我,满脸震惊和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那只凶兽,是冥木螭!

    我皱眉看许由一眼,你好歹也是幽冥使者,我祖爷爷的侍令官,竟然连上古凶兽都没见过吗?

    许由面露尴尬,说他真的闻所未闻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