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六十章 有人出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木生火,焚之灰烬化土。

以三师敕令符施展出的“火”行术数,乃是极阳之火,应对凶兽冥木螭所属的阴木属性,借木行火,其威力更甚!

“嗷……”

冥木螭疯狂扑腾着兽身哀嚎,受镇封之力,它无从脱身,只能在烈火中苦苦煎熬。

受困于木生火的五行属性,对于这极阳之火,冥木螭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,它的凶兽之身在寸寸瓦解,硕长肥大的肉虫身体逐渐焦黑变成灰烬,一对对短足消融,一双双狭长眼睛变瞎溢血。

火势越来越浓重,冥木螭的哀嚎也越来越凄厉。

它将死了!

我脸色苍白喘着气,身体虚弱不堪,这一连番斗法我余力已尽,接下来就只能看苏洛伊和甄昆的了。

“楚天!”

“小心……”

正在我这样想时,突然听到苏洛伊的叫声。

我心中一紧,这才发现远处藤谷辰的身影竟反向我冲了过来,他眼神阴毒狠辣,抬手摸出一把手枪瞄准,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脑袋!

扳机扣动,“砰!!”

火舌喷吐出一颗弹丸,这极近的距离根本令我无从躲闪。

那瞬间我呆了呆!

未曾想这藤谷辰最后压箱底的手段,竟是这种现代化的热兵器,一把小小手枪却有着十分强大的杀伤力,甚至要比阴门术数还要凌厉干脆。

弹丸击中血肉,顿时鲜红血花绽放。

我被撞倒在了地上,而那颗要命的子弹却打在了扑过来的苏洛伊身上。

危急时刻,是她奋不顾身挡住了子弹!

我瞪大眼睛,心里忍不住的发颤,那朵瑰美的血花鲜艳无比,盛丽绽放在苏洛伊的身体上。

“苏洛伊!!”

我惊呼着,忙察看她的伤势。

子弹击中了她的右胸之上的位置,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伤口,不停外溢流淌着鲜红血液。

我胸腔起伏,恨意怒火腾然烧起。

我抬头看向藤谷辰,就在藤谷辰开了第一枪之后,甄昆也提纸刀扑了过去,将那手枪削成两截,没有给他再开第二枪的机会,险之又险的救下了我们。

两人正在缠斗,甄昆稳占上风,并且越战越勇。

藤谷辰稍有躲闪不及,就被纸刀划出一道锋利的伤口,他狼狈不堪,竭力闪避,甄昆怒吼连连的大叫着,杀声不止向他不停逼近。

照这种情况下去,藤谷辰被斩于刀下将是迟早的事情!

不能再给他机会;

更不能再让他给逃了;

    →看 最 新←

    →章 节←

    →百 度←

    →搜 索←

    → 追 ←

    → 书 ←

    → 幇 ←

必须杀了他!

“金玉珠,偷袭杀了藤谷辰!”

我以五方鬼兵要术与金狐仓鼠妖沟通,以这只鼠妖的偷袭手段,足以协助甄昆要了他的命!

金玉珠得令之后。立即张嘴喷出浓如墨的黑色阴煞。

阴煞凝结似有灵性的黑色鼠影,鬼魅非常地向着藤谷辰噬咬而去。

本就岌岌可危的藤谷辰,被金玉珠一举偷袭得手。

那恐怖鼠影张开獠牙毕露的尖嘴,一口咬在了藤谷辰的肩膀上,并且转眼间就钻进了他的身体里。

藤谷辰身体一僵,头顶另有一把纸刀迎头劈落。

甄昆双目因愤怒而泛起血丝,他胸膛上的兽灵猛虎嘶吼连连,这一刀若中,必然能将藤谷辰的身体给劈成两段!

可在这时,突起变故。

“哧啦……”

这一刀之威凶猛无比,确实劈中了藤谷辰的身体,也确实将他身体给斩了两段。

然而——

藤谷辰的身体如幻影破散,他就这么消失了!

甄昆愣了愣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“是走阴结界,有人用走阴穴的术数救走了藤谷辰!……甄昆,快追!”

我大叫着出声提醒甄昆。

甄昆回过神,这才察觉到藤谷辰消失的地方还有阴气残留,他辨认过一个方向,提起手中纸刀矫健无比的追击而去。

就在刚刚那一瞬间,暗中有人出手。

或者说,这个人早已经赶到,他一直就躲在暗中等待着出手的机会,而且就连我都没有任何察觉。

我握紧拳头咬牙,愤恨不已。

这藤谷辰的命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硬,两次三番的死里逃生,每次都是差那么一点点。

“楚天……”

苏洛伊虚弱唤着我的名字。

我忙抱紧怀中的她,应着声说我在我在。

“我……好像快死了……”

“怎么会,别说傻话,你命大着呢!”

“不,你不懂的!我能感觉的到,我的生命元气流失,我真的快死了……”

“我送你回南冥村!我肯定想办法救你!”

我不由得慌了神。

我想抱起苏洛伊,想送她回村子,那里有那么多高人在,一定可以想办法救她,可她……却拉住了我。

苏洛伊艰难摇摇头:“别白费力气了!……没想到啊,我最后竟然是因为救你这种家伙而死了。”

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“你为什么那么傻啊?为什么要替我挡那颗子弹?”我眼圈忍不住泛红,抱紧她问:“你这个傻女人,你怎么就不想想你自己啊?

苏洛伊凄美苦笑:“当时……我想的都是你……”

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我紧紧拥着她,眼中有股热流控制不住涌出,愧疚感,无力感,令我心如刀绞。

苏洛伊说:“不要说对不起,你也没有对不起我!……楚天啊,过儿啊,你又欠姑姑更多了,你可要怎么还我啊?”

“下辈子,下辈子我一定还你!洛伊,你千万不要投胎太早,等着我下辈子还你……”我认真说。

“下……辈子吗?”

苏洛伊突然像是生气了,可这衬托的她更显虚弱,“你骗了我的初吻,下辈子又该要怎么还呢?能不能现在还给我?”

“可是……洛伊,我真的拿你当兄弟啊!”我哭出声来。

苏洛伊表情一僵,随后凄然而笑,她那双漂亮的美眸里有泪滑落,她落寞下去,声音越来越虚弱:“那……算了……算了吧……”

我并没有骗她的初吻;

下辈子也没法还;

这是她弥留之际最后的请求,看着她那令人心痛的伤心落寞,我俯身吻了下去。

唇与唇相交,竟像是一吻定情。

这初吻,我先还你!

至于欠下的别的,苏洛伊,你下辈子一定要等着我,我肯定会分文不少还附带利息的全部都还给你。

我绝对会还……

    咦?

    怎么有点不对?

    苏洛伊的香唇怎么越吻越主动起来了?怎么越亲,越是热烈起来了?

    她……怎么还伸出舌头来了?

    我猛地瞪大眼睛,却发现近在咫尺的苏洛伊一脸享受表情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我触电般缩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,打量着她,她丫的俏脸绯红,哪里有半点濒危垂死的样子!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