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六十二章 联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藤谷辰终究还是再次逃了!

听到甄昆的话,我不由得心中暗叹,他的命真够硬,时运也足够好!

先有玛纳大巫追杀,后有我们联手截杀,可如此竟然都杀他不死,再等到下一次抓到他,不知道又将会生出什么样的灾祸麻烦,这可是一个大隐患啊!

“这样都能让他给逃了!?”苏洛伊不可思议问。

甄昆脸色阴沉,无奈点头:“救走藤谷辰的人术数修为不俗,我截不住他们,追着追着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,不知道逃去了哪里。”

“那你可看清是什么人出手救走了他?”苏洛伊又问。

甄昆咬着牙说:“是走阴派肥阳孙家孙文保的关门弟子龙飞,以及……江南折纸门莫奉天的孙子莫奇志!”

“莫奇志?”

我讶异不已,立即又问:“你确定是莫奇志?他不是被杀了吗?还是甄思明和屈臻联手击杀的!他这么可能还活着?”

甄昆很认真地说道:“我非常确定!那人就是莫奇志,那个小娘炮就算化成了灰,我也认得出他来!”

真是莫奇志?

但这怎么可能呢?

甄思明和屈臻两位阴门高人出手,确认无误地将莫奇志给诛杀了,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甄昆摇摇头,他说他回家之后却再向家里人确定下这件事。

这可就麻烦了!

龙飞,肥阳孙家孙文保的得意弟子;

莫奇志,江南莫家莫奉天的衣钵传人;

再加上砀山钟派煞鬼门的唯一传人藤谷辰,这三个家伙搅和在一起,这可是很厉害的一股势力了,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搅动风雨,更何况现如今三人联手?

我紧皱着眉头,事情隐隐变得有些不妙。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“先回南冥村,将这件事告诉宫商羽和林英!……而且苏洛伊的枪伤也需要抓紧医治。”

甄昆点点头,表示同意。

幽冥使者许由见此,撇着嘴回去了地府,他告诉我等审讯玛纳大巫有了结果,会第一时间通知我。

苏洛伊说她走不动路,要人背。

我看向甄昆:“去,背她!”

“楚天,你怎么不背我?”苏洛伊不满叫道。

我呵呵笑了笑,我哪有力气背你?

先杀了玛纳大巫,又焚灭了凶兽冥木螭,我现在也是筋疲力尽,能自己走回南冥村都很勉强了,还背你?

苏洛伊不愿意,非要由我来背不可。

我给她两个选择,要么自己走,要么就甄昆来背,没有第三种可能。

最终,还是甄昆背起了她。

途经玛纳大巫的尸体旁,他的上半身已经被水晶长剑的湮灭之力腐蚀大半,化成了枯木灰烬,我借来小若的水晶长剑,又冲着尸体刺了几剑,彻底毁尸灭迹。

苏洛辰提醒我,说不定这巫蛊大巫师身上还有好东西,他让我搜一搜。

不过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。

我取走了他那件被毁掉的黑幡小旗法器,等下次见到凝舞时,顺便也要告诉她这件事,

回到南冥村之后,苏洛伊立即就被送去了医院治疗。

宫商羽和林英询问过我们发生了什么事,着手安排人搜索南冥村附近,这场阴门法会就此结束,变成了搜山行动,各门各派如网一般撒出去,由阴门各派高人带队联手清剿藤谷辰。

我和甄昆找到屈臻,详细问了莫奇志的事。

屈臻听到莫奇志并没有死,他也是很惊讶,连道着不可能,他说他亲眼见到了莫奇志被烧成焦尸的尸体,他怎么可能会死而复活?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焦尸?

这是怎么回事?

屈臻告诉我,当日他和甄思明查到莫奇志的下落,将他堵在了一个仓库里,被逼到走投无路的莫奇志纵火烧了仓库,而他直到被烧死也没从里面出来。

我又问他,是你们亲眼看着他被烧死的吗?

屈臻摇摇头,那仓库里的火势凶猛,根本就没有办法靠近,但他很确定从始至终都没有人从仓库里逃出去。

没能亲眼看到,这也就给了莫奇志金蝉脱壳的机会。

我暗叹一声,事已至此,再说别的都已经没用,整个阴门的搜山行动恐怕也会无功而返。

除了这件事之外,另一边清肃者屈永年的行动很顺利,自南冥村逃遁而走的几人全部都被抓了回来,接下来就是审判。

我对审判没兴趣,回去师父王四家中休养。

是夜,段不凡和李宗国回来。

他们告诉我,清剿行动并没能抓到藤谷辰他们,从踪迹来看,那三人已然开车远遁逃走。

这在我的意料之中。

“师父,另外还有一件事,阴门六派对于如何处置沈文德他们,出现了不小的分歧。”李宗国说。

我微皱眉头:“什么分歧?”

“大家都在说,不能受道门五宗的胁迫,他们说谁有罪就要惩处谁,我们是阴门六派弟子,而不是他道门五宗的传人,所以许多人都主张力保沈文德他们。”李宗国又说。

这话是怎么说的?

如果查实沈文德他们有违师法戒规,那直接按阴门戒规惩处便是,不输理于人,也让道门五宗无话可说。

力保?

那三宗高人的修为实力,他们又不是没看到,谁能保得住沈文德的命?

况且如果阴门真那么做了,岂不是让道门五宗坐实了阴门包庇纵容的罪名?这种落人口舌的事情,还不让阴门六派丢尽脸面?

我问他们,宫商羽和林英怎么说?

“宫会长和林村长还没有作出决断,只说待查明之后,再决定该如何惩处。”段不凡回答。

我沉吟道:“那就等查实之后再说吧!”

“师父,如果……我是说如果,沈文德他们确实有过,而阴门六派态度暧昧,到时候您想怎么办?”李宗国问我。

“杀!”

我缓缓闭上眼睛,继续默运行人派调息之法,“我既然身为清肃者,掌杀伐之位,当然只论师法戒规,不论人情关系。”

    李宗国欲言又止,但最后还是闭上了嘴。

段不凡满脸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又过两天,我恢复了身体状态,然而却接连有不好的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幽冥使者许由找到我,关于玛纳大巫的审讯,最终一无所得,这位大巫师自身修为高深,很难撬开他的嘴,殿君大人最后决断,将他打入了炼狱最底层。

    折纸门甄家,甄思明施展血祭术数而死,不过人皮魔将终于炼制成功,由甄昆继承驱使。

    而且,阴门六派也出了乱子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