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六十四章 判罚(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但到底该怎么进行阴门判罚,宫商羽和林英犯了难。

    这件几十年前的往事,可大可小,所以才会这么难以处置,但如果不判罚沈文德,那也就无从谈起判罚其他人。

    阴门各派的传承家族态度不同,但其中很大一部分人,都主张放过沈文德。

    理由也很简单——

    第一,这是几十年前的往事,当年沈文德毕竟年轻气盛,情有可原;

    第二,沈家已经重罚过沈文德,这世间从没有说揭出往事,就再判罚一次的道理;

    第三,沈文德任沈家家主几十年,从未再叛逆过师法,违背过戒规,相反他还是一力促成风水协会成立的元老人物,他更是为阴门六派传承度过断法时代,恢复元气出了很大力气;

    单单是念其偌大功劳,就不应该进行判罚!

    许多人愤愤起身,为沈文德进行声援,直言如果重罚沈文德,这于法理不公,这是滥用师法戒规而蓄意杀人!

    而沈文德,跪在祖师画像前紧闭着眼睛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另外那其他八人忍不住面露喜色,如果沈文德不必再罚,那他们自然也能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宫商羽和林英十分有默契地都没有表态说话。

    这场审判,说是最终决断判罚,其实也压根就是清肃者的判罚,这两位面对如此声势浩大的“民意”,果断把皮球踢给了我们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的好像不错啊!……咱们,确实不应该再进行判罚了吧?”宫乾怯生生问。

    “真是难办啊!”赤婆一阵摇头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你说呢?”屈永年问我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这拿主见的事情竟落到了我的头上。

    既然总要有人扮这个坏人,背这个黑锅,那我行人派楚天,自然当仁不让!

    我走到台前,向台下众阴门传承弟子反问:“沈文德前辈罔顾师法戒规,驱使恶灵害人害命,这件事谁都无可辩解,为什么不应再判罚?别说是几十年前的往事,就是几百年前,几千年前的往事,只要是判罚当诛,不论他是谁,这诛身之劫他就别想逃脱!”

    “天道循环,因果轮回,正义或许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!”

    “你们人人皆知,却人人不言?”

    “这是想置阴门师法戒规于何地,置阴门列位祖师在天之灵于何地!?”

    我朗声向他们喝问。

    即便是面对千夫所指,我也义无反顾!

    “你楚天这是公报私仇!”

    “他行人派就是看我走阴派不顺眼,就是想拿走阴派开刀树威,绝不能让他楚天得逞!”

    “你根本就不配当清肃者!”

    “哼哼,他行人派与妖魔鬼怪为伍,现在却在这儿装的大义凛然,若真要论,怎么不论论你楚天迎娶鬼妻的事情?”

    “少拿阴门的大帽子扣人,你要是敢杀沈前辈,我们彻底与南冥村分道扬镳!”

    “对!这样的南冥村,根本不配代表阴门六派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清肃者,也根本不配代行师法戒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场面,很是群情激愤,有的人甚至直接指着我的鼻子叫骂,让我滚下台去。

    我一一扫视过那些人狰狞愤怒的表情,脸色渐渐阴沉。

    他们并非不懂,而是故意无视。

    民粹胁迫阴门六派,这才是阴门六派真正的症结,如果我处理不好这场面,清肃者就再无权威可言。

    可是该怎么办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