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六十五章 凶手是谁(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听到沈文德的问话,我隐隐感觉到他这是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成全!

    成全于我,成全于清肃者,更成全于阴门六派!

    我脸上浮起敬意,敬佩于这位前辈的高风亮节,我躬身抱拳以礼,有些不忍但还是尊敬说道:“若依师法戒规,当诛灭此身,逐出阴门六派。”

    清肃者口中判罚一出,顿时满场哗然。

    逐沈家之家主出阴门六派,这种判罚不可谓不重,不可谓不严苛!

    “忤逆弟子沈文德,叩请祖师之灵,实施清肃者判罚,行阴门师法戒规。”

    沈文德朗声而喝,一头叩在台上,毅然决然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堂皇威严自祖师画像之上涌出,笼罩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上,令人不由得生出惶惶之感。

    画上祖师似是低头俯视了一眼,意味复杂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一道白色炽烈明火飘然而落,降在沈文德身上,汹涌的火焰几乎瞬间就将沈文德吞没,那炙热灼人的温度,远在几米之外的我都能清晰感觉到。

    并排而跪的其他八人恐慌着后退,与沈文德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然而沈文德,却在火焰之中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毅然赴死;

    坦然受之;

    沈文德此举完全是为了成全于我,这一点我能明确地感受到。

    他明白,他无从脱罪。

    与其眼见阴门分裂,他就算能侥幸逃过此劫,也逃不过道门五宗的诛杀,到时不但会令阴门六派脸面尽失,也会令他沈家传承被印上耻辱的骂名。

    所以,他作出了这个对谁都好的决断。

    固然他死了,但却死的令人钦佩不已,台下沈家人声嘶力歇地哭嚎出声。

    白色明火焚尽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但我能明显感受到,这沈文德的魂魄被幽冥地府所接引而走,倒也算是有了一个善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沈文德伏诛,剩下的人就好处理多了。

    那八人面如死灰,都知道自己将难逃这一劫,在听到清肃者判罚之后,他们都没有多说什么,也没有再多辩解什么,有沈文德慷慨赴死,大义在前,这个时候如果还想狡辩不认罪,无异于将自己打入死有余辜的境地!

    谁也都不傻,虽然都不想死,但也更不想落得一个比死还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台下诸位阴门弟子纷纷沉默。

    没有人再敢出声质疑清肃者代行师法戒规之权,掌杀伐之威,而这一切都得益于沈文德前辈的成全!

    我郑重而肃穆,向着他们再次拱手躬身以礼致谢。

    拜谢过后,我转过身来,面对着台下所有阴门弟子,我脸色渐渐冰冷,沉声喝道:“自即日起,六派清肃者监察阴门六派,望诸位同道,诸家传承,当恪守师法戒规,莫在行叛逆师法的事,否则清肃者这把神剑定当迎头斩落,代师行法!”

    朗朗之声,响彻寂静的法会会场,传在每个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再没有异议出现,再没有质疑出声,即便是有人心有不满,此刻也只能忍着憋着让着听着,师法戒规之威,不容质疑!

    “谨记阴门清肃者教诲!”

    苏友道、甄昆、屈臻、岳渊先后发声,并且向着台上遥遥拱手而拜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