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六十九章 学(一)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主动提出悔婚之后,苏家与赤家生出嫌隙仇怨,甚至是彼此两家断了来往。

    苏正初迎娶了天人九鸢,并很快孕有麟儿,一时间风光无两。

    而黯然神伤的赤凤,把自己闷在家中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好景不长,关于苏正初的流言蜚语传来,大家都说妖女九鸢肚子里怀的是邪魔妖孽,还没出世就已经搅的苏家风雨飘摇。

    后来果不其然,苏家被高人追杀上门,苏正初怀抱婴儿逃遁,天人九鸢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人人都说,这是活该!

    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,何其讽刺?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赤凤终于走出了自己房间,离开了家中,她与苏正初相约在某地见了一面,当时再见他,却让赤凤有种恍然隔世之感。

    这又哪里是曾经年轻气盛、意气风发的青年苏正初?

    他已经不再是他了!

    苏正初找到赤凤是来求助的,他说他可以死,但是孩子无辜,他希望赤凤能够帮他一帮,躲开道门羽宗的追杀。

    赤凤问他:“为什么你不把孩子抱来?就算是托付给我,我也可以帮你养!”

    “不,不行的!”

    苏正初摇头婉拒,他说他不想害了她,只要能帮他躲开道门追杀就好。

    赤凤问他以后将要作何打算?

    苏正初双目沧桑无神,整个人的精气神像是被抽走了脊梁骨,木讷颓废。

    赤凤没有再多问,只道是会尽她所能的帮他,苏正初道了声谢,转身离开,那个背影赤凤直到如今都还记忆犹新,那是如此的落寞寂寥和绝望。

    后来,赤凤寻了很多人帮忙。

    但无一例外的,只要是听闻关于苏正初的事,不论是谁都表示爱莫能助,哪怕是他的弟弟苏友道,都在劝着赤凤不要再插手这件事,当心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赤凤很不能理解,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全都袖手旁观?

    苏友道告诉她,这是苏正初的自作孽,他需要为此背负罪孽,也需要为此付出代价,旁人根本就帮他不得!

    然而,赤凤却不能不管不顾。

    她答应了他会帮忙,于私于情那她都绝对是会出手帮忙。

    只不过,赤凤却是没有料到,那道门羽宗的来人修为实力竟这般强,那根本就不是赤凤所能力敌,甚至是她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!

    终于,在北邙村外。

    声声雷鸣耀亮夜空,将那襁褓中的婴儿劈落,一柄木剑更是直透婴儿之身。

    赤凤赶到之后,拼命救下了苏正初逃走。

    三位道门羽宗高人紧追不舍,期间如果不是另有人暗中出手相助,恐怕赤凤和苏正初早都已经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阴门六派各家家族虽然没有答应帮忙,但终究是没有真的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是宫商羽、屈永年、岳渊等人,他们冲的不是苏正初的面子,而是灵媒派赤凤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那三位羽宗修士,是死于阴门六派之手!?”我难以置信地问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