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八十九章www.zhuishubang.com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望着在那别墅上方,虚空中的朦胧人影,我已经确定,绝对不会错!

    鬼界鬼王,穿界入世了!

    他是为幽冥神器点将台而来,更是为凝舞而来,而且很显然,他似乎有着追踪凝舞踪迹的办法,否则压根不会出现在仙居山。

    “那那那,那是谁啊?”

    小若、林海他们围绕在我周围,看着天空之上的人影目瞪口呆,心悸骇然。

    我清晰感觉到,自他们心底升起一种无法抗拒的恐惧,仅仅是面对这么一位鬼王,就足够令他们心惊胆颤,更别说是跟这位鬼王相斗了!

    我以阴间敕令之语,召来幽冥使者侍令官许由。

    这独臂的许由刚一出现,险些魂儿都没有吓散,他躲在我身后,望着天上神情惊疑不定,恐惧不已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你还有脸怕?

    幽冥地府九殿殿君之一,不是在弱水河边界镇守,阻止鬼王穿界入世吗?

    那这鬼王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许由把自己完全藏在我身后,颤声说:“这我哪知道啊!……楚天楚天,你给我挡着点儿,别让他注意到我,我回地府去搬救兵,你你……你在这儿撑住等我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快去!?”

    “把你家殿君大人,阴兵阴将什么的全都给请来,把这鬼王赶回鬼界去!”

    我没回头地冲他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等我好消息!”

    许由连连点头应声,他偷瞄的又看一眼虚空上的鬼王身影,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这鬼王的皇者威严实在太过骇人了!

    谁能想到,他竟就这么突然的穿界入世降临在了人间!

    许由旋身钻入地下,归去了幽冥地府,而就在他刚走之时,我突然感觉到,那远处空中的鬼王身影向我看了过来,审视目光带着饶有兴趣的打量之意,如同帝王在俯视蝼蚁,甚至都不屑流露出轻蔑。

    真是狂妄啊!

    不知道世间法只有出神入化吗?

    哪怕你在鬼界凶威再怎么强横,可在这阳世间,也不可能让你为所欲为!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土术数,化转己身为灵枢,以元神之力控制,扰动地方地气为我所用,这是我行人派借地气运转的神行之法,我还是第一次试着操控运用这种术数,之前我曾多次见识过欧少卿师伯运转。

    我虽然做不到他那么从容自若,运转地气之间,隐有缩地成寸的神奇,但快速纵掠过这片山峦,与宫商羽他们会和还是能够办到的!

    说起来,这神行之法与走阴派的走阴穴之法很是相似。

    只不过两者相比较,各有长短。

    走阴穴,擅于在一定的范围内腾挪移动,形如鬼魅。

    神行法,则着重于对地气的运转,行走在群山峻岭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我抬起步伐向前行走,与其说走,倒不如说地气在助推着我移动,我身轻似燕,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纵掠,很快就来到了那山中别墅。

    以身体精气施术,手中御器,我口中轻喝,提起红纹木剑法器遥相一指。

    受到控制的地气顿时化成一道道缚魂锁链,随着铿锵声起,这些锁链将宫商羽等人四周的鬼灵全部拘束!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凄厉的阴啸声不止。

    宫商羽等人借此机会,各自施展拿手术数手段,瞬间便将周遭鬼灵为之肃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夜空中一声冷哼骤降,惶惶威压更甚,如云般的阴气化成滚滚浓烟,如流行拖尾一般,向着我们当头砸落。

    太密集了,也太多了!

    每一道浓烟之中竟然就是一只鬼灵,而且其中竟然还不乏有诸多凶灵!

    “不能久战,快走!”

    “楚天,先离开这里再说,我们斗不过他!”

    宫商羽和屈永年情急之下,先后向着所有人大喝。

    他们准备撤,但这鬼王又哪会放我们离开?

    “先诛来敌!”

    我深刻明白这个道理,于是乎取下身上背着的罗庚盘,一马当先冲到众人身前,以五指默运五行虚灵,骤然按落在罗庚盘之上的核心阵基。

    “嗡——”

    轻易波动四散而去,紧接着天地灵气汹涌而来。

    如同帷幕降落,虚灵结界骤然张开,将那一只只袭来的鬼灵全部笼罩其中,我没敢强行张开结界将那鬼王也纳入结界中,受过与玛纳大巫对敌的几次教训,我深刻明白,当面对实力碾压的时候,我非但没法以结界诛灭鬼邪,甚至还可能会被对方破法以致反噬。

    所以眼下,先以强硬手段扫灭那些杂鱼!

    精元血液渐渐将“金”行浸染,罗庚盘上的繁密花纹被精元血液浸润,随后又以先后天运转,向着“火”行蔓延。

    以后天虚灵金,衍变先天真火之精!

    清脆啼鸣声骤起!

    先天太阳真火汹汹燃烧而起,如同一轮新日初生于虚灵结界中,其内神鸟三足金乌的身影隐约,振翅仰首而鸣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新日爆散,金光火焰乍起,所有被笼罩于虚灵结界内的鬼灵,被尽数焚之一空!

    我停止罗庚盘的运转,抬手终止施法。

    虚灵结界散去,头顶又恢复了朗朗乾坤,以及那份诡魅无比的繁星夜空,而那积聚的阴气乌云,则因鬼王的施法而散去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仰首望他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短暂施法,但对于我身体精气以及精元的消耗,都是极为恐怖的。

    我身形晃了一晃,勉强稳住站立。

    宫商羽等人见此,急忙将我护在中央,与那鬼界鬼王遥相对峙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你们来了!”

    “阴门,六派,对吗?”

    轻飘淡然的声音漂荡而下,这四周除了普通的鬼魂之外,再无任何的鬼灵,而那些游魂惧于先天真火之精的余威,根本就不敢凑上前半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堂堂鬼王君主,竟然竟还识得阴门六派。”我缓过神之后,向他冷哼。

    虚空之上的鬼王轻蔑笑道:“千年之前,我见过这虚灵结界!……只不过嘛,如今看你拿在手里,竟如同玩具一般,阴门六派竟没落至此吗?”

    被人这样嘲讽,我不由得神情尴尬。

    我当然是还比不过先贤祖师,罗庚盘在我手里,还尚不能发挥完全的威力,甚至可以说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“他是鬼王?”宫商羽震惊低声问。

    我无奈点头,这件事到底是瞒不住了,恐怕关于凝舞的消息,也很快就会传遍阴门六派。

    宫商羽面露骇然,其他人也是惊惧不已。

    鬼界鬼王,穿界入世,这代表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,每一位鬼王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邪神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