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九十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可是鬼王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而且你楚天,又怎么会认识这鬼王?

宫商羽等人异口同声地向我询问,但有些事,我可实在是没办法跟他们明说,尤其是关于凝舞的事内情。

一旦让整个阴门六派得知,那还不掀起惊涛骇浪才怪!

“本皇有一字之名,曰‘葬’!”

鬼王葬皇缓缓自虚空之上落下身形,他身后的旄麾黑旗随步而动,片刻不离其身。

我看得分明,这些黑旗就像是某种法器!

而那些空中降落的鬼灵,应该就是这种法器所造就的,兴许这又是一件幽冥神器。

“刚好,本皇差一个领路人……”

葬皇抬起枯树枝般的狭长手指,点向我又道:“就由你来给本皇带路吧!……其他人自行散去,本皇不与你们为难。”

“你休想!”

“我管你是鬼是魔,是人是皇,在这阳世间,你就没有任意妄为的资格!”

“奉劝你……”

“回你的鬼界中去,否则休怪我阴门六派此刻就要斩妖除魔!”

宫商羽沉声低喝,第一个挡在我身前。

紧接着,屈永年也走出去,其他几位高人也一同昂首站立。

他们不怕死吗?

我不知道……

但面对这么一位鬼王为祸,作为阴门六派弟子,仍有着比死更重要的坚持!

“斩我吗?”

“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鬼王葬皇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,他放肆而张狂的轻蔑笑着,那笑声激荡成音波,几欲震耳欲聋!

“想千年之当初,你阴门六派几位祖师联手欲要斩我都不得成功,而今,就凭你们几人,还想将本皇斩落神坛?”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“有趣,真有趣!”

“把本皇都给笑哭了都!”

鬼王葬皇以狭长手指,在大氅头帽之下轻轻擦动,竟有一滴晶莹眼泪挂在他指间,他随意一弹指,眼泪飘飞而出,坠落成一片黑雨,瞬间便将一片林被树木腐蚀成黑烟飘散。

我眼皮一跳,心中骇然。

而我身前的几位前辈高人,同一时间抖了抖身体,脸上惊惧,只是滴眼泪而已,却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吗?

差距!

鸿沟一般的差距!

虽说世间法只有出神入化,但延伸而出的各种玄妙之术,这些道行越深的魔物越是强悍,更遑论是依然存在千年之久的鬼界鬼王!?

不可力敌!

因为凭我们几人绝不是对手!

这一刻,我只希望幽冥地府的援兵快点来,否则我们恐怕就要死在这儿了!

“阴门六派传承弟子,岂惧死乎?”

宫商羽怒目威睁,浑身正气凌然,隐隐散发而出的罡阳威势,颇具几分气象。

受他感染,其他几位高人也散发出视死如归的豪情。

“敢问……”

我这时候出声发问,故意拖延时间。

阴门六派弟子虽然不怕死,但绝对不能做送死的事,这鬼界鬼王,自也应该由幽冥地府的人来管!

我心中打定注意,一定要设法阻止这鬼王去找凝舞!

凝舞昨天才刚离开,即便她动作够快,现在也应该处于解开铜棺封印的关头,这鬼王要是进大昆仑找到凝舞,绝对会对凝舞造成生死威胁!

眼下我所拥有的,一是可借幽冥地府援兵,二是可利用道门五宗势力。

只不过从他们得到消息,到赶来帮忙,这都是需要时间的,而这段时间里,我必须要尽力拖住这鬼王葬皇。

“敢问葬皇,你穿界入世降临这阳世间,目的是什么?”

“寻一个女人,找一件神器。”

鬼王葬皇的阴森声音带有一丝戏谑,又道:“本皇在你身上,感觉了关于她的那一丝熟悉,你认识她,对吗?所以,由你来带路也最为合适,对吗?”

靠!

我心头狂跳,这鬼王竟然还察觉到了我与凝舞的关系?

“你留下,他们可以离开!……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一次机会,否则当我降下怒火,这片美丽世间都将血流成河!”

“本皇喜欢美,更喜欢破坏美!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请珍惜我给你们的机会,只是带个路而已,本皇可以保证,不与你们这些阳世修行传承为难。”

鬼王葬皇饶有兴趣的目光在打量我,在等着我回答。

我忍不住腹诽,这位鬼王君主,似乎像是有点话痨的毛病,唧唧歪歪的总是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→看 最 新←

    →章 节←

    →百 度←

    →搜 索←

    → 追 ←

    → 书 ←

    → 幇 ←

“不与我们为难?”

“那你引发山崩,以至于死伤无数,这笔罪账又该怎么算?”

我冷着脸沉声又问。

“罪账?笑话!……本皇不过拘摄一些人魂甲兵而已,算得了什么罪账!?小子,你可不要挑战我的底线,于本皇而言,你是活的是死的都可以为我带路,不要逼我杀了你们,好吗?”鬼王葬皇戏谑笑意更浓。

今天你初入阳世间,就引发山崩地震,戕害人命用以拘魂炼鬼,那如果让你行走在世上,到时候又将有多少涂炭之生灵?

跟我们阴门六派谈底线,你这才是真的笑话!

阴门弟子,岂会与邪神为伍?

我冷冷向着这位鬼王回应,杀了那么多人,却还对此嗤之以鼻,你可真不愧是一位邪魔!

“这么说,你是不从咯?”

鬼王葬皇声音骤冷,这仙居山上的温度紧跟着骤降几分,阴风呼啸鼓吹的那些旄麾黑旗猎猎作响,像极了鬼哭狼嚎。

宫商羽等人立即凝神戒备,而我也是手心冒汗。

若是逼不得已,也只能先拼一拼!

“不从!”

“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!杀我们?你以为你就能毫发无损了?”

“等你受到了伤势,我看你还怎么夺回幽冥神器!”

我捏着拳头,朗声回应。

“哈哈哈……倒是有趣!不过,本皇最是讨厌受人威胁,既是如此,那么……先拿你的元神来!”

这番话音刚落,鬼王葬皇的身影倏然飘忽向前。

    几乎瞬间,他便穿梭过这段距离,出现在我们几人面前,那黑服大氅之下,黝黑迷蒙一片,不见有任何面孔,就好似这是一件飘行的衣物!

    彷如枯树枝节的狭长鬼手探出,在我的瞳孔中不停放大。

    我根本反应不及,那瞬间大脑一片空白,这是受鬼王葬皇周身威势压迫元神所致——他,实在太强大了!

    “诛邪斩魔!”

    宫商羽骤然暴喝而出,周身精气狼烟直冲天际,一道耀眼刺目的金光长剑凭空而现,带着浩然的罡阳破魔之力,向着那只鬼爪猛然斩落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