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四百九十三章 禁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由后天五行虚灵运转周天,再度衍变成先天五行真精运转,可这先天真金之精以及先天真水之精,都没能对鬼王葬皇造成实质性伤害,实际上,压根就连那件黑旗神器的突防都没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碾压之势!

    单凭我们几个人,根本敌不过这只鬼王!

    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,可即便有此限制,我们仍然没能够伤他丝毫,这已经不是靠堆人数和配合所能弥补的差距了,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也只有拼了,才能博得一线生机!

    我的身体状态已经达到极限,再运转出下一个先天真精阵法,我将再没有一战之力,只会沦落为待宰的羔羊。

    现在唯有寄希望于那些援兵能够快点赶到……

    幽冥地府也好;

    道门五宗也好;

    你们随便来上一拨人,那我们这些人就能够从必死的境地中逃生。

    可如果你们来晚了,就只能为我们收尸了……

    我拼命操控运转着罗庚盘,口鼻之间隐隐有血迹溢出,精元血液很是艰难地将“木”行浸润,这是我不惜透支和燃烧生机来施展出的术数。

    宫商羽他们见此,脸色凝重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都能意识到,下一个罗庚盘术数,将是一次机会,也是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是生是死,在此一举!

    先天真木之精术数发动,青色藤蔓如一条条蟒蛇鞭影,伸至半空之中似有灵性般扭曲着卷去,袭击向鬼王葬皇。

    那其中携有一种吸收利用增长的力量,可以反借助对方的力量来增强己身术数之威。

    对方越是强大,那么先天真木之精也就越强大!

    青色藤蔓缠绕,磅礴生机自虚灵结界内涌现,化成一层又一层藤蔓枝条,遍布在鬼王葬皇脚下,这些藤蔓不但突破黑旗神器的封锁,甚至渐渐将那鬼王身影掩埋。

    以其身为根,吸收能量反哺术数之威。

    这,便是先天真木之精的奇妙之处!

    “只能做到这个地步吗?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可惜!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圆满运转五行先天真精运转,或许还真有可能伤到本皇,不过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清脆断裂之声接连响起,越来越密集,越来越紧促,以至于最后无数藤蔓之影宛如碎木般纷飞。

    林立四方的旄麾黑旗率先露出,它们迎风招展,猎猎作响,无数风刃倾伐着先天真木之精所化的藤蔓,不过转眼间,这木行术数便就已然被彻底破法。

    我的手掌自罗庚盘上震飞,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受术数反噬,我脸色发白,神气虚浮,眼前发黑冒着金星,就连元神也在不停的震荡,如果不是强行拼命撑着,险些都没有晕过去!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”

    虚灵结界破碎,穿行中止,色界回转,眼前又恢复仙居山内夜景风貌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是那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宫商羽动了,屈永年动了,灵媒派高人也动了,他们全部都以禁忌术数,发动施展出恐怖无比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玄术臻明,脚踏七星,奉请祖师在天之灵助弟子,斩妖诛魔!”

    宫商羽喝罢,身形施展出七星罡斗步,每迈出一步,罡阳威势便强盛一分,他宛如在以身为笔,以地为符,以七星罡斗步为符文之法,那瞬间他周身的狼烟精气呈现血红色,这是斩妖门的某种血祭禁忌术数!

    以七星衔尾,逼近鬼王葬皇之后,发出他平生最为凌厉的一击!

    恍惚间,道道祖师身影自宫商羽身体上浮现,他用自己的身体当作斩妖诛魔之剑,猛然间劈砍向鬼王葬皇。

    “五鬼为兵,五神为将,奉请祖师在天之灵助弟子,杀尽邪魔!”

    屈永年喝罢,有四道金光身影离体而出,与之前他操纵鬼兵一般,分于五方掐诀凝成阵基,这些金光身影就好似屈永年的分身,那每一个人都有着与屈永年一般无二的容貌,令人分不清谁真谁假。

    以这五神代五鬼之法,血祭己身,强行施展出煞鬼门的禁忌术数——五方神煞阵!

    “灵生阳世,灵入阴间,阴阳轮转,光阴如箭!”

    “奉请祖师在天之灵助弟子,逐日灭魔!”

    灵媒派高人深呼吸一口气,脸色瞬间憋的涨红,他张嘴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精元血液,并与此同时血祭了二十年寿命,以这血祭之法凝成灵媒派威力强大的术数法门——灭灵神箭。

    神箭一现,便骤然激射而出,箭翎划破空中,擦出零星火星,随后响起一声刺耳悲鸣。

    三个人,三道血祭禁忌术数!

    以灭灵神箭后发先至,命中在旄麾黑旗神器的防护之力上,箭身霎时间化成金光爆散,对这件神器形成莫大的冲击力,不但如此,那呜咽不绝的悲鸣声形成道道凌厉音波,几乎瞬间便将鬼王葬皇笼罩。

    在那瞬间,鬼王葬皇像是失了神,整个人全然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五方神煞阵此刻发动,屈永年掐诀合印,另外四道金光身影也在同时作出如此动作,原本以鬼兵行法,应该激发的是极阴衍少阳之力,而现在,由五神代五鬼行法,激发的却是极阳之力,其威力远比三师敕令符还要强盛几分!

    五道火绳激突而出,灵动如蛇,将鬼王葬皇的身体捆了个结结实实,“嗤嗤……”声作响不停,以阵法之力束缚,以火焰之威神煞,那鬼王葬皇的外衣大氅被灼烧成黑烟,渐渐露出了他隐藏的容貌。

    肌肉虬结的人身,狭长的手臂鬼爪,然而他的头部却有着一副羊脸,头顶更有两个尺长的黑色弯角,他身高足有将近两米,平常人在他身边就好似小孩一样。

    魔物!

    这就是鬼王魔物!

    “诛灭!”

    宫商羽面孔狰狞扭曲,对于这魔物外形根本就没有任何惧意,他状似疯狂的大喝着,冲破黑旗神器的防护范围,挥起犹如剑锋的拳头,正击向鬼王葬皇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巨大沉闷闷响声,随着一道气浪向四周席卷。

    然而,那鬼王葬皇却纹丝未动,他只是被这一拳击中,微微躬起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有趣,真有趣!”

    “本皇一不小心,还真让你们得手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仅此而已吗?”

    鬼王葬皇的声音响起,近在咫尺的宫商羽呆住了,屈永年也呆住了,那灵媒派高人也呆住了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