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零三章 鬼王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就在这个早上,就在迎亲队伍到达北邙村之时,整片世间整个时间都仿佛停滞凝固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所有人,都诡异的被定格在了那一刻!

    “色界穿行?”

    “楚天,这是大神通术,小心!”

    鬼兵苏洛辰突然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默运元神之力,突兀地从这定格的画面中“跳”了出来,四肢恢复活动,但眼前这一幕却着实超出了我的认知!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地施展过虚灵结界,也不止一次地借用五行虚灵罗庚动用色界穿行。

    可是,我还是第一次,身处在色界穿行之外,成为了被凝固定格的背景。

    看着周遭的人群,即便是修行了走阴派阳咒敕令的岳河川,都处于静止之中,没能够从其中挣脱,我这才恍然意识到,我若是没有渡三魂修为,三魂一体凝聚元神,恐怕也不足以从这其中“跳”出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,又是什么人在施法?

    “不清楚,但对方修为境界绝对很强,这是毋庸置疑的!”苏洛辰道。

    我脸上凝重,离开院门口。

    就在我以元神之力四处察看情况的时候,很是突然地,在北邙村祖庙附近出现了一个人,那气息令人惊心动魄,同时也令我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鬼王葬皇,玄孽!

    来不及回家去取罗庚盘,我咬牙向着这只鬼王所在的地方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祖庙门口,我再次见到了葬皇玄孽。

    羊脸人身,身材高大,四肢硕长,灰黑色的肌肤上散逸着摄人心魄的气息,他目光深沉地透过祖庙大门,远远注视殿中那尊金光披身的神像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就像是在遥遥对峙!

    【免-费】 【首-发】 【-追-】 【-書-】 【-帮-】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一方是圣尊巡天大神,一方是鬼界邪魔之皇,他们都没有妄动,直到我的出现才打破这僵局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不好找的!”

    鬼王玄孽看向我,黑色瞳孔映照出我的身影,他羊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我望着他,如临大敌!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这只鬼王竟然一直在找我?

    他不是正在被道门五子追杀吗?

    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还是说,他已经彻底摆脱道门五子的追踪了?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紧张!我记得,你是叫楚天对吧?阴门行人派弟子?”

    “本皇不想与你为难,来找你是为了询问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鬼王玄孽幽幽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,还是不敢?”我走近之后停下身,冷哼回道:“道门五子的追杀不好过吧?你也受伤不轻吧?此刻要是跟我动起手来,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杀了我吧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

    “不过,本皇还是提醒你这小小修士,受伤的鬼王仍旧是鬼王,发起狂来覆灭这小小村庄也是轻而易举的!”

    鬼王玄孽轻蔑看我一眼,仍旧用着居高临下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我沉声爆喝,立即释放出五方鬼兵,以己身精气增强鬼兵阴身,让他们能够暂时在白天阳气灼烧下活动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我还自黄泉界中取出那两件邪器神兵。

    鬼兵林海手持银月弧刃长戟,仰天长啸一声,身下沙堆叠起很快凝聚成一匹战马,鬼兵赵永廷手持蛇形弯刀,阴身立即变得隐约朦胧,凌厉杀意完全将鬼王锁定,秦小若手持黑色水晶长剑,仓鼠妖金玉珠磨拳擦掌,利爪搓动,磨刀霍霍,让人一阵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五方鬼兵,占据五方之位,其中尤以天人转世苏洛辰,最是看起来吊儿郎当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他,让那鬼王葬皇最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楚天,本皇倒是小瞧你了!”

    “指间神器,天人转世,神兵灵妖,单单是这一份势力,就算放在任何地方可都令人无法小觑,更何况你本人还拥有着不俗的修为实力,可真是了不得啊!”

    鬼王玄孽神情诧异,看着我的眼神终于露出一分凝重和赞叹。

    我更是诧异,没想到这鬼王竟然一眼就能看穿我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但是,你如果以为,这样就能阻止本皇屠戮整个村子,那你楚天可就大错特错了!……本皇承认,你现在有杀本皇的实力,只不过……你愿意牺牲掉整村人的性命吗?而且,这里面似乎还有你不少的亲人啊!”鬼王玄孽冷笑更浓。

    我阴沉着脸冷哼:“堂堂鬼王,自号皇者,竟然还以普通村民的性命相要挟?你还真是对得起自己的称号!”

    “非常时期,自然非常手段,本皇说过不与你为难,但如果你要执意动手,那本皇也不介意拉着这些人一起陪葬。”鬼王玄孽无所谓道。

    我望着这羊脸人形的邪魔,不停在心中暗自思量。

    凭借我现在的实力,确实如他所说,即便能够杀他,也绝对阻止不了他肆虐,这里可是北邙村,生活着太多太多我的亲人,所以绝对不能让斗法波及这里,哪怕是死伤任何一个人,都是我不能承受的代价!

    →看 最 新←

    →章 节←

    →百 度←

    →搜 索←

    → 追 ←

    → 书 ←

    → 幇 ←

    “楚天,可想清楚了?”鬼王玄孽又问。

    我实在不想错过这杀他的机会,毕竟这只鬼王身负重伤,一旦等他恢复了伤势,再想杀他可就千难万难,但是……我却又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如果能换个没人的地方,如果能真的杀了他,那就不用再担心他会对凝舞不利!

    我心中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“还要犹豫?看在你是真有心打算以牺牲这里无辜村民为代价,来杀了本皇啊?”鬼王玄孽一阵摇头叹息,反看向祖庙之内朗声的轻蔑笑问道:“巡天神,这便就是你守护的人?也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祖庙神殿中,神龛上的神像仍然金光披身,对此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我阴着脸,终于拿定主意:“说吧,你这只鬼王来找我究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!不过谈事之前,你我能不能各撤法术?本皇可与你约法三章,暂定和平,我不与你为难,也不屑与普通人为难,同样的你也不准与我为难,今日之后你我仍是仇敌,如何?”鬼王玄孽含笑问。

    我反问他:“你这鬼王的话,能让人信??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能信?言出法随,行止合一,你既然是修行人,连这些基本的常识都不懂?”鬼王玄孽狐疑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苏洛辰急忙暗中向我提醒:“既然立下约定,他就肯定会遵从,否则他也成就不了鬼王,这一点你且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我尴尬点点头,与那鬼王立下今日之约,彼此暂定和平,他既然冒险来找我,那么肯定就是与凝舞有关,我也想听听这鬼王玄孽到底能说出些什么来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