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零四章 风雨前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鬼王玄孽留下给我这么一个问题,最后就这突兀地走了,像是他说的,他来找我只是问几个小问题。

    但从他口中说出的话,却是在我心中掀起了惊天骇浪。

    许多不解的问题,都有了答案,但这却并不是我想要的答案!

    魔焰滔天的九尾香狐妃?

    狗屁!

    我绝不相信凝舞会做出那种事情来,什么复活人皇,什么颠覆三界秩序,与我妖魂鬼妻凝舞又有何干系!

    空无一人的北邙山山头,我发疯般的大叫着。

    那鬼王葬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,独留下我一人,消化着这些事情,我握紧着拳头,紧咬牙关,迫切的想寻找一个确定无比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大昆仑找凝舞?”鬼兵苏洛辰突然现身,神情似是好笑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回答:“我不应该去找她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倒是应该,但是你想怎么去找她,你又怎么进得了那瑶池仙境?楚天,这玄孽莫名而来,莫名而走,你觉得他会是单纯的那么好心,来告诉你这些事情吗?”苏洛辰问。

    我眼睛一亮,苏洛辰说得不错!

    这鬼王玄孽怎么会那么好心来告诉我这些事情?他所说的话,虚虚实实,谁知道有几分真假?

    这又怎么能信!?

    “不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苏洛辰一阵摇头,神情古怪递又说道:“从他说的那些事情来分析,十有八九都是真的!……你的妖魂鬼妻,或许其原身真就是神魔将之一的九尾香狐妃,也只有这么个解释,才能合理的说得通眼下发生的所有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呆愣了一下,心有不甘!

    甭管再怎么不愿意承认,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,不承认又能有什么用?

    “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,这鬼王为什么偏偏来找你?他说这些话的用意又是什么?”苏洛辰道。

    用意?

    用意能是什么呢?

    玄孽穿界入世,身受重伤,但饶是如此,他也不肯放弃夺回幽冥神器点将台,这个时候他来找我,怕是因为现如今的他也不足以经历罡风雷霆,进入瑶池仙境,再或者他还有着别的顾忌。

    所以,他需要一个人带路;

    也或许,他需要一个人引凝舞出来;

    不论是哪种情况,作为凝舞相公的我,都将是不二人选!

    “不错,他是想拿你作鱼饵,引凝舞现身!……楚天啊,虽说当局者迷,但我还是很希望你能学聪明一点,少被人耍一次总是福气的,可别那么轻易就被人用一两句话破了道心。”苏洛辰好笑说道。

    我冷静下来,长叹一口气:“可如果事情真像玄孽说的那样,到时候又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凉拌!……若神魔将意图复活人皇归来,你还真以为你这小小的行人派弟子,能够阻止得了?这可不是我看不起你,是你太把那鬼王玄孽的话当回事儿了,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!”苏洛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赞同!”鬼兵林海插嘴。

    “话糙理不糙!”鬼兵赵永廷也点头。

    “洗洗睡吧,别想那么多,很容易变脑残的!”鬼兵小若笑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楚天他……也挺厉害的呀!”反倒是鬼兵金玉珠帮我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“厉害吗?”

    苏洛辰毫不留情打击道:“眼下发生的那么多事,哪一件是楚天能够一个人解决的?不可否认,楚天现在有了些家底,但比起那些世间高人来说,差的还太远。”

    被这些家伙一句接一句酸的我脸上臊的慌!

    刚刚那一会儿,我确实有点失态了,事情的发展并不能以人力而改变,起码并不以我的意志而改变,我现在所能做的,就是做好眼下身边的每一件事。

    静观其变,再谈其它!

    我长长呼出一口气,心中作好打算,这鬼王玄孽着实是一个不简单的对手,不论是为凝舞,还是为阳世间,我都应该将他诛灭!

    离开北邙山,返回北邙村。

    家里的迎亲还在继续,我突然的消失即便不引人注意,也难免会让家里人担心。

    路上,我与苏洛辰沟通。

    鬼王玄孽受伤极重,他不可能以这副状态去找凝舞,所以必定会先疗养伤势,那么他会用什么方法呢?

    苏洛辰告诉我,他想快速疗养伤势的办法无外乎两条。

    一是,以阴魂炼制幽冥元粹;

    二是,摄生魂元气,进补鬼王之身;

    这两条不论是哪种办法,都将会需要极多的数量,所以恐怕……近些日子会有大乱子出现了!

    我忧心忡忡,那他会不会去而折返,再度对北邙村下手?

    苏洛辰沉吟着说道:“应该不会!这玄孽有伤在身,而北邙村有巡天神罩着,他除非是想找死了,才会从北邙村动手,不过其它的地方可就说不定了!”

    我也沉吟着,看来这件事有必要跟老爸楚三石通通气,好让他也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毕竟,妹妹楚沐和黄鼬妖小翠儿还在那高校中就读上学,可别让她们成了鬼王玄孽的目标。

    如果能有什么办法,引这鬼王玄孽现身,一举将之消灭那就好了!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暗自思衬。

    回到北邙村,家中。

    新娘张艾艾已经被新郎周彬抱入了花轿中,周围村民吆喝着起哄,大家脸上都绽放着欢庆笑容,一片喜气洋洋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叹,这些普通村民恐怕怎么也想不到,刚刚究竟经历了何种风险。

    “楚天,你刚跑哪去了?”

    许多人追着我询问,我突兀地消失,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骚动,尤其是岳河川面目凝重,他看着我欲言又止,我示意他有话等忙完了之后再说。

    迎亲队伍回返,我有些不放心,亲自送他们回了周鹏村。

    一路平静,并没有什么事发生。

    待到举行完婚礼之后,我与岳河川回返,这才告诉了他今天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鬼王?玄孽?”岳河川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我认真点头:“这鬼王怕是会盯着我的一举一动,所以我必须尽量远离家里的亲人,你也一样,先回南冥村去吧!”

    “可天人九鸢的事情呢?”岳河川问。

    我沉吟说:“她现如今身在大昆仑瑶池仙境,暂时还没有机会对她出手,你回家之后等我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小师叔。”岳河川凝重道。

    回到北邙村,岳河川与我告辞,搭车去了南冥村。

    周慧正在家中等我,我想了想,还是先去祖庙中拜了拜圣尊巡天大神,大神并没有对我作出任何回应,仍旧静静伫立神坛。

    我叹气起身,回家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