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零六章猿猴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回到家中,天色渐暗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又是一天过去,周慧坐在家里发呆,看着院外望眼欲穿,我知道她正在等我。

    “天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周慧俏脸上浮着红晕,眼睛亮晶晶的,那是饱含思念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点头,道了声回来了,我问起她最近家里发生的事,周慧话声滔滔不绝,那一件件琐碎却又生动好玩的小事,她一一都说给了我听。

    用过晚饭之后,我和她说起正事。

    最近发生的事太多太多,而且我恐怕还要离开家一段时间,我嘱咐着她,尽量劝周彬和张艾艾来北邙村家里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周慧紧张地问我为什么,是不是有什么严重的事发生?

    我没敢对她说出实情,只道是最近世道不太平,有些不放心而已,周慧却是直觉敏锐地问我,我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?

    我笑着宽慰她,这怎么可能呢!

    为了让周慧能够安心,我还特意让五方鬼兵现身与周慧打招呼。

    周慧神情尴尬,她本以为就我和她说悄悄话,谁想竟然还有那么多旁观者,而且还是五个!

    夜色渐深,我的手机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接到电话之后我腾地从椅子上起身,又是一个坏消息传来!

    电话是甄昆打来的,他首先告诉我他已经顺利成为折纸门清肃者,其次……宫商羽之孙,斩妖门清肃者宫乾死了!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在南冥村和风水协会闹翻了天!

    尤其是宫商羽,现在正近乎发狂地寻找凶手,可眼下根本就毫无线索,甚至就连为什么杀人,与谁有仇怨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死的这么莫明其妙?

    “是的,死的就是这么莫明其妙!”甄昆回答。

    我紧皱眉头,问清楚了事发地点,就在云山县附近的某个村庄,甄昆他已经赶过去了,我仔细想了想也觉得有必要过去看看,毕竟死的是阴门清肃者,而且还是宫商羽宫会长的孙子,这件事可非同小可!

    “天哥,你现在就要出门吗?”周慧撅着嘴,像是不开心地问我。

    我叹气和她解释,最近阴门六派正处多事之秋,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,实在没办法待在家中陪她。

    临走时,我问了问周慧,家里应该没多少钱了吧?

    周慧让我放心,她还存留有不少呢,让我不用为家里担心,这我能不放在心上嘛,最近周慧的哥哥周彬盖房结婚,那可是很大一笔的开销,左右算了算,周慧手里的钱也差不多快见底了。

    我玩笑着和周慧说:“在家等着天哥出门给你挣钱花!”

    这个夜里,顾峰开车来接,载着我直奔向那出事地点,等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凌晨,整个阴门六派的各家高人,齐聚这偏僻村庄。

    不看清肃者面子,单就看宫商羽面子,各家高人也都均已经到达现场。

    一一打过招呼,我这才弄清楚了大概经过。

    宫乾的死,大概还要追溯于十天前,与宫商羽的身受重伤也多少有些关系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不是宫商羽赶往仙居山,应对鬼王穿界入世,这少年清肃者宫乾也不会被谋害死在这里,因为宫商羽对这个孩子极为地重视,事事帮衬着他处理清肃者所要肩负的责任。

    然而,就是宫商羽离开的这几天,这少年孩子就被人害死了!

    会是谁干的?

    在场的各家高人都是一筹莫展,现场除了宫乾伤痕累累、惨不忍睹的尸体之外,痕迹全都清理地一干二净,就连宫乾的魂魄都被诛灭了。

    杀人,灭魂……

    这等残酷的手段,说不是仇怨报复都没人信,可宫乾一个孩子又能跟谁结下这样的深仇大恨?

    也有人猜测,可能是冲宫商羽去的!

    动不了宫商羽,所以就拿宫乾动手出气,不但杀了他,还将他给魂飞魄散了!

    “楚天,这件事你怎么看?”甄昆问我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反问:“在宫会长离开的这段时间里,宫乾他在忙着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本小说追书帮首发,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,他也没告诉别人,只是听说好像是有阴门六派弟子以术数为非作歹,害人性命,所以宫乾就来查了,但具体是谁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透露。”甄昆也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应该是事发败露,反被人灭了口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最合理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对方何必留下尸体呢?都已经灭了口,干嘛不毁尸灭迹呢?他留下尸体,难道是故意等人来查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甄昆眉头皱的更深,这确实是不合理的地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事发败露,从而杀人灭口,那这件事可就耐人寻味了,而且从宫乾的尸体看,那种伤痕程度可不像是单纯人为报复那么简单,因为宫乾受的伤实在太重了!

    古怪!

    很古怪!

    我又问甄昆,阴门六派有没有调查过附近?

    甄昆告诉我,附近都已经调查过了,没有任何线索,这里的村民没一个人知道这件事,不过有一个情况挺怪异的,那就是这村庄里的孤魂野鬼被人清理过,没有一只幸存残留,手法不可谓不谨慎!

    这就更不能让我理解了,既然手法那么谨慎,又干嘛留下这么显眼的尸体?

    很快,又有不少阴门弟子归来。

    他们向宫商羽和林英汇报消息,扩大搜索范围之后,还是一无所得,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。

    诡异的谋杀!

    我走上前与宫会长和林村长打过招呼,而后去检查宫乾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个少年孩子,死状很惨!

    浑身上下有着多处像是利器所致的伤口,很是锋利,深可见骨,尤其是腹腔出一片血肉模糊,不但如此,宫乾的心脏也被人生生捏了出来,不知所踪,他全身唯有一块地方完好的就是他的脸,那张稍显稚嫩却因强烈痛苦以致扭曲的脸,恐惧绝望的神情还残留在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恨,下手竟然这么狠辣,究竟会是谁!?

    “楚师侄,有什么发现吗?”只剩下左臂的宫商羽走上前来,他双眼一片血红,极致冷静的面容下能让人清晰感应到他那即将爆发的怒火!

    我摇摇头,暂时没什么发现,不过我可以用虚灵木索敌试一试。

    我手中掐诀,默运虚灵木术数,以索敌之法追踪而去,自宫乾的尸体旁向远处延伸,有一条很清晰的似是妖气般的痕迹,而在草地上和树木上映照出的身影,更是令我不由得将眉头皱成了川字!

    半人多高的身形,佝偻的身体,偏长的四肢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人,而颇像是——一只猿猴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