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零七章 肖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虚灵木索敌追踪,但那映照出的身影却颇像是一只猿猴!

    再加上似有妖气残留的迹象,这很难不让我想到一个人,那就是已经许久没见的山魈妖肖山,可宫乾的死会跟他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他有什么必要杀宫乾?

    很快,不止是我一个人意识到这件事情,在场的其他人也指出山魈妖的名字。

    宫商羽脸色阴沉似水,目光中略带疑问看向我。

    从那双因愤怒而充血的眼睛中,我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,他就好似一只暴怒的雄狮,以审视的目光在看向我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绝不可能于行人派肖山有关,那山魈妖为什么要杀宫乾?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乎道理!”

    面对质疑,我据理力争,若是别的妖物我不敢确认,但肖山绝对不可能。

    我了解他这个人,更知道他这头山魈猕猴的脾性!

    “哼,如果是肖山有什么把柄落在了宫乾手中呢?而宫乾顾及你的颜面,所以暂时就没有对外传,也所以清肃者宫乾就被你行人派给杀人灭口了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不少人纷纷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如果事情确实如此的话,那肖山也的确有着杀人动机,这也是宫乾之死中的唯一线索了!

    “谁在背后煽风点火?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我默运虚灵土术数,化转己身为灵枢,猛然踏脚,催动地气向着说话那人汹涌袭击而去。

    随着一声怪叫,涌动的地气直接将那人给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脸与地的亲密接触,将他给摔了一个狗啃泥。

    “有话就当着我行人派的面说,少他妈在背后使绊子!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脸熟的中年男人,我俯视着他沉声问:“你一口咬定我行人派杀人灭口,那我问你,证据呢?”

    “证据?清肃者不是有诛心之权?还要什么证据?是不是那头山魈妖做的,你楚天把他给抓回来自然一切不就知晓了?”那中年男人爬起来问我。

    我低喝回应:“笑话!清肃者有诛心之权是不假,但这可不是用来空口白牙污人清白的!……况且,如果这件事并不是肖山干的,你当该如何?由你来为宫乾小师弟赔命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中年人一阵语塞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,沈师侄只是一时口快而已,并没有其它意思,你也不要这么咄咄逼人的,大家都冷静冷静,现在要紧的是快点找出凶手是谁,好为宫乾沉冤昭雪。”林英这时走出来打了个圆场。

    见林英这么维护他,我突然想起这个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他,应该就是走阴派沈文德的子侄,曾在沈家的葬礼灵堂内,我见过这个人一面。

    我冷哼一声:“沈文德前辈高风亮节,可没想到他的后辈竟然这么不堪,真是令沈文德前辈在天之灵蒙羞!……看在沈前辈的份儿上,这次我不与你计较,但有下次,我楚天既然身为清肃者,绝对会将你这挑唆六派的阴门弟子严惩!”

    “楚天,你……”那中年人咬牙切齿,当场竟就要发怒。

    对此,我却是浑然不惧。

    就凭这人的术数修为,他想跟我动手,那还完全不是个儿,说让他在阴门六派前丢尽脸面,我就能让他的脸面荡然无存!

    只不过看在沈文德前辈成全之恩上,我不想跟他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宫商羽怒喝一声,打断所有人的议论纷纷,他一一扫视过在场面色各异的众人,任谁都能看出来,这其中有不少人心怀鬼胎,但是他不动声色,目光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楚师侄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你既身为阴门清肃者,那我孙儿宫乾的死,就拜托给你全权处理了,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秉公处理,还宫乾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宫商羽给予了我十足的信任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刻,这份信任弥足珍贵,同时也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统统都闭上嘴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查出来杀害宫乾的凶手,不辱宫前辈所托!”我拱手施礼。

    宫商羽点点头,落寞无声。

    望着自己孙儿的尸体,他面露悲愤戚然,那瞬间他仿佛突然苍老了许多,整个人的精气神像是被抽干了一样,变得无比颓废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看他,宫商羽就好像仅仅只是一个普通老人。

    最终,宫商羽以及宫家人收殓了尸体,而各派高人弟子也都一道离开,整个偏僻山庄就只剩下了三位清肃者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 【更-新】 【最-快】 【追】 【书】 【幚】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赤婆、甄昆,以及我。

    “楚天,这件事你究竟怎么看?”甄昆问我。

    我望着虚灵木索敌追踪映照出的猿猴影子,很肯定的回答:“这是栽赃!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另有猴妖行凶作恶?”赤婆沉吟道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不大可能!

    如果真是另有妖物行凶,怎么会采取这种手法杀人噬魂?而且还将附近一带孤魂野鬼清理一空?

    显然,这是有人冲行人派来的!

    而且很明显就是冲肖山来的!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那会是谁呢?用这么歹毒的手法栽赃嫁祸,必定是有着与行人派深仇大恨的人,你能想起来有可能是谁不?”甄昆皱眉。

    与我楚天有着深仇大恨的人,仔细算起来还真有不少。

    藤谷辰、龙飞、莫奇志等人;

    日本阴阳道传人凌子;

    天人九鸢;

    鬼王玄孽;

    道门符宗胡哲彦;

    以及阴门六派中的一些传承家族,这些家族或直接或间接都因我的缘故,而倒了大霉。

    有可能也有动机做这件事的人实在太多,单靠想,又哪里能够确定?

    “下决断之前,还是先从眼下的线索入手比较好!”赤婆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问她: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既然可能与山魈妖有关联,那就先排除这个嫌疑可能,堵住阴门六派的悠悠众口。”赤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赞同。”甄昆点头。

    我顿时就有点不高兴了,说来说去你们不还是信不过肖山?

    这个曾舍命救我的山魈妖,我绝对有一百个理由相信,他是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!

    “这不是信不过信得过的问题,即便再怎么相信,眼下既然有线索嫌疑,就应该先让他现身以证清白!”赤婆说道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也觉得赤婆前辈的话在理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就先去一趟九连山找肖山问个清楚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