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零九章 问罪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这会不会跟肖山有关?

    听到甄昆的问题,我顿时深深皱眉,这会跟肖山有关吗?

    肖山,山魈妖。

    其原身就是一只属阴的妖物,要说他能弄到无间死气,这还是很有可能的事情!

    只是,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做?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屠戮村庄?

    可要说跟他无关,郭洼村就在九连山脉脚下,这里发生的事要说他不知情,打死我也是不信的!

    “去九连山!”

    “先找到肖山再说!”

    我们几人乘车重新出发,等来到九连山脚下的时候,天色已然大亮。

    之前我和甄昆来过这里,还与肖山斗过法,现在故地重游,自然熟门熟路,攀行在山脉丛林之中,深入十几里山路,听着林间鸟鸣叫声,渐渐见到了三两成群的蓝脸红鼻白须,全身呈黑褐色,颈部腹部有白毛的山魈猕猴。

    再深处,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山峦,这里坐落着一个王侯陵寝,同时也是山魈妖肖山的修行洞府。

    明明是晌午头,艳阳明媚,但在这山林内却甚是阴寒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树林照射落下,可这却并不能令人感受到温暖,那股寒意透过衣服侵入身体,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翻过一个低矮山头,眼前的茂密山林氤氲着瘴气。

    这瘴气如同浓厚白雾笼罩,将眼前的这片山林隐入雾间,还没等深入,只是单单看一眼就备觉得其中隐藏着莫名的危险!

    这时,树梢头上有几只山魈猕猴跳下来。

    它们拘谨紧张的站在我面前,很是拟人化的冲我作揖拜礼,我微微皱眉,随后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    “是你们啊!”

    “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几只山魈猕猴见我认出了它们,都不由得变的很高兴。

    它们与我,之前可有着一面之缘!

    在孙文保驱使鬼灵意图谋害周慧的那个夜里,肖山连夜追杀,他将孙文保杀了之后,正是让这几只山魈猕猴将孙文保的尸体送还回来。

    “肖山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山魈猕猴比划着什么:“叽叽,叽叽叽……”

    这叽叽的交流,常人哪能听的懂?

    我记得肖山麾下有四位灵将,那日斗法被我斩灭了两只,还有一位骑有战马的甲胄灵将,以及一位名叫骊妃的宠姬灵将,这两位鬼灵均有恶灵的实力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派鬼兵林海进入瘴气中试上一试。

    同样是战马将军,倒是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究竟孰强孰弱,我问林海有没有兴趣尝试,林海立即兴奋大笑,道着他的银月弧刃长戟早已经饥渴难耐!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你就去吧!

    我挥手间御器施法虚境环,自黄泉界内取出银月弧刃长戟,这杆邪器神兵一出,顿时间煞意弥漫,鬼兵林海从我身体中飘飞而出,凝聚鬼兵阴身稳稳抓住长戟枪杆,在他落地之后,地面之上霎时间有风沙层叠堆起,在林海胯下化成战马模样。

    战马仰蹄长嘶一声,林海挥舞手中长戟,一人一马冲进了瘴气中。

    “楚天,刚刚那是?”

    赤婆和甄昆惊讶无比的看着我,挥手间神兵出,战马起,凶若鬼灵,煞意骇人,这离奇一幕让他们震惊不小!

    我笑着回答:“那是我刚得的邪器神兵,交给了我的鬼兵使用,让他进去和肖山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邪器神兵?现在年轻人的际遇,可真是了不得啊!”赤婆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做,就不怕肖山会误会?”甄昆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我撇撇嘴,满不在乎。

    都是自家人又怎么会误会,况且,我也想知道有邪器神兵在手的林海,那鬼兵实力究竟有多大提升。

    不大会,白雾蒙蒙的瘴气中传来呼喝怒吼之音。

    同时,还有林海酣畅淋漓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显然这家伙面对那甲胄恶灵,非但没有吃亏,兴许还能占了便宜,所以这才打的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“哪里逃!”林海大喝声响彻山林。

    “住手!海子你丫的给我住手!再欺负老子的灵将,老子可对你丫的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这是肖山的气恼大叫声。

    山林间的白雾瘴气渐渐退去,露出了其后的山林美景,华贵坐辇飘忽而来,其上正懒散坐着一头白发的少年郎,而他的怀中正有一位极为貌美的美娇娘骊妃。

    坐辇旁,甲胄灵将垂头丧气跟着,他身上有不少伤痕,身下战马更是破破烂烂。

    反观另一边的林海,简直像是斗赢了的公鸡一样,趾高气扬!

    “哟,楚天!”

    “这才多久没见呐?连林海竟然都这么厉害了?”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本妖王现在看来都不见得是你的对手了,真是完了!”

    肖山一如往常的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我面带笑容,与赤婆和甄昆迎着他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在山中修炼,我可同样也没有闲着,这又什么完了的,这是好事情才对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肖山却哼哼道:“你丫的术数修为越强,那他妈惹的麻烦就绝对越大,早晚有一天,哥几个非栽在你手上不可!”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,这肖山果然是了解我的,现在我身上的麻烦确实很不小。

    肖山从坐辇上跳下来,边打量着我边问:“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找我肯定是有麻烦事!……说吧,到底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追-】

    【-書-】

    【-帮-】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我的事,而是你的事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?什么事?”

    肖山微皱眉头,没听懂我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我开门见山直接问他:“九连山山脚下的郭洼村内,那所发生的事情你是不是知道?”

    “知道,屠灭全村。”肖山点头。

    我又问:“那这件事是否跟你有关?”

    “哦?我明白了,你丫的是来找老子问罪来的吧?”肖山哼哼着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赤婆和甄昆顿时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找他问罪?

    这岂不是间接的说明,郭洼村死了那么多的人,都与他有着直接的关系?

    我也被肖山的话给说迷糊了!

    你丫的刚刚这算是承认屠灭郭洼村全体村民了?你为什么这么做?你凭什么这么做?那些村民究竟怎么得罪你这头山魈妖肖山了?你竟然干那么阴邪歹毒的事情,而且还害死了那么多的人!?

    我阴着脸,向肖山连声喝问。

    如果郭洼村的事情是他干的,那么宫乾的死,岂不是也真有可能是肖山所为?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