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一十章 活该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阴着脸的一连串喝问,把肖山也给骂迷糊了,等我骂完之后,他好气又好笑的问我。

“谁告诉你,是我屠灭了郭洼村村民?”

“刚刚不是你自己说的?”

我望着肖山,刚刚你问我是不是来找你问罪的,这不就等于承认,山脚下那么多人都是你害死的?

肖山顿时不乐意了:“枉老子拿你当兄弟,你竟然还不相信我?我是闲的蛋疼吗?杀那些普通村民干什么?”

“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甄昆插口问。

肖山这时候也明白我们三人的来意了,他脸色变得很难看,尤其是冲着我的时候,一个个冷脸甩过来,再没有任何好脸色。

肖山解释说,他说的那番话并不是那个意思!

之所以会那么说,他本还以为,我们是因他见死不救的事情来问罪的,可他没想到,我们竟然怀疑是他干的!

我问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楚天,你给老子听清楚了,郭洼村的村民该死!但,绝不是老子出手干的!他们是咎由自取!”肖山冷哼道。

咎由自取?

肖山接下来告诉了我们,他所见到的经过。

数月前,肖山他跟着我离开过修行洞府一段时间,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,那郭洼村趁机对山中葬陵打起了主意。

这九连山脉中有两位灵将守护,并且还有地利瘴气掩护,照理说郭洼村的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进得来。

可谁知道后来,郭洼村村民从别处请了一位高人大师,来到这山中作法驱鬼。

那是道门五宗的堪宗高人!

堪宗修士,极善堪舆之术,于山中望龙脉地气便知九连山脉绝对非同小可。

这人不但也打起了葬陵的主意,而且他想的还要更加长远,郭洼村村民祖宗三代都在干盗墓倒斗的脏活生计,可挖宝出货,价格是远远低于市面价格的,这一来一去其中的利润可谓是极其丰厚!

打个比方来说,郭洼村挖得一件精美金器,转手售卖竟然是论金价按克来卖,这才能卖几个钱来?

倘若是拿到市场上,经过收藏鉴定拍卖,别说是翻上几倍,就是十几倍,上百倍的价格都不是没有可能的!

由此可见,这是一条多么大的生财之道!

而这位堪宗高人,偏偏就是有这手段路子关系,能够帮他们销货。

“既然是修行高人?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?”我很不能理解。

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肖山白了我一眼,嘁声道:“你又懂个屁!修行传承,讲究师法侣地财,这可是缺一不可,财属末位,是最不重要也是最为重要的一个条件!”

当时那堪宗高人想的也简单,只要把控郭洼村挖来的宝货销路,那以后就可以躺着数钱!

所以,他进了九连山。

也所以,他被肖山杀死在了这里!

当肖山回到修行洞府的时候,山中葬陵已经被盗掘失窃,而他留下的两位守护灵将都被那堪宗高人重伤。

如果不是九连山脉坐拥一片原始森林,地势险峻起伏,恐怕他的这两位灵将想逃都逃不了!

归来的肖山,在得知事情始末之后,当即便就下了杀手!

那位堪宗高人虽然被杀,但葬陵的失窃已然影响到九连山脉的龙脉地气,埋藏于葬陵内的一件坐镇瑰宝被盗走,那是被称为“建木”的青铜神树。

肖山本想设法寻回,但经过逼问这才得知。

青铜神树在从葬陵中取出之后,就立即被堪宗高人带走,最后究竟带去了哪里,已经没人知道。

肖山恼怒之下,将这九连山脉划为禁地!

他明确告诉郭洼村村民,进山者死!

事后不久,郭洼村就发生了怪事,而据肖山所知,这些不知死活的村民又偷盗了别的坟冢陵寝,他们沾染了无间死气,并将这邪乎玩意儿带回来了郭洼村,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整个村庄的村民顷刻死绝,无一人生还!

别说是鸡鸭家畜,就连那些飞鸟走兽如果逃的不及时,都会死在这村庄里。

而肖山,稳坐在九连山上,冷眼旁观这一切。

用他的话说,他没打算救这些人,更不想救这些人,他们全都该死,而且咎由自取,即便是整个村庄覆灭又他肖山何干?他没有亲自动手杀他们,已经是很宽宏大量了!

“原来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我心里松一口气,不是这头山魈妖动手杀得人就好,我就说肖山他怎么可能会干那种阴邪歹毒的事情!

我又问他,“建木”也就是那青铜神树,究竟是什么东西?

肖山告诉我,那是一件古代的祭祀法器,其上铸有九只太阳神鸟,神树下有夭娇多姿的龙纹,神树汇聚璇玑灵枢于一身,不但能够聚拢龙脉地气,还有着玄机非常的通天之用!

不过这通天之用具体指什么,肖山也并不知道,因为他从没有动用过这神树,更从未进过山中陵寝。

肖山咬牙切齿又道:“早晚有一天,老子要亲手夺回来‘建木’,让那些人统统都付出代价来!”

我和甄昆还有赤婆互看一眼,以眼神交流。

可以确定,郭洼村的事情不是肖山干的,但无间死气并不能在阳世自然化生,那么这些村民又是从哪里沾染来的?

    又或者,是什么人下如此辣手,以这邪法屠灭了整个村庄?

    甄昆沉吟着问道:“郭洼村的事稍后再说!……肖山,我们还有一件事想问你!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事儿?”

    “别还是怀疑老子杀了人吧?”

肖山冷哼,看起来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我脸上尴尬不已,确实是怀疑他杀了人,这种话搁着我都不好问出口,因为我相信绝对不是肖山干的。

    但既有线索,就应该进行查证。

    “斩妖门清肃者,宫商羽的孙子宫乾,被人以残忍手段给杀了,而且还灭了他的三魂六魄,你知道吗?”甄昆问。

    肖山脸色顿时阴沉:“不知道,这跟老子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楚天他以术数索敌追踪,发现那里曾出现有一只猿猴,跟你很像!”甄昆又道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“他妈的你楚天来找我,原来是为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“老子连宫乾是谁都不认识,为什么要杀他?你楚天他妈的是白痴吗?竟然还来怀疑我?”

    “这天底下猴子多了去,你楚天脑子里进了屎不成,竟然觉得是我干的?”

    肖山忍不住暴脾气,大骂粗口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