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一十五章 质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宫商羽那边还没有说话,一众高人就先把屎盆子扣在了行人派头上,他们不但骂着肖山是凶妖,也骂着我楚天心怀歹心,包庇纵恶,更骂着我的五方鬼兵是鬼灵为祸!

    这些话骂的很难听,我阴沉着脸没有回应,吵架斗嘴皮子的事儿多说无益。

    可是林海、小若他们可有点忍不了了,尤其是山魈妖肖山,他咧嘴狞笑一声,当即就想要嘲讽回去,我冷眼向他们横过去,尤其是警告肖山让他给我闭嘴!

    宫商羽抬起手,示意众人噤声。

    “楚天,阴门六派年轻一代弟子中,数你修为境界提升最快,有着一代宗师气象,但阴门传承不吝赏同样也不吝罚,希望你能给我宫某一个合理的解释,否则的话可怪我们这些老家伙对你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宫前辈,这件事绝对有人栽赃家伙我行人派,你们全都被人给利用了!”我沉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解释吗?楚天,你未免有些令我太过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可我说的是事实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只相信亲眼眼见的事实,这凶妖杀害我孙儿宫乾的事,可是他之前亲口所承认的,现在又反嘴,它着实该死!”

    宫商羽目光愤怒而阴冷,死死盯着肖山。

    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,亲口承认杀人?

    肖山又气又恼:“老子当时还不是被你们给逼急了?既然你们都已经认定是老子杀的,那他妈就是老子杀的,怎么了!?妖王自有妖王的尊严,不服就继续干,当老子吓大的,会怕你们不成?”

    “楚天,这次你可听到了?”宫商羽浑身杀意更浓,向我询问。

    我忍不住回头看一眼肖山,你他妈才是脑子进屎了,没干过的事儿为什么要承认?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这种事情!

    你难道就不知道承认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?

    大爷的,打死你都不亏!

    肖山回瞪着我,看他这气恼的样子,显然是又想蹦出来几句什么会对我们不利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吧你!”

    “老实呆着!”

    我沉声呵斥,你这家伙要是再这样充大头,老子就真的不管了,靠!

    小若和林海他们急忙拦住肖山,低声骂着,你这白痴智障就别说话了,这时候逞能逞先有个屁用,还不赶紧闭嘴!?

    “行人派楚天,你家座下灵妖亲口所承认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“他还能说什么来?他分明就是想包庇凶手!”

    “亲耳听到,还能装作不闻不见,这就是所谓的清肃者?简直是天下第一大笑话!”

    “我们倒是要看看,你还怎么为这凶妖辩解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阴门前辈高人接连向我发难,这场面令我很是被动。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,我这行人派座下灵妖就是这样的臭脾气,明明他不是他干的,如果被人冤枉非要指征是他干的,那他就会逞能承认,这样的家伙说白了就是愣是傻是二逼,但同样也说明,他是真性情的人,如果真是他干的他绝对会承认的!……宫前辈,宫乾小师弟的死,确实与肖山无关,那凶手还在逍遥法外,请给我一点时间,让我把他给揪出来,好吗?”【免-费】 【首-发】 【-追-】 【-書-】 【-帮-】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我晓之以理,尽量把整件事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纵观事因始末,很明显就是有人布局设套,栽赃嫁祸我行人派,只要给我一点时间,我绝对会将那人找出来,还枉死的宫乾小师弟一个公道,也给诸位前辈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宫商羽目光深沉地看着我,他没有立即回应,像是在考虑着我的话,不过这时候他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冷静。

    “布局设套?”

    “行人派楚天,你为了给这凶妖开脱,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!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这位前辈,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我沉着脸反问。

    那人却冷笑道:“你想让我们给你一个机会,首先你要让这凶妖自证清白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自证清白?”我皱眉。

    那人冷笑更浓:“阴门清肃者,有诛心讨逆之权!……如果你能对他行驶这项权利,拿妖魂拘问,证明确实不是他干的,那我们就给你时间让你继续查下去!”

    “这主意好!”

    “赞同!”

    “同意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众阴门前辈纷纷点头应声。

    肖山怒不可遏,当即就要再次发飙,拿妖魂拘问?直白了说,就是想让我楚天杀了他,而后以阴门术数拷问他的妖魂,看看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他干的!

    这简直是欺人太甚,与其这样,那还反倒不如此刻就跟这些人拼了!

    小若、林海他们听到这话,也是愤怒不已,到时候如果真不是肖山干的,那他都已经死了,要这清白还有什么用!?

    我抬手示意肖山不要说话,全权交给我处理!

    我怒极反笑,问道:“如果到时证明,确实不是我行人派座下灵妖杀的宫乾小师弟,诸位前辈当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刚不是说了,到时候就给你继续查下去的机会,让你揪出那真正的幕后黑手。”另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这不够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以拿魂拘问肖山,证明宫乾小师弟的死,确实不是他所为,我要你们刚刚说出那些挑唆阴门六派不和内斗的人出来偿命!如果,最后证明确实是肖山干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行人派楚天,愿以死谢罪,为宫乾小师弟偿命,还宫家一个公道!”

    我冷冷扫视一眼面前众人,朗声又喝道:“诸位阴门前辈,晚辈楚天在这里倒是要斗胆问上一问,你们可敢来以命相赌!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在场所有人沉默下来,一时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料到,我会说出这番话来,以命相赌?携威逼人倒是容易,可以命相赌,又有几人真正敢应?倘若最后真不是肖山干的,那他们真的要跟着赔命不成?【免-费】 【首-发】 【-追-】 【-書-】 【-帮-】 http://www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刚刚还大义凌然,现在为什么就不吭声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是很确定是肖山杀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你们不敢以命相赌?”

    “我楚天今日就先把自己的命押在这儿了,是他干的,我陪着他死赎罪,不是他干的,那就你们死!……诸位前辈难道就没一个敢应声的?”

    我怒气腾腾的质问面前这些人,今天你们想逼我杀了肖山,那来日你们就要为肖山来偿命,为维护阴门传承师法戒规之威严,我可以杀肖山,但同样的……我行人派楚天也可以杀你们!

    在我的背后,肖山他彻底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满脸怪异的看着我,明明是对于我的坚定信任很是感动,可不怎的……他又莫名觉得有些发寒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