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一十六章 骑虎难下,身不由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是不管身后的肖山究竟在想些什么,这是我的想法,同样也是我的态度!

宫乾之死,这件事显而易见就是栽赃嫁祸!

我不管阴门六派究竟是看不穿也好,不想看穿也罢,但你这只山魈妖肖山的态度,可着实有点太过耐人寻味了。

肖山并不傻,能活几百年的妖物没一个傻子。

可是这家伙竟然配合着幕后黑手演戏,这你就有点过分了!

明摆着人家冲你来的,明摆着人家就是要栽赃给你,你竟然还出言不逊的承认杀人?

身为山魈妖王,你了不起吗?

桀骜不驯,不屑与阴门六派讲道理,即便被误会了你也无所谓,被杀上门来大不了干一场,如果你真是这样的想法,一心想要寻死,那我也不介意真的杀了你以证行人派清白,但不过你也放心……我会让那些逼迫你的人也付出代价来!

这也算是告慰你死后的在天之灵!

心寒是吧?

心寒就对了!

不给你点教训,你丫都不知道尊重别人。

我怒气腾腾的样子,即是对面前这些高人表态,同时也是做给肖山看的,身为行人派座下灵妖,你就不能再拿自己丛林法则那一套来行事。

“楚天,你就那么坚信这凶妖是清白的?”

宫商羽目光始终落在我的身上,带有着审视的意味。

“是,我坚信!”

“赌上我身为清肃者的名誉,同样也赌上我的命!”

我毫不退缩对视他的目光。

“好,既然如此,不需要其他同道道友出面,我宫某来跟你对赌!”

宫商羽面无表情的道出这番话。

他的意思很明显,他就是要为孙儿宫乾报仇,所以眼下肖山作为嫌疑对象,他宫商羽就不可能放过他,宁杀错毋放过,如果杀错了,那他宫商羽愿意以命相抵!

我惊讶不已的看着宫商羽!

    【全-网】 【更-新】 【最-快】 【,追,】 【,书,】 【,幚,】 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你疯了不成?

我本意是想与那些携威逼迫的人硬刚,可你宫商羽出来捣什么乱?

完了!

骑虎难下!

这挖出来的坑没等埋别人,倒是先把肖山给埋了进去。

我紧皱着眉头,先没有说话回应,我看着宫商羽宛如磐石般坚韧的目光,心中暗恨之余也忍不住暗骂,你这位宫会长老糊涂了不成?

而我身后的肖山紧握拳头,面容恼怒,浑身杀气腾腾。

他也看出来了,宫商羽就是死咬住他不放,事情演变到这个局面,双方都将骑虎难下,可是死了他肖山之后,宫商羽来赔命,那这件事就算是结束了吗?

不!

非但不会结束!

反倒还会让各方的仇怨更深,尤其是行人派,这一下将会得罪更多的人。

“行人派楚天,你还在犹豫什么?为什么不敢答应?”

“你自己提出来的以命相赌,现在又为什么沉默?”

“宫会长与你对赌,这是给你行人派留的最后一分面子,等到验证了凶妖杀害宫乾的罪证,我看你楚天还能说出什么话来!”

“你倒是快答应啊,楚天!”

……

一众阴门前辈高人再次有了底气,向我冷嘲热讽。

我捏着拳头,愤怒反问:“既然各位这么确定肖山是凶手,那干嘛不和宫会长一起来跟我对赌?”

“有宫会长跟你对赌还不够?哼,你当自己是谁?”当即便有人冷哼回应。

“凭你楚天,也配和我们众人对赌?”又有人嘲讽道。

“别废话了!你快些答应,而后杀妖!”有人阴着脸又道。

我指着那些人的鼻子骂道:“这不是配不配,够不够的问题,我看你们这些人就是怂就是怕了!……口口声声说着斩妖诛邪,但说白了,最是滥杀无辜的就是你们这些人!宫会长,此情此景,难道还需要我再多说什么吗!?”

“不用再说了!”

“楚天,此事是我宫某的家事和私事,与各位同道无关。”

宫商羽一肩揽下这件事情,态度很坚决。

现在可怎么办?

我阴沉着脸回头看向肖山,肖山顿时变得紧张不已,他被我的目光有些吓到了。

“楚天,你该不会真想杀我吧?”

“我能做的都做了,我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

   ≦看 最 新≧

    ≦章 节≧

    ≦百 度≧

    ≦搜 索≧

    ≦ 追 ≧

    ≦ 书 ≧

    ≦ 帮 ≧

“靠!你这是坑老子啊!”

“你说你是清白的,我也相信你是清白的,现在我们就证明给他们看!”

“我证明你大爷啊!”

肖山恼怒大叫着,神情上终于有些慌了,他看得出来我是认真的,当即就起了想逃的心思。

我当即命随身五方鬼兵,将他拿下。

“楚天,你要是真这样做,那岂不是正中了别人的圈套奸计吗?”

“不这样做,我还能怎么做?难不成现在跟阴门六派的人斗个你死我活吗?看看对面都是谁,那可都是各家传承的一家之主,尤其是宫商羽,他可是阴门六派的领袖人物,且不说能不能打得过,就算打得过,把他们都给杀了,那不但我楚天,就连行人派甚至是阴门六派也全乱了!”

我沉声回应着他们。

我当然也不想这么做,也不愿意这么做,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又还能怎么办?

很多时候,人都是身不由己的!

怪只怪这山魈妖太过桀骜不驯,嘴上误事,明明没有杀人,又为什么承认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?

    肖山惊骇的怪叫一声,转身欲逃。

    五方鬼兵一拥而上,霎时间便将受了重创的肖山拿下。

    “楚天,我操你大爷!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“你是真想杀了我不成?压根儿就不是老子杀的人,你他妈脑子进屎了,为什么要受这些人的逼迫,为什么不跟他们拼了!?楚天你个混蛋!”

    肖山奋力挣扎着,口中咆哮怒骂不止。

    我面无表情地望向宫商羽,以及阴门六派的众位前辈,我沉声说道:“你们今天携阴门之威逼迫我行人派,这笔账我楚天记下了!……宫前辈,你是要肖山他清白的证据,那我今天就给你证据,但这件事仅仅是您偿命可不够!”

    “我以行人派清肃者之名起誓,今日在场的你们,来日我会让你们统统为肖山偿命!”

    宫商羽眉头微皱,其他人的脸色霎时间就变了,他们神色各异,有人冷笑,有人皱眉,有人不屑一顾,有人变得忧心忡忡……

    赤裸裸的宣战和威胁!

    这是我传递给他们的态度,肖山会死,但绝不会是白死,今天在这里的人都将付出代价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