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一十七章 我敢保证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我向着被五方鬼兵控制的肖山走过去,抬手从背上取下红纹木剑法器,以虚灵金术数御器,木剑之上顿时映亮起一层淡淡金光。

肖山骇然无比,就连五方鬼兵也是有些震惊。

“楚天,你……你真要杀我吗?”肖山问。

林海也颤声道:“你玩真的啊?”

赵永廷说:“理智上我支持你,但你真要这么做,真的有些不太好吧?”

小若秀眉紧皱:“楚天,我们就不能先逃走吗?等查到真正的凶手,自然而然可以打他们的脸,这样难道不好吗?”

苏洛辰却道:“这样当然不好!……一旦这样做,行人派威信何在?清肃者威信何在?楚天既然身为清肃者,就应该担起这份磊落的责任,否则他以后就不用想在阴门六派立足了!”

金玉珠撅着小嘴,一脸难办,她深深看着我没有说话。

“肖山,我拜托你像个男人,也像个爷们一样!”

“为大义,慷慨赴死一回!”

“我说过,我绝不会让你白死的,你相信我!”

我走到肖山面前,面无表情举起手中的红纹木剑法器,肖山面如死灰,沉默着不再挣扎,他长长呼出一口气,猩红眸子紧盯着阴门六派那些人。

“最后答应我一件事!”

“你说!”

【全-网】 【更-新】 【最-快】 【,追,】 【,书,】 【,幚,】 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“你以后为我报仇的时候,别让逼死了老子的这些人,死的太他妈轻松了!”

“你放心!不止是他们,如果可以的话,他们的传承家族,我也会替你多照顾照顾他们,不将他们给连根拔起,我楚天以后就改姓肖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肖山咧嘴狞笑:“老子可不敢收你这么一个儿子,他妈的太折寿了!”

最后这一段玩笑话,让我也不由得笑出声。

肖山又道:“动手吧!”

我点点头,心中长长叹着一口气,流露出悲愤之情,而就在我要落下剑锋的时候,突然山林间一声大喝传来。

“住手!!”

“住手住手住手,都给我住手……”

苏友道终于姗姗来迟的赶到,他狼狈不堪地跑来场中,一把将我手中的红纹木剑法器夺去,这才疲惫不已地大口喘着气。

我愣愣看着这位苏伯父,却被他给狠狠瞪了一眼。

“苏师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宫商羽问。

“宫师兄,你摆这么大阵仗,又是什么意思?即便是想为孙儿宫乾报仇,这未免做得也太过了点吧!”

苏友道笑呵呵的反问。

“我们是来杀妖,为清肃者宫乾报仇的,苏道友,你可别多管闲事!”当即有人插嘴喝道。

苏友道脸色一沉:“这闲事我还真管定了!……敢问这位道友,你可有证据?”

“等杀了这凶妖,自然而然就有证据了!清肃者楚天行驶诛心之权,拿妖魂拘问,还能愁没有证据?宫师兄已然说了,如果杀错了,那他甘愿以死赔命谢罪!”那人冷哼道。

苏友道突然冷笑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?楚天,所以你就乖乖听他们话了?”

我脸上一红,无可奈何点头。

苏友道叹着气白我一眼,又道:“你这孩子,到底还是年轻啊!”

“苏师弟,你究竟想说什么?”宫商羽冷着脸。

    ﹤看 最 新﹥

    ﹤章 节﹥

    ﹤百 度﹥

    ﹤搜 索﹥

    ﹤ 追 ﹥

    ﹤ 书 ﹥

    ﹤ 帮 ﹥

苏友道背着手,踱步来回走动着笑道:“错了,你们可都错了!……这山魈妖又哪里是凶手,真正的凶手是谁我可是知道,宫师兄你要杀他,那可就杀错人了,到时候白赔一条命,岂不让那设下圈套的人偷乐?”

“真正的凶手是谁?”宫商羽立即问。

苏友道突然站停下来,抬手指向宫商羽背后的那些人,阴着脸朗声道: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!就是宫师兄你身后的这些人,联手将宫乾所杀害,并栽赃嫁祸给的行人派座下灵妖。”

“你放屁!!”

当即便有数人齐声暴喝,他们恼怒不已,瞪着苏友道。

“诸位先别着急,等我说完嘛!”

苏友道嘴角划起一抹不易察觉地冷笑,慢悠悠又道:“你们联手杀害清肃者宫乾,我苏某可是亲眼所见呐!只是,我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,手里当然也没什么证据,不过这并不要紧,苏某这里想请行人派清肃者楚天,行驶诛心讨逆之权,斩你们几人的命来,拘魂审问!……若是杀错了,我苏某甘愿以死赔命谢罪,如此可好?”

“姓苏的,我看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!”

“苏友道,你少在这儿胡搅蛮缠!”

“你这说的什么屁话!我们为什么要杀宫乾?”

……

一众阴门前辈群情激愤,望着笑盈盈的苏友道,他们恨不能打烂他的脸。

苏友道却是对此不闻不问,随手一抛将红纹木剑法器丢给了我,同时他又道:“楚天,杀人凶手既在眼前,你还等什么?宫师兄既然愿赌先杀妖之举,那我苏某今天也豁出去赌一回,咱们且看看究竟谁能浪的过谁!”

我愣愣地,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,这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。

苏友道为什么突然指证那些人是凶手?

苏洛辰见此,忍不住在暗中冲我骂道:“你个二货,还没看出这苏友道是在帮你呢,管那么多干什么,听他的准没错!”

而被按在地上的肖山,则像是看着救世主一样看着那苏友道,露出满脸兴奋期盼的笑容。

我手持红纹木剑法器,走到苏友道身边。

既然苏友道是来帮我的,那现在我当然最好是听他的,毕竟姜还是老的辣!

“苏师弟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偏帮那只凶妖吗?”

    宫商羽握紧手中斩妖剑,死死盯着苏友道。

    “何谓偏帮?你们这群人的岁数加起来,都足足有几百岁了,这么明显的事情难道都还看不出来?我觉得不像,你们是不想看出来吧!……既然是决定,先杀人后取证,那这杀谁不是杀呢?宫师兄,你说对吗?”苏友道反问。

    宫商羽突然怒指向肖山:“如果不是这凶妖干的,那能还会有谁?”

    “无凭无据,岂可妄断人命官司?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诛心之权,可也要在有确定事实下谨慎进行,什么时候这杀人诛心竟成了你们这些人的工具手段了?难不成你们人人都是清肃者不成?”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嫌疑对象,你宫商羽就要暴起杀人灭妖,敢问斩妖门在天祖师之灵,可知道你这斩妖门弟子正在做的丑事!?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宫商羽,你告诉我你怎配为斩妖门宗师,怎配领导阴门六派!?”

    苏友道的声声喝问冲击着宫商羽。

    宫商羽突然间像是站立不住,身形接连晃了几晃,脸色都变得苍白!

    其他随行高人见此,紧忙上前关心宫商羽的情况,而宫商羽虚弱的摆摆手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“咕嘟”一声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牛逼!

    厉害!

    苏伯父啊苏伯父,舌战群儒,您这何止是浪,您这简直是浪的飞起啊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