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一十九章 李隆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肖山会追下山来,这是我的意料之中,不论是想找回葬陵中遗失的“建木”青铜神树,还是想避避风头,跟着我走都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否则,一旦等道门五宗找上门来,那他可就真难逃当看家护院的宠物的命了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我们刚走不久,老爸楚三石就给我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他告诉我道门五宗的前辈高人已经赶到,权限可比我爸还要大,对方万一是想要进九连山脉他可就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消息,我特意让肖山听了听!

    “我说怎么着?没骗你吧!”

    “闹那么大啊!”

    肖山缩了缩脑袋,一副心虚模样。

    这又是国安局,又是道门五宗的,可没一个是好惹的对象,那背后代表着的是国家机器和整个道门传承,凭他山中的一个野妖,又哪里会真的是对手!

    不止如此,我爸还告诉了我一件至关重要的事!

    他们查到无间死气的来源了!

    我诧异不已,没想到国安局的动作竟然这么快,我忙问这无间死气的来源是哪?

    我爸告诉我说,这阴毒玩意儿来自一座被疯狂盗掘的陵寝,那是几年前震惊整个国家的特大盗墓案件,据说被盗掘的还是某位帝王葬陵!

    帝王陵寝?

    谁的?

    我爸悄悄告诉我,听说是唐玄宗李隆基的葬陵!

    这我就更加不能理解了,李隆基可是唐朝鼎鼎有名的一位皇帝,他在位期间更是让唐朝达到极盛时期,他的葬陵里怎么会出现无间死气?

    我爸跟我解释道:“唐玄宗这个皇帝一生颇具戏剧性,早年间英明神武,可他晚年却昏庸无度,也就在他晚年的那些时间,特别崇好炼丹求长生之术,而被疯狂盗掘的那座陵寝,并不是修建在皇陵中的葬陵,而是隐秘另建的一处天宫神陵,用于安葬唐玄宗的神魂修炼,之所以其内会有无间死气出现,那是因为这神陵中有些不少阴邪法器!”

    “而无间死气,正是这神陵中阴邪法器衍生的东西!”

    我听明白了我爸的意思,郭洼村这里出现的无间死气,是受那被盗掘的阴邪法器所散发从而让村民沾染,以至于整村村民一夕间全部都死了!

    可那是几年前被盗掘的皇帝葬陵啊!

    如果说,是郭洼村村民参与了挖坟掘墓,那这场要了他们命的灾难早该降临了才对!

    我爸的意思也是这个,据他们猜测是还有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当年被神陵中被盗掘而走的阴邪法器,现在又出现在世上了!

    也就是说——

    要么,是郭洼村村民买来或找到了阴邪法器;

    要么,就是有人给了他们这玩意儿;

    不过从国安局的调查中看,整个郭洼村并没有发现那件阴邪法器,很有可能是又被人给取走了,所以这件事后一种可能比较大!

    听完老爸的话,我不由得皱眉沉思。

    国安局的调查与我的猜测相吻合,有人杀了宫乾,并且还故意害死了郭洼村村民,其目的就是直奔着行人派座下灵妖肖山而来。

    这消息虽不是什么很有力的确证线索,但也很重要!

    因为这足以为肖山洗清冤屈嫌疑!

    阴门六派断定肖山谋害宫乾的逻辑基础上,就是说他肖山害怕宫乾会告发他的害死了郭洼村村民,所以这才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连郭洼村发生的恶事都与肖山无关,那阴门六派的流言也就彻底站不出脚了!

    肖山没有屠灭郭洼村,所以谈何杀人灭口?

    我谢过老爸,这简直是帮了大忙了,而肖山也是十足地喜出望外,没想到事情峰回路转,他顷刻间就能摆脱了自身嫌疑,这怎么能不让他高兴!

    最后,我又问我爸:“那天宫神陵内唐玄宗的魂魄现在还存在吗?难不成他一直都在修炼?”

    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“存在个屁,早化为乌有了!他这神陵最后也成了鬼陵,因为其中阴邪法器的关系,不知道造就了多少凶恶鬼灵!……要评价这位皇帝,简直可谓是功不抵过,自己积的德全都被自己给败光了!”我爸哼哼着回答。

    我尴尬笑了笑,挂掉电话。

    不过总得来说这还是一件好消息,毕竟至少为肖山洗去了嫌疑。

    现在只差,找到真正的凶手了!

    离开这九连山脉,我们开着车原路返回云山县,日出东山,天渐大亮,接下来就看苏洛伊的,只要她以媒介通灵施法,那么行凶的人也将注定无所遁逃!

    苏友道的不停摇头轻笑,他还以为我会怎么查这凶手,原来竟是找他宝贝闺女帮忙?

    我嘿嘿笑着,有便宜法子不用,那岂不是傻?

    苏友道深深看我一眼:“楚天啊楚天,你可当心别欠我女儿太多,我怕你这辈子都还不起!”

    这句话,当时我还真没有怎么去在意。

    后来,却是让苏友道一语成谶。

    回到云山县后,我们立即载上苏洛伊去往宫家,宫商羽对于我们而来似乎并没有多少意外,听到我们要再验尸体的请求,他也没有任何反对。

    只是看着这位宫会长,宛如垂垂老矣的老者,枯坐在孙儿宫乾灵堂前是如此悲凉落寞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,我并不怪这位宫会长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也是为报仇心切,但肖山却就不同了,看着宫商羽恨的牙根直痒痒,站在一边不停磨牙,然而宫商羽却是对此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再次开棺,眼前出现宫乾小师弟的尸体。

    苏友道很客气的请宫家人从灵堂出去,宫家人起初还很不乐意,但宫商羽一声令下,顿时便就再没有任何人敢忤逆。

    我问:“洛伊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就准备好了,开始吧!”苏洛伊回答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为苏洛伊备好画架画纸画笔,而苏洛伊默运灵媒派术数法门,她抓起宫乾冰凉的手,双眼黑瞳上翻,顿时只剩下两眼白瞳,亘古苍茫的气息自她周身逸散而出,这令我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,每次亲眼看到我都忍不住有几分震惊。

    媒介通灵,持笔作画,“唰唰”声快速响起,一副黑白色素描画跃然于眼前!

    先是宫乾的死亡现场,画中的宫乾还活着,手中持有一把斩妖剑,面对着的却是赫然三个人,那三人看不清楚面容,只是很显然宫乾斗不过他们,画笔勾勒极深的部位代表着他那一处处溢血的伤势。

    第二幅,则是宫乾倒地的场景!

    那行凶的三人都已经消失不见,宫乾尸体旁独有一只猿猴手上沾满血迹,从体型特征上看,正是一只蓝脸红鼻白须的山魈猕猴!

    我震惊地小声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鬼兵附身夺舍吧!”肖山捏着拳头,森冷的眸子中涌现杀机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