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二十章 人皮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鬼兵附身夺舍?

    我稍稍呆愣了一瞬间,拥有煞鬼门传承,而又有行凶杀人的动机,并且同时符合画上人身材特征和人数的,不是藤谷辰那三人又还有谁!

    这三个人,分明就是煞鬼门藤谷辰,走阴派龙飞,折纸门莫奇志!

    所有问题迎刃而解,他们先杀宫乾,后灭郭洼村,最后利用阴门六派势力对我行人派施压,那幕后黑手终于是彻底浮出了水面!

    而现在关键的,是这三个人藏在哪?

    “唰唰唰……”

    第二张画纸之后,苏洛伊仍旧坚持着施法,手中再起第三张画纸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房屋内的情景,同样是看不清他们的面容,有两个人正坐在椅子上交谈着什么,而另一人则在卧室里打开衣柜,衣柜内满满当当的堆满着衣服,只不过这些衣服诡异的像是在滴着血!

    通灵术数戛然而止,苏洛伊像是溺水得救的人大口大口喘息着,她脸色微微有些发白,身体摇晃险些没有摔倒。

    我急忙上前抱住了她的身体,关心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苏洛伊虚弱靠在我的怀中,她摆手说她没事,只是施法消耗过大,休息休息就不要紧了,我稍稍放心,又问起她这第三幅画怎么有点怪,衣服为什么能流着血?

    “那不是衣服!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人皮,一整个衣柜的人皮,应该有着七八张人皮吧!”

    苏洛伊小脸发白很是凝重,盯着那画质山的人皮衣服不禁有点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我和肖山都不由得瞪大眼睛!

    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人皮?

    挂在衣柜中的人皮?

    苏洛伊很确定地点头又道:“我看得真切,绝对不会有错,那就是一张张刚剥下来不久的人皮!”

    我心中骇然,藤谷辰他们弄那么多人皮做什么?

    不过转念,我想到甄家得到的江南折纸门之主莫奉天所炼制的人皮魔将,难不成莫奇志这是在效仿她爷爷莫奉天,做着剥人皮炼制魔物的这种打算?

    “能不能确定他们现在在哪里?”我忙问。

    苏洛伊摇摇头,她说她做不到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这三人就在云山县附近,藏匿在一个山村村庄里!

    得知到这条消息那就已然足够!

    接下来,就看宫商羽的了,撒网式排查,可是很需要人力物力的,而这位宫会长刚好能够调动整个阴门六派。

    【全-网】

    【更-新】

    【最-快】

    【,追,】

    【,书,】

    【,幚,】

    http://m.zhuishubang.com/

    moc.gnabuhsiuhz.www

    “你们查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了吗?”宫商羽问我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查清楚了!……只不过现在还不确定对方在哪,所以需要您的帮忙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他们就是凶手吗?”宫商羽问。

    我点头:“确定!正是藤谷辰、莫奇志和龙飞,他们联手施法杀害的宫乾,我怀疑郭洼村的无间死气也正是他们搞的鬼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们!?”

    宫商羽腾地从椅子上起身,双目中有一道凌厉精光闪过。

    他那原本沉寂下去的周身气息,此刻正在节节攀升,越来越浓郁,也越来越逼人,真正的元凶已经出现,现在只差缉拿杀敌!

    我将眼下已知的线索全盘托出,想抓藤谷辰他们三人,还不能贸然行动。

    很难保证,一旦大张旗鼓的搜索行动,会不会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,让他们再从藏身之处逃走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的家族势力原本在阴门六派中就与各家交好。

    这要是万一泄露了风声,别说人到时候抓不到,他们手中可还有能够释放无间死气的阴邪法器,这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!

    宫商羽沉吟点头,听从了我的建议。

    我将那第三张画交给宫商羽,这是至关重要的搜寻线索,接下来就看这位人老成精的宫会长,怎么能把这些人给挖出来了!

    宫商羽问我:“这画上柜子里的是什么?人皮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那是刚剥下来的人皮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宫商羽双眼微眯,可这却掩饰不了他目光中的震惊之色,他又道:“我不会问你们怎么得到的这线索,我会尽快找到他们,并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最好是尽快,不然的话这件事真的就麻烦了。”我叹气说。

    宫商羽点点头,拿着画纸招呼几个宫家弟子离开家中。

    而我们也随后离开宫家,苏友道带着苏洛伊回去休息,她本就有伤在身,现在又施法消耗,这么一折腾又得多要几天养伤。

    肖山问我:“那咱俩呢?现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召集人手,等宫商羽查到藤谷辰他们的落脚处,就以雷霆一击出手杀人!”我回答。

    我和肖山先回了南冥村。

    对于我来说,可靠又信得过的人不过就那么几个,至于其它的阴门六派传承家族,我对他们可不放心,很难说其中有谁跟藤谷辰他们有家族交情。

    这次必须要保证万无一失!

    在我师父王四的家中,面前是折纸门清肃者甄昆,灵媒派清肃者赤婆,走阴派岳渊,斩妖门林英,煞鬼门屈臻,再加上我、肖山和两个徒弟,总共有九人。moc.gnabuhsiuhz.www

    阴门六派各有到场,也是不小的阵仗了。

    煞鬼门屈臻是刚刚回来的,屈永年在杭州身受重伤,经过治疗之后伤势恢复缓慢,不过并没有性命之忧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屈永年的术数修为大损,恐怕无力再兼顾清肃者身份。

    “伤的竟然那么重吗?”我意外问。

    屈臻唉声叹气点头道:“即便是我父亲以后伤势恢复,但这术数修为的损伤可没办法弥补,更何况五方鬼兵尽数全灭,这直接伤到了我父亲的修行根基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向他道了一声抱歉。

    屈永年的五方鬼兵是被我亲手灭杀的,但当时的情况危急,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屈臻摇头笑了笑,他说这并不怪我,即便是他的父亲对此也没有怨言,相反屈永年还托屈臻向我致谢,并且还让屈臻回来阴门六派帮忙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我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屈永年前辈深明大义,跟阴门六派中那些蝇营狗苟之辈,简直不知道强到了哪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煞鬼门清肃者之位可就空缺了!

    屈臻说,等过些日子他父亲宣布请辞清肃者席位之后,他会在清肃宫中坐一坐那把椅子,看能不能得到祖师认可。

    我笑着点头,这倒是最好。

    下午时,有两个消息传回来,让我纠结不已。

    一是,宫商羽秘密查到了藤谷辰他们藏匿的地方;

    二是,我爸楚三石告诉我,国安局再次接到任务命令,有关于鬼王玄孽的踪迹出现了,这次又死了不少人;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