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二十六章 外国人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折纸门传承家族,江南莫家家主莫奉天竟然先后找到了两只上古凶兽,并且还以术数手段炼制成了兽灵,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!

会是蛟龙敖煌帮他寻找的吗?

也难怪,苏洛辰会对莫奇志的身体感兴趣,他是冲着凶兽梼杌去的!

按照苏洛辰的话说,他是感觉这只凶兽之灵就这么消灭了,实在是太过可惜,不如现在拿来给他玩玩,说不定还能调教调教。

我嘴角直抖,这可是上古大凶,到他口中竟然只是调教调教?

“大凶了不起吗?我还是天人转世呢,你看我骄傲了吗?”苏洛辰一脸骄傲的说。

我嘁了一声,给他一个大白眼!

事情是搞明白了,可是难题还没有解决,要不要让苏洛辰夺舍莫奇志的肉身呢?这件事给我的感觉总有点不太好!

苏洛辰一脸期盼的等着我点头答应;

其他人对此都没有发表意见,毕竟这件事与他们几乎完全没有任何关系,夺舍与否,都对他们没有影响。

我仔细想了想过后,决定小小成全一下苏洛辰。

诚如他所说,好歹也是一位天人转世,可谁料才刚出世就惨遭一路苦逼,甚至还被封禁河底二十多年,而且他还帮过我不少,理所应当我也应该成全他一次。

不过,这丑话还要说前头。

容你夺舍借身还魂,可不代表就对你撒手不管了,你苏洛辰还是我的附属鬼兵,第一要务是抓紧时间解决天人九鸢,所有一切仍将受我行人派,受我楚天约束管制,这阳世间可不是你胡来的地方!

苏洛辰满心欢喜地答应,当即向我点头承诺,绝对不会像九鸢一样在阳世胡来!

我看着那“莫奇志”背上的纹身,微微皱眉,这件事倒也给了我些启发,折纸门术数想要修行到高深处,就必须要以心神灵胎育养兽灵,我虽然修习了折纸门术数,但兽灵这玩意儿我还从没想过。

看来这以后,也势必要给自己选一只兽灵才行!

草草吃过晚饭,如今的家里突然多了两个人,我还真有点不适应,一个山魈妖物肖山,一个天人夺舍的苏洛辰。

我摇头叹气,深感自己跟历代祖师的修行路子有着很大不同,这身边简直什么妖魔鬼怪都能有,他们就像雨后春笋一样接二连三的出现。

    →免←

    →费←

    →首←           gnabuhsiuhz

    →发←

    →追←

    →书←

    →帮←

    网-址:【w】【w】【w】.zhui shu bang.【c】【o】【m】

    夜色渐深,我在祭堂以行人派调息之法打坐。

可不知道怎地,我总是觉得心神不宁,这心里总有一种胸闷的感觉,老是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我忽略了,而且好像还是很严重的事。

会是什么事呢?

我睁开眼睛,仔细将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想了一遍,藤谷辰三人已死,虽说藤谷辰逃入了幽冥阴间,但这已经不足为虑,还能会有什么事儿被我给忘了呢?

我想了半天,猛然记起一件事!

鬼王玄孽!

老爸楚三石接到国安局秘密任务,紧急去处理鬼王再现的事情,可直到这个深夜仍旧还没有消息传来。

我立即拨通我爸的电话,一阵盲音。

我试了很多次,仍是这个结果,我又跟妹妹楚沐电话联系,楚沐跟我说她也打不通老爸的电话,我心中一紧,顿时便有一种不详预感浮上心头——坏了,出事了!

我起身离开祭堂,叫起刚睡下不久的肖山和苏洛辰。

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他们问我。

我来不及多解释什么,让他们先跟我走,到路上再说,我嘱咐段不凡和李宗国留在家中,而后我们三个人冒夜出发离开南冥村。

我隐约记得,我爸好像跟我提过一次鬼王玄孽出现的地方,好像是在朔台市附近的一个村乡。

但具体在什么地方,他没细说,我也没有多问。

现在只能先到朔台市再说!

“什么?你爸出事了?”苏洛辰瞪大眼睛,意外不已。

“鬼……鬼王?”肖山更是满脸震惊。

我现在还不能确定,但联系不上我爸,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。

对方毕竟是穿界入世的鬼王,这一次道门五子有没有亲自出手也不好说,可一旦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,那对于我来说对于我家来说,都毫无疑问将是一场灾难啊!

“鬼王怎么出现在阳世?”肖山一时间还没转过弯来。

苏洛辰白他一眼:“意外吧?惊讶吧?以后让你意外和惊讶的事情还多着呢!”

“死娘炮,你嘚瑟什么?”肖山骂道。

苏洛辰回骂:“臭猴子,我看你就是嫉妒本天人的容颜!”

我本来就心里烦闷,现在耳边又吵个不停,见这两个人不人、鬼不鬼的家伙斗嘴没完,我不自觉的就散发出难以压抑的愤怒和杀机。

    肖山顿时闭嘴,苏洛辰也立即噤声。

    ↙本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首↘

    ↙发↘

    ↙追↘

    ↙书↘

    ↙帮↘

    http://www.zhui shu bang.com/

    他们俩呆愣愣的看着我,一时间谁也不敢再说话了,我面无表情横他们一眼,两人立即抱以赔笑。

    懒得理会他们,我继续专心开车。

轿车一路飞速行驶,两三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朔台市,只不过才刚进城市边缘,我们就迎面遇见了一队警车拉响警笛,与我们背道而驰驶出朔台市。

我立即一脚踩下刹车,公路上顿时犁出一道急刹痕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肖山和苏洛辰问。

    我皱起眉头,喃喃着:“这个夜里,这个时间,有成队的警车离开朔台市,会是去哪?”

    “那是朔台市的武警部队,显然是有很严重的事发生,才会调动武警部队赶往支援。”鬼兵赵永廷提醒我。

    我精神一震,立即启动汽车掉转车头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会调用武警部队支援,除了国安局又还能有谁?

    我猜测的不错,跟着这队武警部队的车辆,我们很快来到朔台市附近的一个乡镇,但车在半途却遇到了阻截,一整队的武警车辆就好像是迷路了一样,开始在一段公路上来回打转。

    “有人拦道!”肖山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会是鬼王玄孽干的吗?”苏洛辰问。

    “下车去看看!”

    我停车在路边,头先下车向远处的乡镇望去,在进入乡镇的必经之路上,两侧路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,空无一人的道路很是寂静,寂静的令人心头发慌。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步行向前走,果然没走多远,就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就在这条公路上有类似鬼障迷魂之术的东西,有所区别的是,鬼障之术绝对做不到布下那么大的范围,也不可能迷惑得住有着府衙之威阳刚之气的武警部队。

    这是人为布下的某种法术阵式!

    不过这种阵式,想拦住我们三个却是痴心妄想,为了赶时间救人,我们先没有破除这阵式,穿过这条布下鬼障迷魂的街道,眼前的路中央正站有一个人,准确地说,是一个深眼窝高鼻梁的外国男孩,他留着一头短发,眉毛浓而密,衬托的那双眼睛有着与他年龄极不相符的深邃感觉。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