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上阅读

第五百三十一章 生命垂危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看着这一幕,我不禁有点为肖山担心。

单凭身躯的强悍,这鬼王玄孽丝毫不输于他,但在攻击上,鬼王玄孽的双手如同利爪,每一次攻击侵身,都会留下一记可怖的伤口,如果这么耗下去,肖山迟早是要被鬼王玄孽给生生耗死!

罗庚盘术数之威不断积聚,已然处于将要激发的状态。

我心神一震,徐徐长吸一口气,沉息入腹,手中操控先天真精之威发动,首先是漫天金粒光芒乍现,这时先天真金之精。

正在对战的肖山和鬼王都心有所感,他们一同注意到了虚灵空间中的异象。

肖山面露喜色;

鬼王神情惊骇;

两个怪物几乎不约而同地作出同一个选择,各自向后飞速退去。

肖山避开,是怕会被术数之威波及,而鬼王退去,则是转身就逃,他不敢再继续应付罗庚盘的先天五行运转!

我猜测得不错,经过这一番斗法,这玄孽已经是强弩之末!

漫天金粒陡然划转成金光小剑,顷刻间如同道道光雨,向着鬼王玄孽追击而去。

鬼王玄孽怪叫一声,脚下奔逃更快。

数不胜数的金光小剑攻击在他的身上,以他的肉身之躯,顿时就被金光小剑给刺了血肉模糊,而其后,还有更多的金粒光芒出现,不但如此,“水”行术数也已然发动,这是先天真水之威!

“嗷……”

鬼王玄孽扯着嗓子怪叫,很快就跑到了虚灵结界的边缘。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 追-】gnabuhsiuhz

    【- 書-】

    【- 帮-】

不等先天真水之精术数攻击,这鬼王突然以强悍身体撞击在了虚灵结界之上,这是他拼尽全身之力的撞击,整个虚灵结界猛然间震颤不止,轰然间破碎开来。

结界被破,术数反噬。

我按在罗庚盘阵枢上的手指被震飞开来,身体内的气血涌动不止,我强忍不住张嘴“哇”地吐出一大口猩红鲜血,脸色更是顿时变得苍白如纸。

眼前发黑,晕眩不止。

我看到鬼王玄孽的身影很快消失远处,肖山无力留下他,道门五宗的几位高人也无力再施法,我的五方鬼兵更是重伤在身,大家都是强弩之末,想再诛杀这只鬼王玄孽,已然是不可能了。

又是一次放虎归山,这种挫败感令我内心很是自责。

肖山变化人形,向我这边走过来,五方鬼兵飘飞着阴身也向我靠拢,他们关心着我的身体伤势,我摆摆手没有说话,可实际上我是说不出话来。

喉咙发甜,气血上涌,我怕我一张口又出吐出血迹。

我以心神与五方鬼兵沟通:“你们先去搜索附近找找我爸在哪,国安局和道门五宗的人在这里,他绝对也在这里!”

“可你的伤……”

“我没事!快去!”

我喝令一声,让他们先不用管我的情况,现在首要的是确定我爸的情况。

五方鬼兵听令,立即四散而去。

我跌坐在地上,口中不停喘息着,额头上的冷汗不停溢出,脸色仍然苍白难看,受到术数反噬的那种感觉,实在是难受无比,就好像是五脏六腑颠倒错位,头与脚分不清上下一样的那种很难受很怪异的感觉。

头脑还在晕眩,可因为元神的强大,神魂的坚韧,我就是想晕都晕不了。

相比较于身体上的这些不舒服,心理上的自责感更是令人痛苦!

“你干嘛是这副表情?难道还觉得是你的错了不成?”肖山好笑问我。

我缓下神,吞咽过口水后说道:“难道不是我的错吗?”

【免-费】

    【首-发】

    【- 追-】gnabuhsiuhz

    【- 書-】

    【- 帮-】

“好好一个孩子,干嘛总是那么急于认错?老子向来就不认错,敢于做敢担当,讲义气,这才是真男人,没事那么喜欢认错,这压根就是懦弱的表现!”肖山哼哼道。

我抬头瞪他一眼:“我坚持的担当与你所谓的担当不同,少拿你混黑社会的经验来教训我,真以为是什么好事情不成?”

“哎呀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啊!”

肖山咧嘴发笑,可突然又吃痛地呲牙咧嘴起来,就这么一笑牵扯到了他受伤的伤口,疼的他是怪叫连连。

“楚天小友……”

“今天真是多谢你出手相救了!待来日,道门五宗定会拜访阴门六派,以示感谢!”

那几位高人前辈向我们走过来,其中一位老者和颜悦色,而其他人脸上表情却是有几分古怪,尤其是那符宗高人的眼神,莫名其妙的对我有几分敌意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位符宗高人竟就是胡哲彦的师父明承道人!

之前我和苏洛依夺得了胡哲彦的护身符石,也由此得罪了他,而现在却是没想到那么巧,竟然遇见了他的师父。

“感谢就不必了,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。”我摆摆手。

另有一位明显也伤的不轻的道门高人走上前,他递给我一个瓷瓶说道:“楚天,这是我丹宗灵药——黄芽归元丹,你拿去治疗你们的伤势吧!”

“知叶师兄,这怎么可以!?你受的可也不轻啊!况且,他楚天的妖魂鬼妻可是……”符宗高人明承急道。

那位道号知叶的老者却打断了他的话,又道:“明承师弟,妖魂鬼妻是妖魂鬼妻,除魔卫道是除魔卫道!……单单从今天楚天小友的冒死相救,你难道还要以小人之心猜忌他吗?那未免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知叶师兄说的对,一码事归一码事,今天只有除魔卫道的楚天,没有妖魂鬼妻的楚天!”

    另一位羽宗高人点点头,他颇有深意的看向我又道:“等过了今日之后,道门五宗拜访阴门六派之时,咱们再听一听这楚天小友的解释吧!”

    那明承道人听此,微皱眉头,最后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他们这意思,是想秋后算账啊?

    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来气,不过关于凝舞是九位神魔将之一的事,关系太过重大,就算是我今天再怎么救了他们的命,但那些事也理所应当问出个结果,这我也都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话虽如此,灵药我可就不客气了!

    我接过丹宗高人递来的瓷瓶,从里面倒出两粒黄色丹丸来,我和肖山一人一粒当即服下,没多会儿,腹中一股热流散发至四肢百骸,暖洋洋的感觉舒服无比,暂时压制下了我所受的术数反噬之伤。<

    >“楚天!”

    “你快过来!”

    听到鬼兵以心神沟通的呼叫,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,忍着身体不适立即赶过去。

我老爸楚三石,五方鬼兵找到了!

    只是,他受的伤很重,正处于生命垂危的状态……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本周推荐